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茶山公园

1615747975593_1.jpg

祁门茶山公园。

不待第一个雷声的催促,春天来得有点猝不及防。暖阳,是一双纤纤玉手,柔柔地抚摸在安徽祁门茶山公园。茶园里的土路阶梯犹如一排黑白分明的琴键,东风灵巧,茶园春曲如波,音域广阔,一浪一浪欢快的涟漪荡漾在游园者的脸庞。

拾阶而上,石亭四周,腊梅花仍在款款流连枝头,白玉兰已露出凝脂花蕾。早晨的阳光还有些怯生生的,午后便大胆地撩人。玉兰花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银亮春光,像滚烫的雪球,不时有一两片花瓣,划着S形曲线落在青石板上。石板路上星星点点的花瓣,像一群小孩留下的凌乱脚印,在白昼描绘出一幅璀璨的星空景象。一簇饱满的槲寄生挂在光秃秃的三角枫树枝上,青翠欲滴,喧宾夺主。枫香清疏,石亭玉立,飞檐翘角,构建出活生生的国画之美。眼前的茶山公园让人欢喜,它自然天成,少有雕刻,甚至有点乡土气,毫不掩饰地裸露着它的朴素与憨厚。一层层茶柯(皖南方言,即生长茶叶的树)匍匐在地,一排排枫香树向天耸立,蓝天的内容丰富了,公园的层次立体了,人们的笑语清朗了。

冬天的白色油茶树花谢了,早春粉色山樱花开了。同时开的还有黄澄澄的檫树花以及竹林里的春兰。它们年年如期相约,从未食言。勤劳的大伯将锄下来的杂草覆盖在茶柯根部,一遍遍细心梳理茶园,呵护着茶叶。茶叶的清香来自大自然的甘露,也来自人们的汗水。

此刻,着上春装的人们将日子打扮得焕然一新。他们穿梭在桂花树和香樟树下,或驻足山顶,俯视眼前的家乡。这里没有大都市的恢弘与气派,却有着令人羡慕的安逸和自在。夏天黄昏,岸上的人们下河洗澡;冬日清晨,河里的雾气悄悄上岸,日子过得如安逸的茶树,春来发芽秋去留香,不紧不慢顺其自然。会品茶的人,能从茶水里闻出茶园花蜜的香气。这个盛产红茶的小县城,每个角落都弥漫着茶叶和花粉的清香之气。

皖南多山,山多茶叶。山石被密密茶树簇拥滋养着,山便有了生命的灵气与活力。茶园即家园,家园即茶园。枫香树像高大威武的卫士,守护茶园。行走在土路上,置身青翠茶园,人成了蜜蜂,看见每一朵花都要激动。穿梭在茶树之间,享受春风拂面的快意,也感受到了茶叶在枝头奏响春的旋律。弯下腰,扶着茶树枝丫,青嫩的绿意溢出枝条,仿佛诗人按捺不住的灵感,急于要从笔尖溢出春天的诗句。

举目四望,茶山公园只是茶乡祁门的一个缩影。随意走进一个村庄,就可见农家房舍外,畦畦菜园田畴,层层茶山竹园。山围着竹园,竹园围着茶园,茶园环绕村庄。此刻,干燥一冬的田泥,有了雨水的润泽,水灵灵的,丰满黏稠起来。新萌的茶树嫩叶,氤氲着千年传承而来的清香。

春满人间福满堂,春天不只是一个季节,更是一份泽被万物的福气。

谢光明/文 王新政/图《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3月15日   第 12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