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怀柔有支长城保护队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长城专职保护员巡查。怀柔区文物所供图

程永茂讲解长城边墙修缮。张鹏禹摄

小红帽、红上衣、双肩背,衣服背面印着“长城保护”,这是张文友巡逻时的装束。早晨不到8时,他手握一柄长镐出发了。

张文友从小在北京黄花城长城下的九渡河镇撞道口村长大,开过拖拉机、当过巡警、干过工厂,今年62岁的他有了一个新身份——长城专职保护员。撞道口村负责管护的长城是黄花城长城“尖楼”到“十个楼”之间的1.3公里,走一圈要4个多小时。

“除了清除长城本体及周边的垃圾、及时上报长城损毁坍塌情况外,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劝阻攀登野长城的‘驴友’。”张文友说,“有些人摸着了我们巡逻的规律,和我们‘打游击’,还有的不听劝,硬要爬。我最担心的是‘驴友’的安全,摔了谁我心里都不好受。”

像张文友这样的长城专职保护员,北京市怀柔区还有130名。2019年3月,怀柔区制定《怀柔区长城专职保护员管理办法》,随后完成辖区内长城沿线四镇(九渡河镇、渤海镇、雁栖镇、怀北镇)长城保护员的招聘和培训工作。当年4月30日,保护员们正式上岗。

未经修缮的长城攀爬困难,存在安全隐患,长城专职保护员必须身强体壮,对地形地势熟悉,更重要的是热爱长城。他们不仅要忍受严寒酷暑,还要承受独自巡逻时的孤独,责任心和使命感必不可少。

“应聘人要通过笔试、面试、体能测试、体检等多个环节才能上岗。”怀柔区文物所所长张彤介绍说,“为了建设一支高素质的长城保护员队伍,我所制定了培训计划,聘请老师从长城专业知识、岗位职责、野外生存技能等方面对全区131名长城专职保护员开展三期的专题培训。”

今年6月,在一次执勤中,长城专职保护员韩明祥发现镇北台的牌匾有点不对劲。“牌匾上面的砖和石头都松动了,牌匾看着也不牢固了。我赶紧报告给我们队长,他又报给镇里,镇里报给区文物所。”怀柔区文物所接到消息后,立即派人到现场核实。正值箭扣长城三期修缮工程在附近施工,文物所第二天就从施工现场调配专业人员和材料,对镇北台匾额进行抢险加固。镇北台是北京境内明长城中唯一带匾额的实心敌台,要不是韩明祥及时发现,牌匾就有可能坠落受损。

除了定期巡逻确保文物安全,长城专职保护员还救治过不少攀爬野长城受伤的游客。山里有时信号不好,保护员之间联络困难,无法及时汇报游客遇险等问题。今年5月,“长城电子巡检系统”在怀柔区启用,全区131名长城专职保护员每人配备一部电子巡检仪,工作时间每2分钟自动上传一次位置信息,发现问题可以随时随地拍照上传,镇、区两级即时获取信息进行处置,保护长城不延时。

怀柔区长城专职保护员队伍建立后,累计发现文物安全问题43起,救治因攀登野长城受伤的游客22人,劝阻13万人。有了专业队伍和技术保障,长城的安全指数更高了。(本报记者 张鹏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9月01日   第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