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盘点黎智英罪状 网友期待最终章:时辰到,等坐牢!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jpg

黎智英(图源:文汇报)

海外网6月24日电 据香港文汇网报道,乱港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日前公开声称被“狗仔队”跟踪,还说“希望不要牵连家人”,但其本人正是香港传媒界最早引入“狗仔队”之人,各方随即猛烈批评是黎“疑神疑鬼,自作孽”。港媒也盘点了他的数宗罪状,更有网民表示期待看到黎智英个人的“最终章”:时辰到,等坐牢!

壹传媒旗下《苹果日报》及《壹周刊》二十多年来一再以“狗仔队”作武器,贩卖他人私隐,更曾夸言“如果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怕人家偷拍”。近期《苹果日报》出版《不是最终章特刊》,黎智英在接受访问时称,不要让狗仔影响到其家人,相关言论在社会引起极大回响,市民纷纷斥责黎智英双重标准。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更表示:“那为什么苹果日报出钱要求读者爆官员家人的照片隐私呢?”

2.jpg

图源:文汇网

毫无道德底线 害人无数

黎智英为追求点击率及所谓的“真相”而不顾新闻道德,将外国追踪采访明星新闻的“狗仔队”引入香港,专门跟踪名人明星,更以为此沾沾自喜。“狗仔队”全天候跟踪目标人物,将他们的私生活曝光,并时不时骚扰、起底其家人,被跟踪的人士长期饱受精神虐待。此外,壹传媒更公然开价买料,称如有“爆料爆相”提供,他们会提供报酬。

壹传媒旗下刊物如《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等派出“狗仔队”的采访手法屡被痛批毫无道德底线。2006年,现时已停刊的《壹本便利》刊登偷拍艺人钟欣桐(阿娇)更衣照片,最终被票控发布不雅物品罪名及罚款;在2017年,《壹周刊》将艺人杨颖Angelababy及黄晓明的儿子“小海绵”相片公开,事后被黄晓明于个人微博上发文声讨《壹周刊》没有道德底线、不顾法律。

另外,在2019年,《苹果日报》向的士司机买下歌手许志安与艺人黄心颖在的士车厢内的亲热片段,更用作吸引读者订阅《苹果日报》的手段,事后被轰侵犯私隐,有违传媒道德。

3.png

图源:文汇网

捏造新闻 渲染色情暴力

纵使《苹果日报》的采访报道深受诟病,但黎智英却一于懒理,更曾经狂言:“如果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怕人家偷拍?”

此外,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等刊物多次哗众取宠,渲染色情、暴力,更屡次捏造新闻,造谣传谣,严重污染传媒生态。

狂言“为美国而战” 保释期间再犯事

曾扬言“为美国而战”的反对派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早前在保释期间涉再犯事,涉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维园集会。根据法例,任何人如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五年;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第二级罚款及监禁三年。

黎智英早在暴乱愈演愈烈之际扬言:香港是中国唯一一个与美国有着“同样价值观”的地方,香港正在美国的敌营里为美国而战、香港与美国站在一起云云。

目前,72岁的黎智英有五宗刑事案件在身,共面对七项控罪,包括三年前在维多利亚公园涉嫌刑恐记者案,以及三宗于2019年发生的未经批准集结案,被控两项未经批准集结,及三项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该三宗案件于7月1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讯,黎获准在每宗案件以现金1000港元(约合人民币911元)保释,总计3000港元(约合人民币2734元)。

三度申保释欲离港 

至于黎智英被控的刑事恐吓案,裁判官早前批准黎以现金4000港元保释,保释期间禁止离开香港,以及每周三晚要到警署报到及不得骚扰控方证人。该案于5月5日首次提讯时,黎透过律师三度申请让黎保释期间离港,并一度提出可将保释金额由现金4000港元(约合人民币3646元)增加至1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91157元),但被裁判官拒绝。

本月四日,数案在身的黎智英和“支联会”李卓人、何俊仁、蔡耀昌,及一批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无视警方及上诉委员会对“支联会”集会的禁令,公然煽动他人到铜锣湾维园“犯聚”及“遍地开花”。该案已排期下月17日于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4.png

图源:文汇网

壹传媒末路 亏损扩大至4.15亿元

黎智英旗下壹传媒穷途末路,已连续亏损五年。壹传媒日前公布,截至今年三月底全年度亏损扩大至4.1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78亿),按年扩大近两成三,过去五年更录得亏损逾1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7.3亿元),若以10年计算更录得逾2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4.6亿元)亏损。此外,近年壹传媒已倒闭最少九本杂志和报章,日前台湾《苹果日报》更以新冠肺炎疫情令营运亏损作借口,宣布分批遣散140员工,裁员比率逾一成。

根据壹传媒截至今年三月底止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提到公司总收益按年跌11.1%至11.58亿元(约合人民币1.05亿元)。壹传媒去年借炒作艺人私事、并于黑暴期间正式推行收费订阅制度,业绩显示壹传媒大力推行的数码业务亏损高达1.24亿元(约合人民币1.02亿元);而印刷业务亏损显著扩大1.18倍至逾2.85亿元(约合人民币2.59亿),收益较上一年跌15.8%至仅6.11亿元(约合人民币5.56亿元)。

拿疫情为借口 《台苹》炒掉140人

壹传媒将今年亏损扩大归咎于香港社会动荡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又称《苹果日报》的政治立场及在线程序化广告竞争激烈而令广告收入下跌。报告又提到,公司曾进行业务重组以致裁减员工,因而产生代通知金2390万元(约合人民币2178万)。

另外,壹传媒又借新冠肺炎疫情及广告收入锐减为由,台湾《苹果日报》日前宣布分批遣散140员工,包括数码及纸媒编辑部共65人、业务及行政部门约75人,裁员比率高达一成三。同时,在今年3月31日,壹传媒账面值总额约3.6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29亿)之集团台湾物业已抵押予多家银行,换取其获授银行融资。

据悉,壹传媒去年至今除了炒作黑暴以吸引“黄丝”订阅外,近月更每日邀请反对派议员及组织人士大力宣传,呼吁市民加入成为会员;同时大打”悲情牌”宣称受到政治打压云云,以刺激“政治消费”。(海外网 吴倩)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