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通识科教育 回归育人初衷

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在今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科考场外,考生正在复习。资料图片

香港高中引入通识科教学,初衷本是加深学生对国家人文历史的理解,让学生面对社会问题能够独立思考、明辨是非。而近年来,通识教育似乎已“中途异化”偏离理想目标,更被质疑沦为“洗脑工具”荼毒学子,将其推向违法暴力之途。

香港通识教育亟待改进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团结香港基金9月7日发布通识科研究报告,揭示通识科出现教材缺乏监管、教师支援不足、鼓励应试考评模式而忽视思维发展等5大问题,并就此向特区政府提出13项建议改进通识科教育。

团结香港基金是在香港注册的非营利机构,由董建华先生于2014年创设并出任主席。其宗旨是集合香港、内地及国际精英,以香港长远及整体利益为出发点,为香港特区政府、公共服务机构及广大市民提供多元化的公共政策研究、分析和建议,促进香港社会和谐、经济繁荣及可持续发展。

为明晰通识科的现存问题及发展方向,团结香港基金于今年5月至7月间委托岭南大学进行了一项全港网上调查,就相关问题对555名中学校长、通识科教师进行访问。结果显示,有近3/4的受访校长认为现行通识科教育仍有较大改进空间。

研究报告首席顾问、香港公开大学校长黄玉山认为,通识科改革应从三个维度进行。首先要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培养学生对社会的责任感;其次是着重知识开放,加入扎实内容及科学元素;最后是提升学生的沟通能力、创意解难能力。

超八成校长挺教材审核

在教材内容方面,部分受访教师和校长指出目前市售通识教科书存在“内容偏颇、观点不中立”等问题。除教科书及参考书外,有79%的通识科教学资料来自报刊,更有近四成来自社交媒体。

在这些教学资料中,部分取材偏颇的报道及真假难辨的“网料”严重影响教材内容的真确性及中立性。报告显示,超过八成受访校长认同教育部门需审核通识教科书,确保教科书内容公平中立。

团结香港基金教育及青年研究主管郭凯杰指出,现时教育局强调教师利用广泛资源作为教材,但由于缺乏内容审核,无法确保教材质量。他建议相关部门应为通识教育设立行之有效的审查机制,公布教材审查准则,并将审查范围扩大至教科书附带的补充材料。

郭凯杰还希望相关部门汇编网上指南,推荐可用的电子教材和补充材料,并定时审阅,为教师提供高质量的可靠教学资源。

突破应试教育框架

针对现行通识科考试形式单一、评分机制复杂等问题,报告建议以“及格”与“不及格”两个评分等级取代原有评分机制,并加入写作以外的考评模式,避免过于着重考核学生语文能力,以增强考评机制的公平性及灵活性。

与此同时,报告指出应在大学联合招生办法(JUPAS)中取消计算通识科7个等级,改为仅以“及格”作为升学要求,让学生更多聚焦知识本身及课堂过程所得,而非最终成绩。

在教学实践方面,约六成教师认为“现行通识科教学内容过于广泛”,既增加了教师教学负担,也不利于学生学习理解。报告认为,教育部门应尽快公布教学指南,优化课程设置,概述通识科教师所需的知识技能和关键概念,为教师提供持续专业的发展支援。

黄玉山表示,作为大学校长,希望改进后的通识教育能够让年轻一代拥有独立思考、跨学科和自我学习的能力,这将有助于他们在大学期间的进一步研究。(本报记者金晨)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9月10日   第 04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