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坡村的变化为什么这么大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茅坡村驻村干部(右一)走访村民。  资料照片

研学师生在茅坡村体验生活。  资料照片

茅坡村古村落景色。  资料照片

“村里只有30个党员的时候,支部可以带领全村900个劳动力,建起一座大桥。到了村里有60多个党员,为什么反而干不成事,最后还闹成那样呢?”这个想不通的人,是湖南怀化溆浦县北斗溪镇茅坡村老支书宋先才。

“闹成那样”,指的是村里前几年的景象。2016年由九溪江乡桐林村和北斗溪镇茅坡村合并为新的“茅坡村”。

“干任何事情都有人反对,不干事情,又被指指点点,只能撂担子。”前任支部书记梁毓掌说,最多的时候,一年之内,村里有150多人次向上级反映问题。至于产业发展,更是乏善可陈。2014年,1698人的茅坡村,有贫困户108户406人。

眼看着紧邻村子的溆浦南站高铁站建起来了,周边的雪峰山片区旅游就要火起来。难得的发展机遇面前,茅坡村究竟怎么走出困境,抓住机遇奋力突围?

挖病根:说话没人听,干事没人跟,背后是党组织软弱涣散

茅坡村不是没搞过建设。

前几年,按照上级统一规划,村里进行了大规模风貌改造,兴建了通组公路。当时的村支部书记梁和仕忙前忙后快两年,村子大变样,可是从开工到完工,群众“告状”就没断过。

“钱根本不经村干部手,村民却总是怀疑我在里面赚了不知道多少钱。修路占了一点菜园,挨着了一点宅基地,补偿肯定是东家多一点,西家少一点。老百姓为了这个,闹了很多矛盾。”当过村支书的梁和仕、梁毓掌也接过话茬:“有时候村里做点工程建设,有村民就以各种理由去阻止施工。”

村里也不是没搞过产业。

2016年,村里发展小龙虾养殖,没想到还没见成效,养殖基地所在区域就被征收,项目半途而废。红心蜜柚产业也曾被寄予厚望,但偏偏那块地多年以前堆过矿渣,柚子树根本长不好。“我们当时觉得,遇到这种不可抗力,总不能怪我们吧,何况征地有补偿,可老百姓意见还是很大。”梁和仕说。

真的是村民的问题吗?

“别说老百姓不满意,我作为党员,也有话说。”村民陈立勇常年在外地管理企业,和村里利益牵涉少,大家都认为他能说公道话。

“我党龄十几年,不知道是不是党支部把我忘记了。”陈立勇说,“不管是种水果,还是搞养殖,事前我完全不知道。”

“党务、村务、财务三公开不够,老百姓很多事情不了解,只看见村支书自己在忙,能不传闲话吗?公路规划有几次微调,这本来也正常,但事前没和大家讲清楚。有些人家已经拿了补偿款,因为调规又要归还,老百姓能没有怨言吗?”老书记宋先才说。

“这些问题只是病症,根子上是村党支部建设出了问题。我看过台账,这几年,党支部多久没有开过一次整整齐齐的党员大会了?村干部有多久没有好好进村民家里做工作了?我也参加过你们的支委会,书记只顾着压任务、下指令,工作方法简单,我看不光普通党员群众不服你们,就是村两委其他干部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北斗溪镇党委组织委员黄军的一番话,点出了党组织软弱涣散的症结问题。

2018年,眼看着就要脱贫的茅坡村却得了一顶“软弱涣散村”的帽子。这是一个让人“丢面子”的警告,却给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一个契机。

开药方:内抓组织生活,外抓联系群众,把党组织建成战斗堡垒

80后党员梁杰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

“干过两年支委,又经历了村里这么多事,我从心里知道,党的建设不是虚的,更不能是软的。”梁杰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哪里出了问题,就从哪里补课。新书记抓党建,就从严肃组织生活,抓好会风会纪开始。

“以前党员大会,坐的稀稀拉拉,还有人在下面开小会、玩手机。”“三会一课”制度,前任支部书记也不是不想落实。但是多年来一直在矿上工作的他,面对支部事务,没有经验,没有抓手,只能干着急。

