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源来自传》 • 第三章(下)

4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郑源来自传

第三章 成家立业

3.毅然开创事业

完美成婚,思想起伏,我成了家庭的顶梁柱,开始对自己人生重新思考和定位。想到之前自然灾害给自己家庭和岳父家庭带来的冲击,审视着这片父辈们辛勤耕作的土地,我知道“靠天吃饭”的种植业其实很不稳定。在甘再我们虽然衣食无忧,但我深知时代在快速发展,社会进步如不与时俱进会被淘汰。商海茫茫,千舟竞发,使我自觉不能坐视,必须要走出去,只有放手一搏,才有可能为自己和家人创造更多的机会。

我把自己想出去创业做生意的想法,首先告诉了自己的义母姑妈。她肯定了我的想法,并对我说:“我支持你,该出去闯闯,你也受过教育,男子汉要有担当。你的爸妈、大姐都同意这个观点。凡事起头难,刚开始做事不容易,遇到困难不要害怕,出去做事先学做人,只要人品被人接受,到哪里都有生意做!”

我创业做生意时,家族都以实际行动来支持我。父母、姑妈、岳父、岳母等长辈纷纷拿出积蓄,为我凑了一笔不菲的创业本金。有家人的支持与鼓励,我便带着满满的勇气和信心开始了首次的创业。

经过一段时间的一番考察,我在父辈的提携和带领下,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从柬埔寨国情状况来看,长途汽车运输使用量比较少,代步工具一般是自行车或者摩托车,尤其是自行车最多。贡布至西港、华灵社,东至白马、劯大力、金船和大年,南至速富一带地势平坦,平原广袤,非常适合自行车的行驶。

在那个年代,自行车是颇为流行的交通工具,拥有一辆自行车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很重要和自豪的。我家很早就有自行车,自小我就对自行车很感兴趣,不仅早早学会骑自行车,上学时也以自行车代步,还花心思研究了自行车的构造和运行原理,经常动手研究自行车的部件。出于对自行车的了解,我对市场进行了分析和判断,最后果断选择了开自行车行作为我创业迈出的第一步。开自行车商铺时,商号取名为“进裕单车行”(意思是“批发与零售一律欢迎”),先后还请了三位车匠专门给客人修换零件,当时生意还算不错。果然,自行车行开的很成功,我们对待顾客耐心热情,价格公道,从不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顾客买的自行车若出现什么问题,我都会义务帮忙修理。不仅如此,我还不断扩充经营摩托车零件修理行,从此生意步入正轨,当时单车主要销售给红高棉。因此,在红色高棉险象环生年代,有人造谣说我在旧社会是资本家,因为我有这些经历,靠掌握这个维修技术,得以脱险自救。

后来我渐渐发现,自行车已经不单单是满足人们的需求,同时也成为人们追求的时尚。于是有什么新款式、新产品我都第一时间订购进货,由于款式常有更新,价格实在,我的自行车行成为大家的首选。

自行车生意热门受到用户青睐,于是我开始思考着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除了自行车,还有什么更实际舒适的交通工具呢?我灵光一现,想到了“摩托车”。

在当时摩托车刚刚兴起,由于其价格昂贵,一般家庭短时间内可能消费不起。但我敏锐地预料到这个行业一定潜在着巨大的前景,肯定带来无限的商机。因为社会在快速发展,很多未来的事情你无法预料,就像自行车,之前不也一度是少数人才能拥有的吗?而现在却已经进入平常百姓家中,现在的摩托车不正是昨日的自行车吗?

我又一次果断地做出重要决定:重点对摩托车市场进行评估,确定前景销路广阔。首先着手创办摩托车零件修理行,我不断寻求新的发展机会,市场的潜力推动变化之快,远远超越了我们的预料。在这样的时代唯有眼光超前加上当机立断,才能独占鳌头,稳操胜券。

通过几年自行车、摩托车零件行业的经营运作,从门店销售到向外推销渠道,我都有切身的认识和体会,几年来也积累了不少经验。如何把生意做大做强,维持公司蓬勃发展?我总结出:基于商场风云变幻,同时必须静观其态,见风驶舵灵活处理,配合当前市场营销,才可维持生意长远发展。

20世纪60年代,柬埔寨政治相对稳定,经济发展欣欣向荣,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提高,居住条件不断改善。人们对建筑质量的要求进一步提升,以前的茅草瓦屋逐渐被混凝土建筑物所取代。这一切都预示着建筑工程行业的良好发展前景,因此这些事物在我脑海已经开始酝酿成商机,并走向事实。

自上世纪60年代后期起,东南亚国家逐步面向出口工业化战略发展,国际贸易活动日趋活跃。为促进出口各国积极采取放宽关税保护、调整汇率政策,提供出口奖励的同时减少进口配额限制。这一时期各国关税政策的调整,使得整体关税结构呈现阶梯型模式,即对工业制成品的保护水平较高,中间产品和初级产品、原材料的关税则逐级下降。

1967年,为促进整个东南亚地区经济贸易共同繁荣成长,东盟(ASEAN)正式成立。我感觉时机已到,开始整顿“军马”,正式向进出口海运贸易业进军。

海洋运输是国际贸易的主要运输通道,东南亚国家大都有沿海城市,四通八达,其运输体量及海运的贸易往来存在巨大市场潜力。当时战争已有了苗头,红高棉已开始掀起革命运动,贡布战火也零星蔓延。

