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接种计划还没完成,美国种族问题又发作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新泽西州民众排队等候接种疫苗。(图片来源:美联社)

《纽约时报》日前披露,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非洲裔美国人的病死率是白人病死率的1.5倍,但后者接种疫苗的比率却是前者的3倍。更令人震惊的是,在非洲裔美国人接种率本就偏低的情况下,还有大批白人涌入非洲裔社区接种疫苗。混乱的疫苗接种再度暴露出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不平等问题。

根据凯泽家庭基金会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宾夕法尼亚州,非洲裔占总人口的12%,白人占81.6%,然而到目前为止,疫苗接种者中仅有1.8%是非洲裔;在密西西比州,占总人口38%的非洲裔人口仅占疫苗接种者的17%;在田纳西州,占总人口17%的非洲裔人口仅占疫苗接种者的5.8%。

信心与信任缺失,是美国少数族裔疫苗接种水平远低于白人的根本原因之一。非裔美国人曾是美国政府在医疗领域滥用权力的最大受害群体:自1932年至1972年的40年间,美国政府一直在美国南方进行所谓的塔斯基吉梅毒研究,研究对象仅限于非洲裔男性。这场完全不顾医学伦理的试验造成了数百人死亡,极大地破坏了非洲裔群体对美国公共医疗系统的信任。居住在底特律的护工辛格尔特里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非洲裔美国人已经受到了太多伤害,他们根本不在乎病毒,因为“这不过是在本就悲惨的生活上再加上一点创伤”。宾夕法尼亚大学急诊医学助理教授尤金妮娅·索思2月6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非洲裔美国人“日复一日”地在医疗等领域遭受不平等待遇,是他们对美国医疗机构产生不信任感的主要原因。

疫苗分配体系存在的缺陷,则令少数族裔更难以获得接种疫苗的机会。美国政府主要将药房作为疫苗接种中心,这让本就在疫情中受冲击更严重的少数族裔和低收入人群“雪上加霜”。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称,研究人员担心,就像很多社区因为收入太低无法轻易获得负担得起的高质量新鲜食品、沦为“食品沙漠”一样,因为药房数量不足或是距离较远,低收入社区很容易沦为“药房沙漠(pharmacy deserts)”,这将导致居住在这些社区的民众难以获得疫苗。匹兹堡大学药学院与非盈利机构西部健康政策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超过1/3的县能够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地点在2个或以下。

与此同时,《国会山报》网站则指出,相较于白人家庭,拉丁裔和非洲裔美国人更难获得稳定的互联网服务,这也阻碍了他们通过网络进行疫苗接种的预约。报道同时指出,这种差异也能解释为什么一些非洲裔社区为并没有在本社区居住的白人进行了疫苗接种。拜登政府过渡团队成员、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执行副总裁朱莉·森田博士称,“越来越多有能力和特权的人先于高危人群接种疫苗。”她指出,“一些可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必需品,比如可以上网预约、一辆开往大规模疫苗接种地点的汽车,对数百万人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拜登政府上任伊始就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百日接种1.5亿剂疫苗的计划。然而,种族主义痼疾在疫苗分配和接种过程中发作,给了本就在疫情中受严重冲击的美国有色人种又一记重击。近年来,美国以白人为主体的人口结构发生巨变,美国白人人口正在呈加速下降趋势,且老龄化问题严重,与此同时少数族裔年轻人口快速增长。如果占人口比重越来越大的有色人种无法实现免疫,美国又何以从疫情中得到治愈?(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