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扎实推进“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绿色转型书写新篇章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核心阅读

生态改善行稳致远,绿色转型释放动能。近年来,河北推进重点行业超低排放改造,推进传统工业企业退城搬迁,瞄准新兴产业推进转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打出一套标本兼治的组合拳。河北推动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带来更多蓝天白云。

河北省委、省政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扎扎实实地推行“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实施绿色转型,积极培育新动能,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河北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这是造成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面对挑战,河北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力度,对以钢铁为代表的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大力推进新旧动能转换。

绿色转型激发新活力,“美丽河北”渐行渐近。

改造升级,传统产业焕发青春

走进位于迁安市的迁钢公司,无论生产车间,还是厂区道路,到处干净整洁,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家钢铁企业。

来到生产环保调度指挥中心,污染源在线监控实时显示:球团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浓度,分别为3毫克/立方米、4毫克/立方米、32毫克/立方米,均低于国家超低排放标准。厂区空气质量达到优良标准。

钢铁企业为何能做到这一步?“自我加压,改造升级,探索绿色发展之路。”迁钢公司负责人彭开玉说。

为了换来更多的蓝天白云,迁钢主动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2017年9月,公司成立环保部,各个作业部组建环保专班,每个班都有4个“环保专员”,负责环保监控。

流程再造,清洁生产。2018年,迁钢公司探索全工序超低排放,原料燃料与固废物资全部入仓入棚,封闭运行。在新上脱硫脱硝系统时,没有先例可循,迁钢认准一条:对照国际标准,约束更严。近些年公司共投入16.5亿元,实施超低排放治理共70项。有段时间,迁钢每个作业部都架着大吊车,加紧推进环保改造升级。

效果怎样,数据说了算。他们在厂区布设100多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监测数据实时传送到各级生态环境部门,随时接受在线监督。一旦接近本厂设定的超低排放标准,系统就会发出警报。

2019年7月开始,有关单位组织59位专业人士,现场监测57天,获得了良好的实测数据。今年1月,迁钢通过全工序超低排放评估监测。

改造完成后,该公司钢渣、粉煤灰等固废利用和处置率接近100%,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同比分别下降23%、64%、57%。

这就是改造升级的“迁钢之路”。彭开玉说,“为了长远可持续发展,我们主动改造升级,这也是履行国有企业的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

迁钢绿色转型,是河北打好升级改造攻坚战不懈努力的缩影。

作为传统产业大省,河北围绕钢铁、焦化等重点行业,出台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地方标准,有序推进超低排放改造。截至目前,全省累计完成重点行业386家企业1058个项目的改造,基本实现重点行业有组织超低排放改造全覆盖。

优化布局,开辟转型“新蓝海”

“退”一步海阔天空,搬出去再添活力。

河钢集团唐钢公司本部位于唐山市区,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高,钢厂与城区规划存在矛盾,企业面临的发展压力越来越大。

退城搬迁,告别过去,向临海临港转型,谋求更大发展空间。2018年3月,唐钢新区在乐亭开始建设。今年9月7日,唐钢新区投产。热轧生产线的第一卷钢材,放在了车间出口,这是一座老钢厂“新生”的标志,许多工人下班时在此拍照留念。

一次搬迁,也是凤凰涅槃。

搬迁提高效益。过去企业距离港口约100公里,如今唐钢新区离码头仅1公里多,原料等通过全封闭通廊直达车间。过去公路铁路运输各占一半,如今铁路修进新区,转运近在咫尺,还减少了汽车运输带来的无组织排放等污染。物流成本降低,吨钢成本下降几百元。

搬迁提升智能化水平。走进唐钢新区的智能无人化料场、无人天车仓储区,全流程一体化生产管控系统让炼钢实现数字化,工作人员轻点鼠标就开始炼钢。再进入生产线一看,全程仅有6名工人现场监控,比搬迁前减少一半。负责公司生产信息化工作的薛军安说:“唐钢搬迁以前是工业2.0版和3.0版,新区进入4.0版本,人均产钢是过去的两倍。”

搬迁助推绿色转型。唐钢新区采用130多项绿色制造新工艺。“这条钢铁生产线,所有排放指标设计比行业最严标准再降10%!”唐钢新区副总经理张明海说。

新厂区,新工艺,新产品。新钢厂热轧产品的高端品种将达到87%,冷轧产品的高端品种将达到76%。

唐山市副市长李贵富说:“唐山是重工业城市,我们从大局出发,搬迁、压减钢铁等产能,推进高质量发展。”

推进传统工业企业退城搬迁,是河北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举措。

河北是传统产业大省,“钢铁围城”“城中有钢”“煤电围城”等历史遗留的尴尬,已成为不能承受之重。近年来,河北强力推进符合条件的企业退城搬迁,唐山、石家庄等地一些大型钢铁企业产能陆续退出城区。水泥熟料向资源富集的地区聚集,秦皇岛等6市熟料产能约占全省八成多。

“退”出一片新天地,闯出高质量发展的新蓝海。近两年,河北共58家企业完成搬迁、关停,优化了城市工业布局,改善了大气环境质量。

创新发展,新动能释放新活力

走进霸州市新利钢铁老厂区,绝大部分生产设施已拆除。

霸州市过去有两家大型钢厂,税收贡献一度在霸州占“大头”。2017年底,新利钢铁厂、前进钢铁厂曾经热闹的大门渐渐关上,霸州在全省率先完成钢铁产能退出。如今,环京的廊坊市、保定市钢铁产能全部退出,成为“无钢市”。

告别“大老粗”,新动能哪里来?霸州市瞄准了新兴产业——都市休闲食品。

早转早主动。霸州从“铁疙瘩”转向“小食品”,轻装上阵,潜力十足。近年来,霸州市食品产业逐步兴起。都市食品产业园入驻企业达到37家,2019年营业收入共36.4亿元。

同在环京地区的保定清苑区,2017年开展“环保风暴行动”,取缔冶金等散乱污企业共1375家。实施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计划,今年又新增115家,全区科技型中小企业达到554家。

近年来,霸州老百姓发现,随着空气质量好转,能见度提高,“益津八景”之一的“北楼山色”又回来了。

何止是霸州,过去河北许多老百姓喜欢在朋友圈里晒蓝天;如今蓝天越来越多,大家见得多了,也渐渐“懒得晒了”。

压减产能毫不含糊。河北将去产能范围由钢铁、煤炭两个行业,扩大为钢铁、煤炭、焦化、水泥等6个行业,2017年底提前超额完成目标任务。在此基础上,近3年继续大力压减产能……

绿色转型成效初显。河北围绕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加快转换新动能。2019年,全省高新技术企业增至7233家。2019年,全省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比2017年下降14.2%,今年1—7月同比下降2.3%。

生态改善行稳致远,绿色转型仍面临挑战。燕赵儿女牢记嘱托,越是艰难越向前。

(记者 徐运平 张志锋 张腾扬,贡宪云对此文亦有贡献)

《人民日报》(2020年12月24日 第07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