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弗洛伊德之死”将美国拉下”山巅”

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bkn-20200610000352335-0610_00972_001_01p.jpg

弗洛伊德遭警员“跪杀”后(右),葬礼于休斯敦一间教堂举行(左)。

从英国、法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到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巴西,再到日本、韩国,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爆的怒火已从美国蔓延全球。

近日,在各大洲的多座城市,数以千计的民众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活动,表达反对种族歧视的呼声。美国驻多国使领馆前,示威者高高举起“黑人的命也是命”“我不能呼吸”等标语,既是对弗洛伊德悲惨遭遇的声援,也是对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种族不平等现象的声讨。

在新冠肺炎疫情警报仍未解除的当下,多国民众自发聚集起来,为千里之外一名素不相识的非裔男子呼唤正义。疫情的特殊背景更加凸显人们心中难以抑制的愤怒。究竟是什么让人们胸中的这股怒火烧得如此猛烈?

毫无疑问,导火索是在全球社交媒体上“刷屏”的事发现场视频中,白人警察用力跪压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一幕。通过路人拍摄的镜头,世界各国的人们听到了弗洛伊德“我不能呼吸”的呻吟,也看到了白人警察不肯松开膝盖的冷漠。发生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街头的悲惨画面通过移动互联网的即时传播,冲击着人们的眼球,更冲击着人们的内心。

在21世纪,在总以世界“道德卫士”自居的美国,一名非裔男子仅因涉嫌使用20美元假钞,就惨遭警察当街“锁喉跪杀”。人们不禁要问:高高在上的“道德卫士”捍卫的是哪门子道德?《独立宣言》中的那句“人人生而平等”又当从何谈起?正如美国媒体所担忧的,世界范围的抗议浪潮正损害美国的形象。“弗洛伊德之死”扯下了美国伪善的面纱,让人们看到美国底层民众尤其是非洲裔和少数族裔的窒息感和焦虑感,也让始自美国国内的抗议浪潮迅速席卷全球。

如果说“弗洛伊德之死”刺痛了人们的眼和心,那么“弗洛伊德们”的悲剧屡屡上演让人们意识到,种族歧视如同一颗毒瘤,至今仍顽固地生长在美国社会的肌体之中,从未消失。“我有一个梦想”,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呼声已经回荡半个多世纪,然而人们悲哀地发现,在这个全球最大的移民国家,非洲裔和少数族裔依旧在痛苦地哀号:“我不能呼吸了!”

透过“弗洛伊德之死”这面残酷的镜子,人们看到,贫困、失业、缺乏教育资源、医疗保健水平低下、刑事司法系统存在严重不公等种种问题,长期困扰着美国的非洲裔和少数族裔。近年来,甚嚣尘上的“白人至上”思潮更给种族歧视这一顽疾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弗洛伊德之死”再次将“丑陋的美国”暴露在世人面前,让美国这个“全球榜样”黯然失色。

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尖锐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疫情带给经济的冲击以及“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这三重危机之下,美国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混乱,使其曾经炫耀的“山巅之城”形象渐行渐远。与之相应的是,美国想让自己成为其他国家仿效范例的能力也在逐渐减弱。

一个沉疴缠身、劣迹斑斑的国家是难以服众的——来自世界多国的抗议声潮正向美国证明这个道理。严 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6月11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