为方便业务开展,我一家人从贡布迁居到西哈努克港市(有意逃避红高棉战火),开始了全新创业生涯,而这次的选择也成为郑家进军柬埔寨货运行业的光辉起点。

位于柬埔寨西南海岸线的西哈努克港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濒临泰国湾西南侧,是全国最大海港和外贸的出入门户,交通发达,有铁路可直达首都金边。以西哈努克港为基点,至泰国大港(Klong Yay) 218海里,至越南港胡志明420海里,至中国广州港1210海里。

当时我除了开单车行摩托车零件之外,还有兼顾水泥、海盐生意,后来出售货物后,转购两艘货船,穿走泰国、越南、柬埔寨三地从事货运营业。初期我也是经历了许多的艰辛,风里来雨里去,一开始的办货、订舱、报关、对单等等一系列繁琐的工作,都是亲力亲为的。除了安排好生意事务,我还要与海关、政府机构人员打交道,建立相关感情。我倾尽全力投入到事业拼搏中。

在我的创业历程中,最深切感动的是大姐郑惠卿,她继承了父亲豪爽风格,漂亮贤惠而且为人大方慷慨,是家里的中流砥柱。小时候她照顾我、鼓励我,长大后又无私资助我。有一次,我要去泰国做生意本钱不够,她拿出自己的金腰带、首饰等大概二十多两黄金来支持我,同时还说:“阿来拿去讨赚(潮州白话)大姐帮助你,咱不许输给人家,不要给人家看笑话。要努力奋进,有雄心壮志,有气魄进取心,好好地打拼希望你成功,男子汉大丈夫要有骨气。”自此我责任心增强,内外家都有鼓励及支持。

我岳丈帮我销售的水泥、海盐也赚了不少金钱,凑起来资金刚好作为开业的本钱,我的生意整体做的还算是很顺利的。没有人天生就能把生意做好,有时也只能是一时的运气,当然造就我的成功发展还是靠天赋和能力。

创业初期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我没有任何经验,也不敢抱有幻想。只有太太和家人对我的支持鼓励。我的父辈在生活中教会了我很多,他们虽然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农村的土地,但是他们用朴实无华的人生道理使我这辈子都受益匪浅。

有一天,我正忙于货物装运的事情,一位朋友找我。原来是我的同学,他身体情况不是很好,此时家庭陷入困难,家里正指望他出去工作赚钱贴补家用,没想到他却要被强征兵役,无奈之下只好向我求助。我想:人总是没有一帆风顺的,难免都要遇到困难。而站在朋友立场我当然义不容辞尽力而为,伸出援手,及时地调出5万元帮助朋友免除兵役,并且让他同我一起上船做生意(后来他在红高棉时期失踪)。

刚开始做海运,我也感到压力很大顾虑颇多,如果赔了怎么办,遇到事故危险怎么办?但是既然要做就只能往前不能退后。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别人怎么相信你呢?由于我倔强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从不随便动摇,让别人跟我合作都很放心,凭借为人处世的方式和经商的能力,我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我公司也因此和许多相关企业、政府职能部门逐渐建立起顺畅的合作关系,我也有幸得到西哈努克海军将领的赏识。海运业务逐渐进入正轨,兼之有了自己的船以及人际关系,我以更加自信、踏实的心态,向更广阔的业务空间迈进,自此我的海运业务开展得如火如荼,在短短数年内得到丰厚的回报。

生意上了轨道,我也依靠自己的辛勤与智慧获得财富与地位,我的家人为我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欣喜,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本源。我始终秉持尊老爱幼的宗旨,热爱家庭的本性,对待朋友也是极度热情、和蔼可亲。

我通过经验判断,坚信海运贸易是一个具有前景光明的行业,我的公司规模不断扩大,而带领家人共同发展致富是我长久以来的心愿。很快我便安排大哥郑锦昌、四弟郑源川、六弟郑源强随同我一起在海上创业,共同拓展承望机会。

柬埔寨政局日趋动荡,朗诺政权与红色高棉两股势力关系紧张,冲突不断发生。为了防止五弟郑源芳(知识份子,华运需要他)卷入政治和战争,我决定把他也安排到船上,家中只留下三弟郑源璧协助父母耕种农作物,以便照顾家庭。后来局势恶化无法滞留,只好再安排三弟下船共同打拼,共同分羹享飧。

从事海运工作免不了风餐露宿、栉风沐雨。但良好的利润收益和对未来的商业向往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让我们大家喜形于色,坚定地奔向更远大的前程。

在我的带领下,兄弟们团结一致、同舟共济、辛勤谋业。我们驾驶货船披荆斩棘,穿梭于柬埔寨、越南、泰国三地,我们乘风破浪,高挂云帆,生意越做越红火,入息颇为可观。

就在我们兄弟一边辛勤工作,一边憧憬全家美好生活时,一场天塌地陷、惨绝人寰的劫难如疾风暴雨一般向我们扑袭而来。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世界上很多事情的变幻是人所无法预料和应对的,尤其当你置身于时代政权变化的滚滚洪流之中时,个人的力量总是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奈。天不择时,日月无光;地不择时,草木不长。在动荡的历史洪流面前,没有留给我选择的余地,为了家庭,为了亲人,我们只能抛却身家性命,勇敢地去面对这一切。这场漫长而黑暗的苦难洗礼,彻底改变了我的家庭,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注:《郑源来自传》一书由作者郑源来勋爵授权柬华日报独家连载刊登,未经作者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或抄袭本书。

《郑源来自传》 • 第四章(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