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欧委会主席难产,欧盟或面临权力真空

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内文图.jpg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面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图源:东方IC)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在当地时间6月30日举行的欧盟领导人临时峰会上,由于各方分歧过大,欧盟国家领导人在遴选欧盟领导层成员的问题上依然分歧重重。

在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和欧洲央行行长这五个关键岗位中,各方分歧最大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是欧盟行政机构的最高执政官,可以决定欧委会的政策议程和所有立法提案的产生。根据《里斯本条约》的相关规定,新一届欧洲议会将会根据欧洲理事会的提名选举产生新一任欧委会主席,以取代今年10月31日卸任的现任欧委会主席容克。

然而,欧盟内部的重重矛盾,严重拖延了这一进程,如果欧洲议会迟迟无法选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话,欧盟将面临权力真空。

首先,德法矛盾是导致问题出现的直接原因。德法两国在欧委会主席的遴选方式和人选都存在矛盾。德国总理默克尔支持“领衔候选人”制度,也就是说,她支持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推荐的德国议员曼弗雷德·韦伯接替这一职务;法国总统马克龙则一直强调欧洲理事会才拥有欧委会主席人选的唯一任命权,他支持属于自由派的丹麦的现任欧盟竞争事务委员维斯塔格。然而,对韦伯的提名遭到了包括马克龙在内的10个欧洲国家领导人的反对,这意味着韦伯将不大可能通过欧洲议会的投票;但另一方面,欧洲议会也反对马克龙的提议,称将否决任何未经“领衔候选人”制度选出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韦伯已经退出了欧委会主席的竞争,这也意味着在1967年西德人哈尔斯坦卸任欧洲经济共同体委员会主席50多年后,德国人依然无法成为欧盟最高领导人。

其次,新老欧洲之间的裂痕加剧了各方妥协的难度。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各方分歧太大,目前的一个妥协方案是支持韦伯成为欧洲议会议长,推举现任欧盟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荷兰人弗兰斯·蒂默曼斯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蒂默曼斯所在的“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是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然而,由于蒂默曼斯曾经参与欧盟过针对波兰和匈牙利两国政府的法治调查,这一方案遭到两国强烈抵制,也再度将新老欧洲的矛盾暴露在世人面前。2017年和2018年,以“捍卫欧洲价值观”为由,欧盟对波兰的司法改革和匈牙利政府的一系列内外政策展开了调查,此举被波兰和匈牙利视为严重干涉两国内政,甚至一度引发两国“脱欧”的声音。而在目前新老欧洲本就围绕难民和移民问题、与俄罗斯关系、经济和发展等一系列问题存在龃龉的情况下,提名一个可能引起新欧洲国家不快的政治人物出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很难不引起新欧洲的反弹。

最后,这一僵局也表明,欧洲正在经历巨大的政治变化。中右的人民党团与中左的社民党团这两大欧洲传统党团在今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中受挫,给了小党派左右欧洲政坛的机会。实际上,马克龙能够在欧洲议会阻击默克尔和中右力量的主要原因,就是其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目前所在的“欧洲复兴”党团,与社民党、绿党组成了所谓的“交通灯”组合,在欧洲议会形成了对人民党党团的优势,如果蒂默曼斯最终获得提名并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将打破过去10多年里中右政党领导欧洲的局面。但是,如果建制派未来仍不能在经济和社会议题,特别是低收入人群保障、移民和难民问题、宗教矛盾等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突破的话,欧洲的民粹主义力量可能会进一步坐大,进一步威胁欧洲的团结与稳定。(海外网评论员 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