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慢慢恢复,收获满满幸福

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核心阅读

唐旭林右脚患有先天性马蹄内翻,张长虹是曾经瘫痪多年的残疾人。通过康复手术帮扶项目和康复训练救助项目,唐旭林可以正常走路,还成了成都郫都区新民场街道的残疾人专干,专门为残疾人提供服务;张长虹则通过训练和护理,逐渐恢复走路能力。身体状况越来越好,生活也越过越好。在成都郫都区,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可以享受到医疗康复服务。

“长虹,长虹,这两天感觉咋样?”老朋友唐旭林一踏进门,看到张长虹坐在院子里,热络地喊了起来。

“很好啊,你看你看,我走得是不是更稳了?”说话间,张长虹站了起来,要给唐旭林展示自己的进步。

“这次又好多了!”唐旭林很高兴,“看来前几年这康复训练真是效果好嘞!”

唐旭林是成都市郫都区新民场街道的残疾人专干,张长虹是曾经瘫痪多年的残疾人。他们的故事,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遭遇不幸

丧失自理能力

以前,张长虹经常开着面包车拉货,家里也做了点儿小生意,日子过得不错。

然而,不幸突然降临。“2008年5月,我儿子开车出去,发生了车祸。”父亲张远冲现在提起这事,依然心有余悸。车祸发生后,还在外地的张远冲与家人赶到医院,面前的张长虹血肉模糊,脑部受到重创。

抢救!辗转多家医院,张长虹终于从死亡边缘被拉了回来。然而,接下来,还有无数挑战。

“您儿子这情况严重,不知道要躺多少年才能醒来,要做好心理准备!”张远冲回忆,听到医生这话,他非常难受,“这可是家里独子啊!”

没办法,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照顾好孩子,盼他早日醒来。从此,张长虹母亲担负起日夜照顾儿子的重任,张远冲则在外面打工赚钱,所有的钱都用来给儿子付医药费,此外还借了几十万外债。

9个月后,奇迹出现,张长虹醒了。生活又燃起了希望的亮光。

“孩子他妈当时给我打电话,我高兴得止不住流泪。”张远冲说,“只要孩子醒了,啥都会变好。”

但醒了的张长虹还是只能躺着,而且一躺就是5年。那会儿,母亲每天给他擦洗身体,喂流食,累得够呛。由于不懂康复训练知识,母亲的照顾虽然体贴入微,但张长虹身上却总看不出什么变化。

“他基本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唐旭林还记得初见张长虹的印象。那是2014年,进行镇残疾人摸底调查时,唐旭林了解到张长虹的情况。同为残疾人,唐旭林知道那是多么痛苦。

唐旭林右脚患有先天性马蹄内翻,以前他走路总是一瘸一拐。“小时候,我和患有疾病的母亲住在养老院,靠着政府的接济生活。”唐旭林说,高中毕业后去找工作,他碰了一鼻子灰。因为肢体三级残疾,不管到了哪儿,总会被另眼相看。

“在工厂干过,没几个月就叫人辞了。人家嫌我走路不便,影响效率。”此后辗转干了多份工作,闯荡多个地方,生活对唐旭林并不友善。带着无奈,他回到了新民场街道。

当地残联得知他的情况后,推荐了镇上的残疾人专干岗位。唐旭林踊跃报名,通过笔试、面试,他获得了这份工作。作为残疾人专干,唐旭林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因为有切身经历,唐旭林干起残疾人工作来,总是充满热情。

医疗康复

生活重拾希望

“发现张长虹的情况后,我们残联协调了四川省康复中心,安排他住院进行康复治疗。”唐旭林说。当时,四川有一个面向残疾人的肢体康复训练救助项目,张长虹得以参与其中。

“没做康复训练前,长虹有180多斤,但肌肉萎缩得厉害。”康复训练师曾加权回忆,躺了5年的张长虹,整个人肌肉无力,身体肿胀,情况已经十分严峻。

送到四川省康复中心后,院方专家为他进行了两次手术治疗,其间主要进行了四肢功能、力量康复训练……4个月后,张长虹出院了。

刚出院那会儿,曾加权作为签约家庭医生和康复训练师,每天要去给张长虹按摩,增加肌肉活力。“康复训练后就是不一样,慢慢的,长虹可以站起来了!”曾加权说。

院子里,康复双杠笔直挺立,抓杆、防滑垫、扶手等各种残疾人无障碍设施一应俱全。

“这些都是通过我们残疾人的居家无障碍改造项目,为长虹配制的。”郫都区残联康复科科长雷莉介绍,通过特困残疾人家庭专项补贴、紧急医疗救助、机构康复训练精准康复服务等医疗保障项目,像张长虹这样的残疾人可以获得充分的医疗保障。

“我家长虹目前有1.2万元康复训练项目救助。”张远冲说,“还有民政等部门的医疗康复救助,日子越过越有劲。”

发现张长虹情况的唐旭林,也是康复治疗的受益者。早在2009年,刚做残疾人专干不久的唐旭林,得知了省残联的肢残矫形康复手术帮扶项目,便提出申请。不久,他来到了项目定点实施医院进行手术,让完全内翻的脚骨回正。

“你看看!”唐旭林提起裤腿,他的脚骨外表如今已与正常人无异,但由于是强行掰正,脚骨与腿骨连为一体,没有了正常人的脚踝。“虽然我这腿瘦小了些,但最重要的是可以正常行走了呀!”

“真是要感谢政府的捐助和残联的医疗帮扶项目!”唐旭林说,通过手术医疗帮助和医疗保险报销,他住了一年院,自己却基本没花什么钱。

身体好了

日子越来越好

在医院,唐旭林待了一年。出院时,唐旭林能正常走路了,还认识了自己的妻子,一位同在医院治疗的女孩。

“我们那会儿在一个病房,有着相似的经历,彼此慢慢就熟悉了。”唐旭林说,妻子也身有残疾,因而特别能理解对方的感受,有很多共同话题。

如今,唐旭林也有了孩子,“儿子正在上幼儿园,每年还享受残疾人家庭子女少儿互助金的参保,日子越来越好了!”

唐旭林2009年就入了党,他觉得,自己得为像自己这样的残疾人好好服务。说话间,唐旭林拿出了他统计的新民场街道残疾人所受医疗保障项目的基本情况。表格里,各种项目所享受的人数都十分详细。

“小唐非常认真积极,工作十分出色,获得过‘成都市十佳残联专干’‘四川省残联量服典型个案一等奖’等荣誉。”说起这位年轻人,雷莉连连夸赞。

唐旭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残疾人生活不容易,应该让大家得到更多保障。”

“郫都区现在有常住人口108万,其中持证残疾人有接近两万。”雷莉说,今年依托定点机构提供医疗康复服务的有1241人、辅具适配1371人、社区康复386人。而依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家庭医生团队,已为17943名残疾人和残疾儿童提供签约服务,签约率达95%。

享受到这些保障的,也有张长虹。现在,张长虹被安排到了养老院照护,还享受着特困残疾人家庭专项补助和重度残疾护理补贴。“这些年,医疗保障救助帮了大忙!”张远冲说。

每周两次,曾加权会到养老院为张长虹做护理。“他最喜欢给我展示学到的新技能,虽然有时走起来还有一点歪歪扭扭的。”曾加权说。

话还没说完,张长虹又走了起来,“你看看,哪里歪歪扭扭了,我这是稳稳地走!”

唐旭林打趣道:“咱们俩都是稳稳地走,有稳稳的幸福。”(记者 王永战)

《人民日报》(2020年09月11日 第14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