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源来自传》 • 第七章(下)

2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郑源来自传

第七章 起起落落

5.天佑我夫妇,鸿福浩无垠

就在这个时候,我太太为了送行她的妹妹移居日本,在越南返回途中所遭遇一场生死攸关的险情,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想起让我心有余悸,不过天有怜悯之心逃过此劫。

事件大略陈述如下。1979年以后,红色高棉残部被驱散之后,历史在柬埔寨划了一个句点,人们本以为从此就可以摆脱这个红色梦魇了。但由于安隆汶是红高棉最后的根据地,位于柬埔寨西北部,离暹粒118公里,尚还有零星的游击战,战乱的尾声并没有完全结束,因一些残余力量分散藏匿在各地山林中。

在我们生活逐渐走向轨道的时候,我太太的妹妹在越南申请移居日本得到许可,因在那里有她的亲戚和朋友,而且她也学会一点日语。在登机之前,我太太很是不舍,这是她唯一的妹妹,便从西港前往越南胡志明市送机。

从西港回来的时候,她坐上了一辆载人的卡车,上车时人还不多,因此就选坐在前排靠近司机的地方。当时她看到不远处有个水果摊,想想出门一趟不容易,也应该带点水果回去给孩子们吃,于是就下车去买点水果。我太太买好水果回来,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抢占了。她很无奈只好往后面车厢挤下去,勉强坐了下来,水果还放在一边。外面是小商贩的叫卖,车里是各种语言交织的嘈杂,整个社会仿佛从未经历过任何创伤似的,显示出了勃勃生机。

车子开出了市区,依稀可见柬埔寨妇女们穿着传统的对襟短袄和纱笼,顶着水果在叫卖。车子在渐渐远去,公路两旁树木葱茏、落影斑斓,彩虹色的云霞伴着一望无际的热带丛林一直延伸到天边。

人们渐渐被炎热和疲倦征服,都静了下来。卡车驶至每一段路都能听见蟋蟀和蝉鸣,与卡车发动机的声音互相应和,仿佛为人们奏唱回家的凯歌。

谁能料到忽然间,一声异常的巨响从丛林中发出来,呼啸着迎面击中了正在行驶的前排车头。是火箭炮爆炸产生巨大的烟浪花,令人犹如置身沸腾的熔炉之中,接着爆炸声“嘣”地一响,又让人振聋发聩,一时间硝烟滚滚,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太太惊魂失措,跟着车上的幸存者一起跳下车。她刚刚被抢的座位已经被炸毁,整个车头都被炸得变形,没有了汽车的模样。这时候有人拉了我太太一下,示意她快跑。她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本地人慌不择路地逃命。荆刺载途难熬,徒步穿越林草,全身都被棘刺破血迹斑斑……终于看到有本地人居住的华灵社,这时她才觉得腹部有些疼痛,用手一摸全都是血,又惊又诧,还以为子弹钻进肚子里,顿时晕厥过去。幸好有本地好心人把她送到了西港医院,当时我还在公司收账,听闻这个消息后脑海一片空白,连忙骑着摩托车飞奔似的赶到了医院。一路上我不停地哀求着已经往生的亲人们保佑她。我太太在医院经过一番详细的检查敷药后,渐渐苏醒过来,原来只是受点皮外伤而已,我这才放下心来。事发生时因太太控制不了一时紧张,而惊惶失色所造成的突然晕厥。

事后回忆起来,我们俩人都感觉到身体发抖而且很害怕。这样生死边缘的经历,只要稍有差错,我们都可能将缘尽今生。然而得以苍天之庇佑,以及受到菩萨的善待和往生的父母亲、姑妈等在天之灵的保护,才能平安无事。我们历经了很多苦难,但相信我们,向来都没有做出伤天害理、损人利己的亏心事!上苍肯定有眼会给我公道,人生的过程必将在这险隘中化险为夷,最后走向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阴魂不散的红色高棉和驻扎在柬埔寨的越南军队抗争了10年。世界上没有正义的战争,只有是与非以及利益之争斗,然而给无辜的人们造成巨大的灾难和冲击,而且给无数百姓带来最直接、最沉痛的伤害。如果越南军队没有打进来,终极红高棉的残忍伎俩,我一家人很可能命丧黄泉。

注:《郑源来自传》一书由作者郑源来勋爵授权柬华日报独家连载刊登,未经作者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或抄袭本书。

《郑源来自传》 • 第八章(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