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欧盟渐行渐远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据法国《世界报》近日报道,因欧盟和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存在的分歧,欧盟国家外长会议于7月13日讨论对土耳其实施新制裁。土外长恰武什奥卢此前称,欧盟如实施新制裁,土方将采取反制措施。

分歧不断加大

日前,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到访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与土外长恰武什奥卢举行会晤,期望通过外交斡旋解决双方在东地中海地区的争端。

近年来,东地中海地区相继发现多个大型油气田。2019年,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寻求在地中海东部获得更大面积专属经济区,遭到希腊、塞浦路斯等国及欧盟的强烈反对。2019年11月,欧盟以土耳其一直没有停止在东地中海争议海域的钻探活动为由,宣布对其实施制裁。

东地中海分歧不断发酵,本就脆弱的土欧关系更加摇摇欲坠。正如博雷利表示的,土耳其与欧盟当前关系远未达到理想状态,双方有“紧迫和严重的问题”需要解决。

“近年来,欧盟与土耳其尽管有合作,但分歧不断增加。”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孙德刚研究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难民问题上,土耳其认为自己作为欧洲的“门户”,帮助欧盟收容了数百万叙利亚难民,而欧盟的经济援助承诺则“口惠而实不至”;欧盟则认为土耳其多次以难民问题相威胁,对欧盟漫天要价。在东地中海划界问题上,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协议,试图抢占该地区油气资源;而欧盟一贯视地中海为“内湖”,反对土耳其未经协商的单边行动。在利比亚问题上,土耳其和欧盟支持不同的政治势力,土耳其高调介入利比亚纷争的举动引发欧盟不满。

欧盟对土疑惧

加入欧盟是土耳其的历史夙愿。早在1987年,土耳其就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获得候选国资格,2005年启动入盟谈判。近年来,尽管土耳其国内对加入欧盟的争议在扩大,但土政府仍多次重申加入欧盟的意愿。

欧盟方面对土耳其“入欧”始终心存疑虑。随着双方在诸多领域的矛盾不断扩大,土耳其加入欧盟更加遥遥无期。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在最近的一次欧洲议会会议上,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的领导人、德国议员曼弗雷德·韦伯发言称,欧盟应该停止有关接纳土耳其为其成员国的谈判,称这已经成为“一个历史错误”。

孙德刚指出,土耳其“入欧”困难受几个因素的影响。首先,土耳其是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而欧盟作为基督教国家群体,很难在文化、心理及价值观上接受土耳其。其次,拥有8000万人口的土耳其一旦加入欧盟,必将在欧洲议会中占据众多席位,这是欧盟许多成员国不愿意看到的。另外,欧盟一直试图将土耳其纳入到西方设置的世俗化、民主化发展道路上来。但自埃尔多安执政以来,土耳其的内政外交政策日益凸显宗教保守主义色彩,试图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头羊,与欧盟的预期背道而驰。

矛盾短期难解

法国《世界报》近日的报道以“聋子对话”形容当前的土欧关系。对此,孙德刚指出,欧盟和土耳其相互认知和定位不同。在欧盟看来,土耳其是地区“二流国家”,必须按照西方价值观提升民主质量、改善人权,在内政、外交和价值观层面向西方靠拢;而土耳其认为自己是地区大国,欧盟和西方已经衰落,欧盟必须调整心态,视土耳其为对等伙伴,而非“二等公民”。

有分析指出,尽管土欧关系面临多重挑战,但双方都表达了对话解决分歧的意愿,未来土欧关系将继续呈现既矛盾又合作的状态。恰武什奥卢近日称,土耳其“准备对话及合作”。博雷利也主张冷静对话,表示“解决东地中海问题应该恢复信任,没有单边方案”。

“当前欧盟与土耳其的关系具有分歧的多重性、冲突的低烈度性和博弈的长期性三大特点。”孙德刚指出,但由于在相互认知、战略目标和现实利益层面存在多重分歧,双方矛盾很难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记者 李嘉宝)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14日   第 10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