在村全体党员的微信群中,梁杰把北斗溪镇党员管理“十条红线”再次重申传达。当年的“七一”组织生活会上,村党支部进一步规范了党员管理制度,村班子的谈心谈话也更深更实。每次开会,镇纪委书记伍长安都指派干部,与村纪检委员一起“查岗”,清点人数。连续两次不到,就要全村通报。

形式上开好了会,内容上也要提高质量。民主生活会上,梁杰主动自我剖析,讲缺点,讲教训。村干部真正敞开心扉,批评与自我批评,心里藏了几年的疙瘩,慢慢解开了。为了提高党课质量,村里请来市委组织部联系茅坡村的领导,扶贫后盾单位也派人来上专题党课。“内容丰富,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再到基层治理、矛盾化解,讲的都是基层的例子,非常接地气,党员也都爱听。”村里新发展的预备党员梁永说。

内抓组织生活,外抓联系群众。茅坡村党员包户,按照县委要求,开展民情恳谈,有事多帮忙,无事拉家常,融洽干群感情。

茅坡村找到了新项目,建立起种养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土鸡养殖产业。“按照县里要求,全村所有党员入户做工作,收集意见。我才发现,工作做通了,老百姓是这么支持。”梁杰说。

正在这时,一个更大的机会摆在了茅坡村面前,也考验着新一届村两委的引领带动能力。

迎挑战:4个村民小组70多户村民连夜签名按手印

接,还是不接?今年4月,村委会议室里,一个问题摆在梁杰带领的这一届村委面前。

溆浦县北斗溪镇准备依托当地花瑶文化、田园美景,以及便利的交通,争创湖南十大特色文旅小镇。其中研学游一项,招商、市场都已经落实,正在寻找可以承接的村子,茅坡村正是备选地之一。

接,茅坡村是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又有成片的集中建房区,搞研学,各方面都很成熟。可是两年前还是矛盾重重的村子,再碰到这样的大项目,有矛盾可怎么办?

不接,自然不会有矛盾。但是未来的热门线路将绕村而过,村里发展就耽误了。

“商量下来,大家一致认为要敢于担担子。”梁杰说,“干部们相信,这一次村民们会和我们站在一起。”

机会不等人,干部们决定连夜开展工作。

干部分成几组,村民小组长、普通党员、群团组织都加入进来,在涉及项目的区域,逐户征求意见。

也有人担忧。“项目还没个谱呢,光改造自己房子,可能就要花几万块钱,搞黄了怎么办?”村民阳吉高说。和他一样,很多村民都表达了担忧。“村里先拿下项目,后续我们再商量。只要你们相信村两委,一定不会让大家吃亏。”入户做工作的村民小组长,同时也是村里红白理事会副会长的徐兴平说。

同样是上大项目,这一次,没有冲突,没有争吵。面对机会,村民们虽然不乏担忧,但绝大多数原则上同意。

第二天一早,一份带着4个村民小组70多户村民连夜签名按手印的同意书,摆在了北斗溪镇党委书记梁金华面前。“我看了那个集体签名,非常感动。”梁金华说。

为迎接项目选址考察,党员带领下的群团组织又出力了。老书记宋先才带着老人协会在村组巡查。党员和群众一起,清理房前屋后的杂物和垃圾。

不久,研学项目落地茅坡村。村党支部和合作社为村民争取利益,与研学企业签订了每户每年3万元的保底收入协议。每一排房子,安排一名党员干部负责沟通服务。

短短两个月时间,第一批8户民居改造完工。6月6日,村里迎来了第一批200人研学师生,他们在古寨里听课,在玉米地里劳动,在青山绿水间感受湘西的魅力。目前,全村已接待4批学生共800人。人气渐旺的茅坡村,如今成为附近村庄羡慕的对象。

今年7月,北斗溪镇被评为2020年湖南十大文旅小镇,越来越多的新项目正在开工建设,更美好的前景展现在了茅坡村的干部群众面前。(记者 孙超)

《 人民日报 》( 2020年08月25日   第 1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