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周末的大消息,让美国、民进党当局坐不住了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age.png

11月15日,RCEP正式签署。(图源:中国政府网)

周末传来大消息:11月15日,历经8年、31轮正式谈判,包括中日韩、东盟10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完成签署。

消息一出,美国媒体称“世界不会再等我们了”,敦促政府抓紧考虑贸易问题;中国台湾岛内也吵作一团,国民党和民进党互相指责是对方原因耽误了台湾发展;协定签署的声明文本还给去年退出谈判的印度“示好”,称“各方将欢迎其加入RCEP协定”。

RCEP的签署为何引发各方震动?

数据显示,RCEP涵盖15国,是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总人口22.7亿,GDP达26万亿美元,出口总额5.2万亿美元,3项数据均占全球总量约30%。

据国际知名智库测算,到2025年,RCEP可望带动成员国出口、对外投资存量、GDP分别比基线多增长10.4%、2.6%、1.8%。

在当前世界经济面临困难的背景下,全球约1/3的经济体量将形成一体化大市场,这个消息对世界经济和市场信心当然具有极大的提振效应。

image.png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RCEP的签署,将为成员国间的货物、资本流动扫除障碍。

例如,在货物贸易和投资方面,RCEP签署后,各签署国同意在5至10年内至少去除90.3%产品的关税,并且会引入更加透明的规则来降低非关税壁垒;同时,自贸区内实行投资负面清单制,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除涉及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以及投资的具体条款外,RCEP还包括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竞争、中小企业、经济与技术合作和政府采购等章节。用RCEP领导人联合声明的话说,“RCEP货物、服务及投资自由化的市场准入承诺将为域内企业带来巨大商机”。

RCEP不仅整合了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多个“10+1”自贸协定以及中日韩澳新5国之间已有的多对自贸伙伴关系,还在中日和日韩间建立了新的自贸伙伴关系。

1605525027550505.jpg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要达成被称为“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近20年来最重要成果”的协定,殊为不易。8年31轮正式谈判,仅待审核法律文本就有1.4万多页。

为何过程如此曲折漫长?

在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看来,成员国多、经济发展程度差异较大、各方利益诉求不一致是主因。

最明显的例子是印度。在2019年11月举行的东盟峰会上,历时7年拉锯的RCEP谈判取得重大突破,除印度以外的15国宣布已在整体上结束谈判;就在此时,印度宣布退出,给出的理由是“在关税、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和非关税壁垒方面存在分歧”。

印度退出的最直接原因是担心对国内各行业的冲击。据印度媒体报道,莫迪曾在国内表示,RCEP会“导致印度农民、贸易商、专业人士、产业、工人及消费者的利益受损”。例如,印度农民担心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乳制品会带来冲击,印度工厂主担心来自中国的廉价工业品将“淹没”印度市场。

有学者指出,印度的担忧是基于对自身产业基础的不自信,竞争虽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但也会促进资源有效利用,提高经济效率,因为产业不是一味靠保护就能发展壮大的。

在王辉耀看来,虽然协定签署声明文本中欢迎印度未来加入协定,但印度后续能否“入群”仍存在较大变数。这是因为,印度始终担心开放市场将损害国内生产商利益和印度执政党大量依赖中小企业支持的政权基础。此外,能否有更优惠条款、美国大选后的走势、中美关系、地缘政治等因素,也会对印度的“入群”决定产生影响。

image.png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看看中国台湾岛内的反应:

11月15日,台湾“中央社”称, RCEP的签署让东亚区域经济整合势必更为牢固,台湾被排除在外,有加剧经贸边缘化隐忧;台湾《联合报》将RCEP称为大陆“对抗贸易战的还魂丹”和“台湾经贸的新敌人”。

多家台媒报道,国民党批评民进党当局只想抓住美国,忽略“双轨区域经济合作建制”(双轨指的是RCEP和TPP)的竞合,导致台湾变成亚太“经济边缘人”。国民党称,民进党当局明知RCEP的重要性及大陆在RCEP的影响力,却无心维系两岸的政治对话基础,以致参与之路难上加难,让台湾在区域经济合作中进退维谷。若此状态持续,“将葬送台湾的经济竞争力,以及台湾青年与下一代的未来”。

毕竟,RCEP的15个成员国对台贸易值占台湾总贸易值约58%。有学者指出,由于这种密切性,RCEP生效后成员之间关税大幅下降,势必排挤台湾出口;台塑总裁与工业总会理事长王文渊表示,台湾将“面临更多不平等待遇,不利台湾产业竞争,相关产业持续面临严峻挑战”。

王辉耀称,台湾谋求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未果,而其贸易伙伴中有不少是RCEP成员国,当然有压力。同时RCEP成员国均认可“一个中国”,这让民进党当局大概率不会也不能掉转身加入RCEP。除非台当局方面承认“九二共识”,并以经济体身份谈判,才有可能加入协定。

1605525071700220.jpg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大洋另一边,美国媒体也很焦虑。

彭博社说,15个亚太国家打造世界最大经济圈,“是中国过去十年寻求更大程度经济一体化的胜利”;《纽约时报》发文称,“世界不会再等美国了,美国的出口优势可能会逐渐丧失”;路透社表示,“RCEP或新版TPP都没有美国,号称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缺席了这两个覆盖地球上经济增长最快地区的自由贸易协定”。

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费根鲍姆的话说得更明白:CPTPP和RCEP“将制定下个时代亚洲的贸易投资标准,但美国不在这两个协定之内”。

虽然美西方渲染受到“威胁”,但RCEP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挑战美国,而是为了亚洲自己的发展,因为RCEP的签署是“在东盟主导下各方积极推进”的结果。

王辉耀说,RCEP与美国此前退出的CPTPP并非对立关系。这两个协定不乏整合的可能性,为更大范围的区域合作提供基础。早在2017年,中国就提出亚太国家可推进建设亚太自贸区(FTAAP),可通过扩充RCEP、合并CPTPP与RCEP、或者率先达成《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等方式为切入点。

尽管众声嘈杂,但RCEP的重要意义已不言自明——

英国《金融时报》11月15日撰文称,RCEP签署后带来最显著的影响之一,可能是加快了中日韩自贸协定的谈判。鉴于中日韩三国都是制造业和科技强国,协议的签署,将是全球商业的一大发展。

日本杂志《外交学者》11月12的分析文章说得很直接:“虽然(RCEP)短期内带来的战略影响可能很难感知,但其影响是深远的。”

18.jpg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文/云中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