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秘密 

2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民生中学   六年级  张丽清

     内心总是行走在话语的前面,有些事情可以与人分享,而有些事情却更适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品尝着这无法言说的寂寥。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害怕,一直在反问,一直在接受,关于没有爸爸这个事实。也许,“爸爸”这个词眼,对于大多人人来说是最先学习会而且能最早发音的几个词汇之一,简单到随时可听,随处可闻。而对我而言,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伤痛。我还在妈妈的肚子里面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不留一丝痕迹,连一张照片也没有。这个给与了我生命的人,我却素未蒙面,说起来其实是有些讽刺。

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我问妈妈:“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我没有?”妈妈听了立即痛哭了起来,见妈妈那样伤心,我就再也没问。那时我只是心存疑惑,却并没有痛心的感觉,毕竟年少。我只知道,我不能让我最爱的妈妈流眼泪,因此我学会了缄口不言。然而沉默于内心的,不会因为可以隐瞒而不再浮现。

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学校邀请所有毕业生的家长来学校参加毕业典礼。老师在班上统计具体情况,前面大多数学生说的是他们的父母会一起来。而当老师念到我时,我很小声地说了句:“妈妈会来。”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听不见。老师又重复问了一遍:“丽清,你的家长谁会来?”本来有些混乱的班级因为老师的第二遍询问,马上变得安静下来了。我只有更小声地说了句:“妈妈来。”老师还是继续追问。忽然,马明亮高喊了一句:“老师,他是个有爸生,没爸养的孩子。”素日就与他不合,听到他如此高调地揭开我的伤疤,我火冒三丈,由于上课,就一直压制着。放了学,我脑子充血般地冲到他面前,扇了他一巴掌。他见势也和我打了起来。

后来,这件事情闹大了,学校把妈妈请了过来,妈妈问我问什么打人,我说我看不惯他。本来学校要记我一次过错,可是母亲万般求情,学校才免了处分。看到已经头发花白的母亲泪流满面,我忽然意识到我错了,不应该意气用事。但是学校和母亲都不清楚我为什么打人。我怕学校知道,我更怕妈妈知道我是因为没有爸爸而和别人打架。

经历了这件事,关于父亲的想法,我更加将它深深掩埋于内心。我明白一个单亲母亲带孩子的不易,我不想再在她消瘦的脸庞徒增新的忧伤。

近些年,随着时间的流逝与阅历的增加,我开始慢慢释怀。因此,我选择把这个秘密给说出来,亲爱的朋友,请原谅我的冲动和年少无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