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深一度:字节跳动绝地反击,不只是为了面子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1.png

 图源:彭博社

在特朗普政府持续打压下,深陷“出售风波”的TikTok决定诉诸美国法律。当地时间24日,总部位于洛杉矶的互联网科技公司TikTok向美国一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起诉书,正式控告美国政府日前发布的与该公司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有关的行政令违法,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业内人士指出,从以往经验看,这场诉讼注定困难重重,但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本身就具有鲜明的标志性意义。

状告美国政府不稀奇

据悉,此次诉讼针对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签署的两道行政命令。8月6日,特朗普颁布第一道行政令。该行政令禁止美国个人和企业与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交易,相关交易将在45天后(9月20日)予以封禁。8月14日,特朗普再次发布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除去公司提起的诉讼,字节跳动的美国员工也在自行发起针对特朗普的诉讼。诉讼理由是:特朗普这一行径让约1500名TikTok和字节跳动的美国员工面临失去收入的困境。代表员工提起诉讼的互联网政策律师迈克·戈德温表示,特朗普的禁令属于行政越权,会损害TikTok美国公司员工的宪法权利。

另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披露,TikTok也在做最坏的打算。在起诉的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准备美国业务的“关停预案”,包括联系海外银行和信投机构,以便在总统令生效的情况下,也能够为美国员工支付工资以及维护员工其他合法权益。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文称,字节跳动依据美国法律起诉特朗普政府的行为合理且正当,在美国也并不少见。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不得在未给予公平赔偿的情况下征收私人财产,字节跳动可以主张其受宪法保护的财产权被政府未经正当程序剥夺。

中国企业状告美国政府并不稀奇。早在1982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中国进出口公司在纽约起诉美国政府。此前,美国核潜艇撞穿日本货轮“尼肖丸”,美国政府赔偿了日本船员和船东的损失,却拒绝赔偿中国450万美元的货物损失。这场官司最终以中国企业胜诉告终,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公司状告美国政府并获得成功的第一案。

除了起诉美国政府,也有中国企业起诉美国总统成功的先例。2012年,中国三一集团在美关联企业罗尔斯公司欲收购位于美国俄勒冈州的4座风力发电厂,遭白宫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三一随即反击,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分区法院递交诉状,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列为被告,起诉理由是被告的行为“违法且未经授权”。这也让奥巴马成为首位因阻止外资并购被起诉的美国总统。

“麻烦”开始于近三年前

在向加利福尼亚州中区联邦地区法院递交的起诉书中,字节跳动以“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剥夺了其合法诉讼程序”为由,发起法律挑战,也对“白宫认为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提出了抗辩。

诉状透露,自2019年10月的近一年时间里,字节跳动一直在试图与美国政府积极沟通。但根据CFIUS的记录,该机构曾多次拒绝与字节跳动就其提出的担忧进行接触。

字节跳动的“麻烦”开始于近三年前的一笔收购。2017年12月,字节跳动以近 10 亿美元收购 Musical.ly,随后将其关闭,并将用户转到自己的应用程序抖音短视频的海外版 TikTok 上,只服务中国以外的市场。

由于这场并购案当时没有经过美国政府的审核,这给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调查的机会。2020年3月,CFIUS在经过5个月的司法管辖权评估后,告知字节跳动,并于6月15日启动调查。

事实上,早在2019年CIFIUS考虑调查这一收购交易时,字节跳动就已经放弃了musical.ly非常有限的美国资产中的绝大部分。在最初获悉CFIUS调查意向后,字节跳动针对CFIUS的问题提供了大量文档和信息,其中包含能够说明TikTok美国用户数据安全得到了保障的详细文档。与此同时,TikTok也积极提出减少国家安全担忧的解决方案。

然而,CFIUS最后拿出的调查结果彻底无视了上述TikTok提供的确实证据和积极解决方案。其表述为: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交易存在国家安全风险,没有任何可以解决这些风险的缓解措施”。

后来,特朗普在两道行政命令中先后援引1977年的《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IEEPA)和《国防生产法》在1988年的Exon-Florio修订案对TikTok进行制裁。这两项法律授权美国总统宣布紧急状态,对认为“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外资企业采取管制措施。

不过,按照此前美国总统获IEEPA授权发布行政令的先例,总统获得授权的条件有:美国处于战时或紧急状态时,面临“异常或特殊的威胁”。满足这两个条件,总统才可以援引IEEPA发布行政令,规范国际经济交易。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此前制裁的外国政府和相关企业大多与恐怖主义、毒品贩运以及电脑黑客相关,而针对一家跨国互联网公司使用此项权力,再美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不是对抗,而是说理

TikTok拿起法律的武器,这让很多人想起了此前华为起诉事件。2019年,在美方的“断供”“禁售”压力下,华为分别于3月和12月起诉美国政府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不过,美国法院驳回了华为的诉讼。

那么,字节跳动这场官司胜算几何?有分析认为,Exon-Florio修订案授权美国政府否决任何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外资活动。虽然美国政府封杀充满霸权姿态,也拿不出字节跳动违规的证据,但这两项法律确实授予了美国政府极大的制裁权力。

“特朗普政府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发布禁令,字节跳动是否败诉,要看法官在多大程度上认可这个理由的正当性。”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江雨认为,字节跳动提出诉讼后,可以要求法官颁布临时限制令,暂停行政令推行,这将为公司争取到更多时间进行脱售谈判。不过,最终决定权仍掌握在法官手里。

既然诉讼之路困难重重,为何还要起诉美国政府?专家表示,面对美国政府步步紧逼导致公司利益极可能严重受损的局面,TikTok选择抗争是展示决心、宣示立场之举,有利于在市场和舆论上赢得主动权。

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TikTok计划挑战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从而与美国政府高调摊牌。该公司这起计划中的诉讼代表着TikTok对美国政府的一系列行动迄今最公开的抵制。《香港经济日报》分析称,此次字节跳动在美国法院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是要表明一种坚定的反对态度。从这个角度说,其意义要大于官司本身。

对于TikTok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国际舆论看得清楚。英国《金融时报》直言,TikTok完全是私营并实现资本化运作的中资子公司,这对奉行“华盛顿共识”经济自由主义的美国政治精英来讲,原本是中规中矩的“合规企业”。然而由于TikTok拥有强大的竞争力以及一流的投融资和市场渗透力,TikTok的出现冲击了老牌社交巨头Facebook、YouTube在社交细分领域的垄断地位,这是导致TikTok受到政治攻讦和排挤的重要原因。

“起诉所代表的不是对抗,而是说理。”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刊文指出,在美国的法律框架下,把道理放在台面上,掰开了揉碎了讲清楚,才有可能寻得共识。即便有人依旧无视规则、一意孤行,那么他的荒唐和无理,也将暴露无遗。(海外网 王法治 张敏)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