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刚开始,日本干了件改写全球规则的大事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协议_副本.jpg

资料图:11国在智利签署CPTPP。(图源:视觉中国)

近段时间以来,日本在国际经贸领域的一系列“大动作”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继2018年岁尾《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正式生效后,日本与欧盟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也将于2月1日生效。这两个自贸协定分量不轻,随着CPTPP生效,世界第三大自贸区形成;而日欧EPA则意味着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诞生。

在当前国际经贸规则的深度重构中,日本这系列“大动作”的影响值得进一步观察。

打造高标准经贸规则

当年美国力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时,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确立的目标是“21世纪新一代高标准经贸投资规则”。特朗普上任后退出TPP,让很多人一度认为没有了美国的TPP会胎死腹中。但多少让人没有预料到的是,在日本的“补台”下,剩下的11国继续推进谈判并最终达成协议,这个雄心勃勃的自贸协定没有不了了之。作为TPP的缩减版,CPTPP虽然暂停了22项条款,协议总数从632页缩减至580页,但保留了TPP超过95%的内容。

从CPTPP中可以看出两大以高标准经贸规则为指向的内容。一是加速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的整合,降低交易成本,降低关税壁垒。在CPTPP框架下,签约国之间95%的货物实行零关税。从日本出口的工业品的99.9%、农林水产品的98.5%关税将最终取消,日本贸易自由化率将达到95%。值得一提的是,在降低关税的议题上,日本甚至未在其农林水产等“敏感”领域提出冻结条款或重新谈判的重大议题。二是强调规则制定。在CPTPP最终版本中,就电子商务、政府采购、国有企业议题有单独的章节作出规定。特别是在知识产权领域,关于侵权行为的种类、边境保护所适用的通关程序范围等规则有明确的规范。在著作权领域,CPTPP扩大了版权人复制权权利内容,延长了版权和相关权利保护期限;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商侵权责任等。

CPTPP的诸多条款与日欧EPA有异曲同工之处。在日欧EPA这个涵盖6亿人口,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3和全球贸易额的40%的超大自贸区里,欧盟将取消约99%的对日商品关税,日本将取消约94%的对欧盟商品关税,并在未来几年内使关税取消率逐步达到99%。另外,双方还在非关税领域取得新进展。日欧EPA对金融服务、流通、邮政快递、电子商务、通信、劳动力市场、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的合作做了规定。对日欧EPA的达成,日本十分自得,认为其“是基于自由、公正规则的高质量协定,是引导21世纪经济秩序的典范”。

发展中国家不能缺席

日本在国际经贸领域的频频动作,有国际经贸规则重构的深刻背景。

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等逆全球化措施,割裂了现有的全球贸易体系,使区域贸易协定(RTA)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多边贸易协定。有数据显示,1960 年声明实施 RTAs、实际实施 RTAs 和声明实施以及不活跃的 RTAs 的数量分别为 4个、3 个和 6 个,而截至到 2018 年 10 月 28 日,全球声明实施 RTAs、实际实施 RTAs和声明实施以及不活跃的 RTAs 的数量飙升到 463 个、289 个和 677 个。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经济存在被分割成发达与不发达经济体两个贸易圈的风险。

应对“俱乐部式”自贸区带来的挑战,更大程度拥抱经济全球化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选择。例如,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认为,加入CPTPP使广告服务、物流服务等一些行业可能面临竞争挑战,但这也是减少经营开支,方便国内企业活动的良机。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盛斌分析,越南决定加入CPTPP和当年中国决定加入世贸组织有相似性。越南国内经济面临不少问题,而外部的压力恰恰可以倒逼国内改革。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蔡亮也表示,越南近年来经济发展速度较快,借助加入CPTPP的机遇,越南能够进入包括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市场,有助于促进其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总之,当一些发达国家试图为未来国际经贸发展立下“新规矩”之时,发展中国家也不能缺席。只有更多参与形成和采纳区域或国际标准,才能更好应对“大冲突与大摩擦”,才能更好参与全球竞争,并在经济全球化重塑中分享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中国有信心从容应对

对日本在国际经贸秩序重构中抢得的“先手”,作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大国的中国不可大意。正如盛斌所言,中国应以更加开放的心态看待CPTPP,借鉴和参考其有益之处。但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对CPTPP置之不理绝非明智之举,过分担忧也不可取。

面对国际贸易格局变化带来的挑战,中国有驾驭的底气和信心。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到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从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到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中国应对国际经贸秩序变局有清晰的顶层设计。

不仅有蓝图,更有行动。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12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全国开花、谋划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成功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加大保护知识产权力度,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和营商环境……按照既定路线和步骤稳步推进,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已经成型。以对外开放的主动,中国不断赢得经济发展和国际竞争的主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全球贸易体系的重构,中国不是旁观者、跟随者,而是参与者与引领者。中国在旗帜鲜明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也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早日达成,推进亚太自贸区建设,逐步构筑起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蔡亮分析,RCEP的谈判已取得实质性进展,任务完成度已接近80%。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RCEP谈判中最难啃的骨头——规则制定的方向问题得以逐步确立。此外,中日韩FTA也取得一定进展,三国都对共建自贸区高度重视。这诸多进展,都有利于中国主动塑造开放的外部环境。

当然,中国最大的底气来自于中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因为国际贸易格局的演变,归根到底是由国际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各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决定的。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13亿多人口的大市场,有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这样一个浩瀚如海洋的市场,所产生的吸附效应是无法估量的。只要持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中国面临的机会将永远大于挑战。(人民日报海外网 戴尚昀)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