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工程,关键时刻挑大梁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6月17日,深中通道首节沉管完成海底对接。图为西人工岛和自航式沉管运输安装一体船。  中交一航局提供(人民视觉)

南海之滨,深中通道首节沉管在伶仃洋海面下40米顺利安装,与西人工岛实现成功对接;中原大地,引江济淮水利工程实现投资和建设任务提前双过半,建成后将惠及安徽、河南两省5000多万人口;西南腹地,成都天府国际机场1号塔台封顶……初夏时节,一项项重大工程进展顺利、喜讯连连。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扩大有效投资工作时提出,“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作为“两新一重”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重大工程建设应如何加强,让有效投资持续落地?记者进行了采访。

建设正酣

铁路、公路、机场、水利、能源等领域重大工程建设多点发力

烈日炎炎、沙丘起伏,6台大型推土机在广袤沙海中一字排开、来回穿梭,将一座座“沙山”夷为平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上,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项目已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尉且公路是乌尉公路包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正争分夺秒推通剩余120万方‘沙山’,确保9月底10月初实现路基贯通。”中交新疆交通投资公司总经理刘洪波介绍,自3月初复工至今,已有1600多台设备陆续进场,整个乌尉公路包项目已完成投资超16亿元。“重大工程关注度高、影响面广,容不得懈怠马虎。我们一定要确保进度,把被疫情耽误的时间抢回来!”

视线转向八桂大地。在广西桂平市,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刚通过今年首场洪水考验,又迎来火热的建设高潮。在黔江副坝,工人们正忙着进行混凝土面板浇筑。中国能建葛洲坝一公司的现场经理裴佩介绍,工程的船闸试通航已通过验收,项目部正加班加点,争取早日完成全长1073米的黔江副坝工程。

在铁路、公路、机场、水利、能源等领域,重大工程建设的繁忙景象,正在大江南北不断上演:5月30日,随着最后一根长钢结构杆件合龙,京沈高铁星火站主体结构顺利封顶,为年底达到通车条件奠定了基础;6月11日,乌东德水电站大坝工程全线贯通,标志着世界首座300米级低热水泥混凝土特高拱坝主体工程完工;6月11日,由南方电网投资建设的世界首个±500千伏三端直流工程——云贵互联通道工程顺利竣工,比计划时间提前19天投产。

加大沿江高铁、沿海高铁项目建设力度;加快重点城市群、都市圈城际和市域(郊)铁路规划建设;加快推进在建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进度,新开工一批重大水利工程……今年,重大工程建设将扎实推进、值得期待。

“经过长期快速发展,我国基础设施特别是支撑经济运行的骨干网络已经初步形成。但是在一些地区特别是西部、山区,基础设施短板仍然较多,需要尽快补上。推动区域发展战略落地、推进新型城镇化、更好满足民生需求,也都需要我们加快基建投资。”国研中心宏观部第一研究室副主任雷潇雨说。

作用重要

有利于对经济产生直接拉动和间接带动,有利于稳定就业、改善民生

建设重大工程,年年都在推进,今年有何不同?

“当前,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国际市场不确定性增强,国内部分行业也面临需求不足。在出口、消费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的情况下,我们更加需要发挥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其中最直接、最有效、最有把握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国研中心产业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表示。采访中,不少专家均认为,当前严峻复杂的形势更加凸显出基建特别是重大工程建设对发展的重要作用。

——重大工程投资体量大、涉及领域广,直接拉动力、间接带动力都很强。

“全线直接参建单位达42家,其他间接参建单位达150多家。”刘洪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乌尉公路包项目总投资约761亿元,估算需要121万吨钢材、487万吨水泥、4431万吨砂石料等,采购金额约147亿元,“其中不少原材料来自当地企业,产业跟着项目动起来,经济自然发展起来。”

重大工程直接拉动力强,能在稳增长中挑大梁。研究显示,重大水利工程每投资1000亿元可以带动GDP增长0.15个百分点,当前超1万亿元的在建水利工程投资规模,意味着在建设周期内总共可拉动经济增长1.5个百分点以上。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所研究员刘立峰认为,相比“铁公机”等传统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当前还处于起步阶段,投资体量相对较小,短期内尚无法完全替代传统基建的拉动作用,“当前,应当抓住有利时机,推动谋划一批既利当前又利长远的重大工程项目。”

