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票否决伤害国际反恐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age.png

今年五月二十二日是英国曼彻斯特恐怖袭击三周年纪念日。在曼彻斯特,人们悼念曼彻斯特恐怖袭击中的遇难者。乔恩·休珀摄(新华社发)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近日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否决了一项有关外国武装分子与“伊斯兰国”等组织作战的决议草案,安理会其他14个成员国均投票赞成。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凯利·克拉夫特表示,这项旨在加强国际反恐行动的决议草案“比没有通过任何决议更加糟糕”。她表示,决议草案没有写明“外国战斗人员应被遣返回原籍国”,因此在强化反恐斗争上是失败的。美国拒绝参与这样一场“闹剧”。

外国激进武装分子的遣返问题一直是美国与其欧洲盟友间的一个分歧。此次美国在安理会投出唯一的否决票,再一次展现美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和欧洲盟国之间不断加深的裂痕,也为国际反恐形势添了一抹阴影。

反恐也要“美国优先”

据法新社报道,这份决议草案由印度尼西亚起草,得到了14票赞成,只有美国投了反对票。在此前西方国家有共识的反恐主题上,美国动用否决权是惊人的。

美国反对决议草案的主要理由是,草案文本没有要求将“圣战”分子遣返回其原籍国。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希望外国激进分子被遣返回国,在那里被起诉或改造。然而,欧洲国家一直不愿在本国审判本国公民,理由是难以收集证据、担心公众反对以及这些“圣战”分子可能在欧洲领土上再次发生袭击。因此,对于美国支持的将外国“圣战”分子遣返原籍国的主张,欧洲国家和阿拉伯国家都表示反对,认为“圣战”分子应该在他们犯下罪行的国家接受审判和服刑。

“美国此次否决提议草案,体现其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学者董一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美国给出的官方理由是,美国认为“圣战”分子应遣返回原籍国。对于美国而言,这样可以减少美国在审判、运送、关押、监控“圣战”分子等派遣过程中支出的费用和承担的风险,同时避免处理恐怖分子对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反恐行动造成掣肘。这就将产生“圣战”分子的巨大责任转移给“圣战”分子的来源国,特别是欧洲国家。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在叙东北部扣押着来自数十个国家的数千名外国激进分子。库尔德武装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还将数万名疑似极端分子家庭成员的叙利亚和外国妇女儿童关押在肮脏的营地里。安理会决议草案鼓励各国“在适当情况下,根据具体情况,为儿童返回其原籍国提供便利”。

“美国处理外国恐怖分子的做法主要是关押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将处理恐怖分子带来的安全隐患转嫁到其他国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阮宗泽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美国这种做法主要是想“祸水外引”,体现出美国在安全观念上的利己主义——在关键时刻,美国总是把本国利益和安全放在优先地位。这本质上是一种单边主义行为,将本国安全置于国际社会的安全之上。

盟友关系更加撕裂

有外媒分析,这次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出唯一否决票,展现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和欧洲盟国之间不断加深的裂痕。英国外交部发言人称:“我们对该决议未获通过感到遗憾。我们正与国际伙伴密切合作,以减少外国武装分子对我们构成的共同风险。”

“近年来,欧洲国家饱受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回流问题的折磨。欧洲国家认为,就地审判‘圣战’分子是公正且切合实际的选择。美国坚持要求将‘圣战’分子遣返原籍国,很可能加大欧洲国家的反恐压力,尤其在疫情期间,加大欧洲国家的抗疫风险,对欧洲国家利益造成损害。”董一凡认为,这背后体现了美欧关系中,美国坚持“美国优先”,认为欧洲盟友的利益是可以损害的。作为美国盟友,欧洲国家应当无条件配合美国,即便此事对欧洲不利。美国的做法大大破坏了美欧盟友间的互信基础,使欧洲盟国心灰意冷,甚至倍感愤怒。

阮宗泽认为,近年来,美国与欧洲国家在气候变化、难民、反恐、核问题等诸多方面都有分歧。在反恐问题上,美国与欧洲国家立场有较大差异。欧盟国家在反恐问题方面强调统一立场,通过彼此协调立场来共同作出更加紧密的安排,通过多边主义合作来共同打击恐怖活动。这与美国奉行的“美国优先”理念针锋相对。

美国与欧洲国家的矛盾并非第一次摆上联合国安理会桌面。今年8月,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美国盟友在内的11个成员国均投出弃权票,法案未获通过。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美国对反恐决议草案“一票否决”,是为报复安理会在伊核问题方面对美国的孤立。

“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安理会成员国大部分拒绝接受美国单边主义主张。这次外国武装分子派遣决议草案表决会,美国找到一个合适的场合,对欧洲国家进行还击。美欧进入以牙还牙的‘拳击游戏’。”阮宗泽认为,无论是伊核问题,还是外国武装分子派遣问题,本质上,美欧间的矛盾主要源于各自理念不同,欧洲希望通过多边协作处理问题,美国则坚持单边主义、“美国优先”,这是双方立场上的本质区别。

自我孤立恶果显现

法新社报道称,除了对欧洲人发出消极的信号外,美国的否决还体现了对印度尼西亚的一种完完全全的羞辱。后者将这一草案作为其8月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优先任务之一。美国通过否决这项其他安理会成员国已达成共识的决议,再次表露出其在多边主义合作机制中的傲慢姿态。

董一凡认为,在“圣战”分子遣返问题上,欧洲国家和阿拉伯国家都不太希望“圣战”分子回流到本国,因为这种流动可能不断地将安全威胁带到本国,同时加大维护国内安全的成本。美国遣返原籍国的主张,使得恐怖主义问题在中东等地区更加难以解决,对中东和平与稳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美国此举反映出美国对联合国等多边主义机制的蔑视,或者说,对多边主义机制工具化的倾向——合用则用,不合用则弃。近年来,美国对多边主义的践踏,全世界有目共睹。联合国成为美国手上一块可以随意揉捏的橡皮泥,美国希望联合国继续作为冷战时期听命于美国的工具。”董一凡认为,美国近年来的反恐行动,实际上是与自身的地缘政治利益或其他方面利益捆绑的。未来,对于在联合国框架下的各种反恐协议,美国大概率仍会基于其本国利益作出选择,这不利于团结整个国际社会向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前进。

阮宗泽认为,美国最近两次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外交孤立窘境,暴露了美国自绝于国际社会、自我孤立带来的严重后果。事实证明,美国站在国际社会对立面,对自身已造成巨大负面影响。经过事实检验,美国这一外交选择是有问题的。

“恐怖主义活动是目前危害极大的一个非传统安全问题,反恐问题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在联合国框架下作出的决议,对于国际反恐行动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支持。如果美国继续因一己私利而不断一意孤行,联合国安理会很难达成决议,更加影响联合国在国际治理中的地位和效率。这对于全球多边主义,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都将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董一凡表示。

记者 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9月05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