讲了一回“粗俗的文化”

3

乌廊启华学校朱巧红

昨天中二班的HSK(汉语水平考试)课程要在多媒体教室上课,教室在二楼。我提前去开好设备,做好上课准备。上课铃响了,才上来几个学生。等了一会儿,又有学生举手,“我要小便”,“我要大便”,很自然地报告,完全没有恶作剧的意思。我给他们去了。还有几个学生没上来,班长说他们在下面玩。有学生自告奋勇跑下去叫了他们上来。

终于都来了。我没有批评他们,也不马上上课,在白板上写下“羊拉屎”三个字,让全班学生读,他们竟然读不出来,更不知是什么意思。我写下汉语拼音“yánglāshǐ”,带读两遍。“‘羊’是什么?”“不懂。”我模拟了两声“咩咩”,有学生说“懂了”,抢着说了柬语,其他学生做恍然大悟状。“‘拉屎’呢?”“不懂。”“刚才不是有同学说‘大便’吗?‘拉屎’就是‘大便’。”“哦——”学生拖着音说,有点不以为然。“这回懂‘羊拉屎’的意思了吧?请回答:‘羊拉屎’的意思就是——”“羊大便了。”我再拿手机图片“羊拉屎”给他们看,学生有点兴奋。“记住‘羊拉屎’了吗?”“记住啦!”又大声又响亮,有点天真的自豪感。“注意啦!”我突然用高八度的声音顿出这三个字,把学生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过来,然后咬着字眼说:“老师今天说的‘羊拉屎’不是‘羊大便’的意思哩!是在批评你们呐!”“老师,我不是羊,我没大便。”有学生抢话头。“听完老师的话,看老师说你们像‘羊拉屎’对不对吧。”我举着图片说:“‘羊拉屎’一点一点地,半天没拉完,走一路拉一路,拖拖拉拉,零零散散地,跟你们今天来上课难道不是很像吗?上课铃响了半天了,我们很多同学慢吞吞地,拖拖拉拉地,不痛快,不干脆利落!大家说像不像?”“像!”“好了,老师批评大家今天来上课像什么?”“‘羊拉屎’!”我又提高音量问:“那记住了吗?以后我们不管是来上课,还是做其它事,学习都不能像什么?””“‘羊拉屎’!”

我没有到此为止,先表扬他们说:“‘羊拉屎’是一个中国俗语,大家懂了,就显得比别人有文化啰!”然后话头一转:“说‘羊拉屎’显得粗俗但有文化,可有些话说着粗俗又显得没文化,甚至会让听的人觉得说话人不文明,不讲礼貌,修养不高哩!比如‘小便’‘大便’,在有的场合说就会显得你没文化。”我接着问:“谁知道‘大便’还可以怎么说吗?”没有人回答。我在白板上按顺序写下“屙屎”“拉屎”“大便”“上厕所”“去洗手间”“方便”等词。我让学生做好笔记,告诉他们:“屙屎”“拉屎”“大便”表意直接、随意,显粗俗,多用在小孩子和私人空间;“上厕所”“去洗手间”“方便”表意比较含蓄、委婉,显得文雅,多用在公众场合。我又问学生:“现在知道‘我要大便’这句话怎么说更有文化、更文雅了吗?”“知道啦!”“上厕所”,“去洗手间”,“方便”……学生七嘴八舌地回答。

这节课,HSK的内容没上多少就下课放学了,学生个个却好像有种收获满满的喜悦。“老师,我不上厕所,我回家啰!”“我现在也不方便。”“我要去洗手间!”

我呢,上了一堂汉语口语课——“粗俗的文化”,也有一种粗俗并不粗俗的感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