重大工程间接带动力强,能在关键时刻当龙头。“重大工程周期长、覆盖面广、吸纳投资大、产业链长,能有效带动原材料需求和相关产业发展。”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举例说,水利工程不仅能带动水泥、砂石料等原材料需求,完工后还能促进清洁能源、航运、现代农业等的发展。

——重大工程战线长、岗位多,有利于稳定就业。

在云南大(理)临(沧)铁路红豆山隧道,1500多名建设者正日夜奋战,农民工张学军在新岗位上干得很起劲。受疫情影响,往年春节后出门打工的计划无法实现,有一技之长的张学军看到大临铁路招工信息,决定来隧道的掌子面工作,“每个月9000多元,我很满意!”

据高盛研究估算,交通投资等传统基建行业的劳动密集度高于新基建等其他行业。基于每单位GDP产出,传统基建行业(以建筑业为例)可比新基建行业(以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为例)多2.6倍的用工。

此外,与制造业、服务业相比,重大工程所属的建筑业在组织生产时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能在各行各业中较早复工复产。比如,截至3月5日,铁路在建项目的复工率达到77.8%,公路、水路总投资10亿元以上的在建项目复工率达到68.2%;截至4月28日,625个重点在建交通项目已复工620个,复工率达到99.2%。

——重大工程意义重大、影响广泛,能够有效助力发展、改善民生。

“从和静县拉一车羊去乌鲁木齐,需要开车近10小时。将来乌尉高速通了,路上只用两个多小时,太方便了!”经营牛羊肉生意的商人布伦加甫满心期盼着乌尉高速的贯通。

“重大工程建成后,既能补足短板、释放红利,助推一个地区步入发展快车道,也能直接改善老百姓的出行、饮水、用电等方面体验,可谓一举多得。”魏际刚认为,不少重大工程是迟干早干都要干的项目,“既能在短期内对冲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也能带来长期回报,应当适当加快建设。”

综合施策

精准发力、提升投资有效性,完善政策、激发社会资本积极性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支矛盾增加的情况下,如何建设重大工程?专家认为,一方面要精准施策、提升投资有效性,另一方面要发挥合力、激发社会投资积极性。

规划先行,提升投资的精准性有效性。

“预算盘子有限,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必须优先解决燃眉之急,把有限的资金用好。”白景明建议,从项目规划到推进,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促进全生命周期的规范高效运营,做到“花钱必问效、无效要问责、低效多压减、有效多安排”。魏际刚认为,在谋划重大工程建设时,既要避免重复建设、结构失衡,又要补齐短板、提升发展质量效益,“要聚焦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着重提高供给质量和效率,更好地发挥基础设施的协同效应。”

优化服务,加快投资落地和项目推进的速度。

“对需要报批的重大工程项目,要加快推进前期工作,做好项目前期论证;对正在审批核准的项目,要最大限度简化审批程序,大幅缩减审批时间;对已经审批核准尚未开工的重大工程项目,要抓紧落实建设条件,确保及时开工。” 刘立峰认为,为应对疫情影响,我们需要采取更加务实的举措,为项目投资创造更加有利的政策环境,“要坚持‘要素跟着项目走’,加强用地用能等要素保障,并发挥政府投资的导向作用,继续加大金融支持。”

畅通机制,激发社会资本参与重大工程建设的积极性。

6月5日凌晨,我国首条民营资本控股高铁——杭绍台铁路首座转体连续梁成功转体。截至5月底,作为国内首批8个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示范项目之一,杭绍台铁路已累计完成投资253.11亿元,占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总投资的60.9%。

受访专家普遍表示,建设重大工程应由政府部门、企业、社会力量多方发力、合力完成,当前政府部门应加快优化投资环境、更好吸引社会资本。

“有的工程项目短期内收益偏低、成本回收周期较长,使部分民企参与投资基础设施项目时多了些顾虑。”雷潇雨认为,未来应加快完善体制机制,更好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比如优化项目设计,拿出更多收益相对较高、吸引力较强的项目;又如创新融资方式,将PPP和地方政府专项债等结合起来,发挥政策合力;再如合理调整价格机制,以增强项目盈利能力、形成良性循环。”

本报记者 刘志强 丁怡婷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24日   18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