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镇保姆”闯市场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信福源家政培训中心,家政培训老师正在向学员传授育婴技能。  潘  帅摄(人民视觉)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双强家政职业培训学校在开展母婴护理技能培训。  刘教清摄(人民视觉)

去年12月30日,山西大同到北京的首列高铁开通,150名“天镇保姆”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对于这些大多来自山村的姐妹来说,前方徐徐铺开的是脱贫奔小康之途。

这番情景,也让大同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校长李春想起多年前的情景,那时“天镇保姆”刚开始摸索,谁心里也没底,只是两三名保姆往北京送。

一晃近10年过去,“天镇保姆”成了家政服务领域的响亮招牌。昔日的贫困地区,闯荡出一条妇女就业增收的路子。

脱贫奔小康的“娘子军团”

——就业区域遍布京津、江浙沪等地,有的还走出国门,在美英等国成功就业

8月10日,山西大同天镇县当地的“保姆大学”——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个线下培训班。偌大的教室倒像一个开放型动手实验室,摆满了各式餐具、厨架和厨房电器,一堂堂以实操为特色的中西式面点培训课程依次展开。

“大家参加培训的积极性挺高,有80多人报名,这次先培训40人。”李春说。据介绍,今年以来,虽受疫情影响,但学校的线上培训教学没有停。大家拿起手机就能学,“保姆”也要常充电。

学本事、练技能、能上岗,这是“天镇保姆”发展至今关键的一条。走进这所“保姆大学”,教学楼外观看似寻常,但每推开一扇门,都“别有洞天”。从护工、老年护理到小儿推拿、育婴,36间实操室里陈设着各式设备,胃教、妇婴、护养、管家、婴幼儿智身开发等五大“学苑”则满足不同层次妇女的就业需求。

55岁的程美华就是这里的“毕业生”。她来自县里的偏远山村,不识字,基本没文化,但也顺利把老年护理的“毕业证”拿到了手。自2015年完成培训以来,她已经服务了4个家庭,现在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以前全家6口就5亩地,一年到头没啥收入。”说到过去,苦涩似乎就写在她的脸上,但又立马转了晴,“现在保姆的收入就是好,学校也管介绍,多远的地方我也愿意去。”

许许多多的山村姐妹像她一样受益于技能培训。天镇县县长刘川楠介绍,目前,累计培训天镇及周边县区妇女3万多人次,其中本县1.6万人次,全县富余妇女劳动力60%接受培训;累计就业2万多人次,就业率达60%以上。

现在,“天镇保姆”成为一支人均年收入3.5万元的“娘子军团”。她们的就业区域遍布京津、江浙沪等地,还有12名保姆走出了国门,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成功就业。

贫困地区“长”出劳务招牌

——通过树立品牌,一大批妇女从“要我当保姆”到“我要当保姆”,走出天镇、走进城市

天镇县地处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区,不久前才刚刚“脱贫摘帽”。贫困地区是如何“长”出响亮招牌的?

李春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早年间,他们觉得培训应作为当地脱贫的抓手。“但是培训什么,却一直找不对路子。”什么行业潜力大?为此,他们专门到北京考察一圈,发现谁家也离不开家政,于是从2011年开始认准家政培训。

培训就业能不能做起来?当地也做了一番盘算。“我们有区位交通和人力资源优势。”刘川楠说,天镇县与北京直线距离220公里,京包铁路、京大高速直达,京乌高速、大张高铁相继开通,进一步拉近了与京津地区距离;同时全县有5.4万富余农村劳动力,其中妇女2.6万人,推进劳动力转移具有巨大空间。

但是从找到方向到树起品牌,中间的过程并不容易。光是动员当地劳动者,就有不少阻碍。

“自身观念关、丈夫面子关、子女理解关、村干部思想关、村民舆论关,关关都是难题。”李春说,起初,有的乡亲对家政服务这个职业有顾虑,抹不开面子。还有的村民乡土观念浓厚,外出打工有“三怕”:怕工资没保障,怕遇到危险,怕到大城市难以沟通。

怎么办?成功的案例比光说管用。

47岁的温瑞林就是较早参加培训的学员。从过去“从未走出过大山村”,到如今她已经做了六七年的月嫂工作,太原、河北、北京都去过,工资拿过八九千元,高的能有1.5万元,几年前还花30多万元给儿子买了房子娶媳妇。“以前刚从大山走出来,都不敢跟人交流,现在信心也足了。只要客户有需求,哪儿都愿意去。”她说,现在正常一年干个七八单没问题。

乡亲“相近”,不少像温瑞林这样的例子让大伙“觉得能行”,越来越多姐妹走出去。与此同时,天镇县也在北京等地设立妇女之家、家政服务中心和工作站,提供心理疏导、急困援助、保障维权、回访等服务,当好保姆的“娘家人”。

“‘天镇保姆’品牌的创建,让乡亲外出看到了希望、增强了自信,实现了‘要我当保姆’到‘我要当保姆’的转变,一大批妇女踊跃参加家政服务培训,走出天镇、走进城市。”刘川楠说。

打造家政服务升级版

——“天镇保姆”实现从自己“走出去”到主动“请过去”,未来将进一步提高专业化水平,逐步进入高端市场

“现在每天都能接到3到5个岗位的需求,学校老师也常接到咨询电话。就在今天上午还有一个电话打来,工作地点在太原,需要两名老年护理。”采访当日,李春说到眼下“天镇保姆”的市场“行情”。

刚开始,当地主要在上级人社部门帮助下,通过京津等地劳务中介机构推介“天镇保姆”就业。现在,各个地方的机构和客户通过各种渠道与当地政府和培训学校联系。“天镇保姆”也实现了从自己“走出去”到主动“请过去”的转变。

“‘留下钥匙放心、留下老人放心、交给小孩放心、交给锅灶放心’,这四个放心为‘天镇保姆’赢得市场和口碑。”天镇县委书记王建江说。

不过,经过这些年发展,“天镇保姆”也遭遇了中高端保姆青黄不接、优质资源存量少等瓶颈。如何守底线、攀高点,进一步进入高端市场?当地正谋划打造“天镇保姆”升级版。

在市场端,全方位拓展就业渠道。线下,立足县内阳光职校、方源职校两大培训输出基地,与北京享月家政、快乐宝贝家政、上海云家政以及大中城市三甲医院、养老机构合作,搭建劳务平台;线上,与58到家、爱服务、斑马家政等平台合作,打造“网上”保姆超市,双线发力推动保姆精准就业。

在供给端,进一步做大增收产业。一方面,用好本地培训就业资源,依托太原、阳泉、忻州等地成立的保姆学校,面向全省吸纳从业人员,扩大培训就业规模,补足“天镇保姆”市场缺口,带动更多妇女就业,进一步巩固中端市场。另一方面,开设金牌月嫂、育婴早教、家政助理、膳食养生、心理疏导等专业,提高职业家政服务人员专业化水平,逐步进入高端市场。

“通过规模化发展,进一步拓展东南沿海和国际市场,增加品牌的广度、深度,把‘天镇保姆’打造成永不褪色的金字招牌。”王建江信心满满地说。(记者  李  婕)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20日   第 04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