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源来自传》 • 第四章(中)

3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郑源来自传

第四章 风云突变

3.血汗付东流,手足皆分散

此时此刻在越南收帐接到消息后,我兄弟们立刻起航在大海上日夜兼程赶路,心如锅台蚂蚁,恨不得大踏步飞奔到家。大概经过12小时的漫长时间,船终于在西哈努克港码头靠岸,从船里远眺港口,不少身穿黑衣的红高棉士兵荷枪实弹在岸上把守。我一看便知形势不妙,心里很紧张,推想凶多吉少,一时不知所措,想也不济于事。

家庭是我生命的全部,事到临头何必三思!回头看看船舱内收账带回来的几百两黄金,2万多美金,包括12袋绿线麻包柬币达1亿多元!此时我似乎幡然领悟:“看人间兴废事,不曾富贵不曾穷”的寓意,我们兄弟辛辛苦苦累积的血汗钱恐怕就此付之东流。危急关头我必须保持克制和冷静,一面暗自思量着应对的策略,一面告诉兄弟们要镇定,无论如何先上岸找到亲人再说,可是心里在想估计一定不容乐观。

果然,船一靠岸红色高棉士兵立刻跳上船来,直冲到船头,大声叱喝:“把船钥匙交出来!”话音刚落就不分青红皂白,抢夺船钥匙,几名红色高棉士兵还用枪指着我们,胁迫众人集中在船角,士兵们随即开始对船舱进行了野蛮搜查。

正如我所预料,船上的黄金、美元全被抢掠,但柬币他们不要。后来才知道朗诺时期的柬埔寨币已废止,毫无用处,兄弟们和船员们当时不愿丢弃柬埔寨币,辛苦扛上船来拿回家,放在我大姐家里的二楼。解放后,还尚存几包原封未动!这货币虽如同废纸,却饱含着兄弟们同心合力的血本,其利断金的创业奇迹,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家族血泪史。

其中一个领队模样的人来到我们面前训道:“你们是剥削人民的资本家!看看你们带的这些外国的钱币和旧社会的款项,这都是充满资本主义复辟的肮脏本质!我们与资本家是势不两立,可以毫不客气地歼灭不留!现在让你们回去接受革命改造!但这些外国的钱币我们要全部没收!”后来在暴政期间遭遇到艰难困境,幸好太太还有一部分私人的储蓄,才能勉强度过死去活来的日子。

我和兄弟们也不敢出声反抗,因为知道反抗毫无意义,无济于事还会惹上麻烦,甚至会带来生命危险。兄弟们刚刚抵达家园,一切的变化摆在眼前,在莫名其妙的变故下都还摸不清楚情况,只能暂时抑制情绪,忍让奉承,顺应趋势而行之,心中盘算着寻到家人后再做打算。就这样兄弟几人眼睁睁看着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转眼间付之东流,朝夕相伴的商船也被强行征占,万幸的是红色高棉士兵没有再为难我们。

上岸后我们归心似箭,我和兄弟们心里十分焦灼,甩开脚步往家中飞奔。此刻我们心中只有家人的安危,身后损失的钱财虽然让人心痛,但对比家庭给大家的牵挂,这些早已被抛之九霄云外。钱财还算什么?

从西港码头徒步回到家中,这一路所见令人魂飞魄散,让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城市已被废弃,道路上满地是人们没能带走的行李物品,街上除了红色高棉士兵之外,只有无人问津的野猫野狗到处觅食,所有往日繁华的商店、餐厅全部大门紧闭。

当我们走过日常熟悉的一栋房子门口,门户竟然开着,这里以前住着我的生意好友,莫非家中有人吗?我停下脚步走进大门,刚想呼喊一声“有人在吗”,突然呼拉拉跑出来几个红色高棉士兵,用枪指着我的脑袋问道:“你是什么人!”我赶紧往后退,急忙说明缘由。红色高棉士兵说道:“美国人马上要轰炸这里,你还不快走?要在这里等死吗!”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再纠缠下去也是无益,此时已经顾不得其他情况,还是赶快回自己家中看看要紧,转身继续赶路。

我们飞奔赶回家中,只见大门紧闭,往常热热闹闹的门庭几十口人竟踪影全无,虽然这一切已在意料之中,我和兄弟们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和兄弟们如此匆忙赶路,早已引起红色高棉士兵的注意,这时一些“黑衣”又跑过来呵斥:“美国人立即要来轰炸城市,命令你们马上离开!”大家不得不仓促地往城外走。黑衣还保证说:“三天以后就可以回家,东西都不用多带。要相信安卡(组织)的安排。”

事以至此,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样的事实,我和兄弟们也无暇思考这消息是真是假,当前最要紧的是各自找到家人最为重要。

兄弟们商量一致,在此分开立刻动身各自分头寻找自己家庭。寥寥几句互相勉励注意安全的告别话后,兄弟们又跋足赶紧上路,内心郁闷、两手空空、忐忑不安、望穿秋水、提心吊胆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情,踏上寻找亲人的路程……
谁知道与兄弟们在此一别,成了天人永隔,我只能千古寄相思。

回忆起这一幕,我止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我们亲兄弟六人不仅手足情深,向来团结友爱、辛勤工作,尚且风雨同舟,一起经营海运的生意,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从小到大,兄弟之间互敬互爱,相得益彰,个个都想努力为家庭打拼。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要为家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却成为泡影。兄弟们还没有达到的愿望,就在那一天的一刹那分散开来,最后的理想也得不到完美的结局,这也是最痛苦的憾事。我万万没想到那一次分离之前是我跟他们最后一次团聚!其他兄弟五人,后来在红色高棉黑暗统治的迫害中陆续与我永别,追忆此情此景,我常常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注:《郑源来自传》一书由作者郑源来勋爵授权柬华日报独家连载刊登,未经作者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或抄袭本书。

《郑源来自传》 • 第四章(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