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国作家】“我讲述了真实新疆,却遭到法国媒体抨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616039783655392.jpg

3月12日,法国作家、记者马克西姆·维瓦斯接受海外网在线专访。

3月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回答涉疆问题时提到,法国作家维瓦斯写了一本书,名为《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他用自己两次亲赴新疆的经历讲述了繁荣稳定的真实新疆。

3月12日,法国作家、记者马克西姆·维瓦斯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网独家专访,抨击了西方所谓学者炮制涉疆谎言的拙劣手段。2020年以来,所谓“新疆种族灭绝”的世纪谎言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媒体频频炒作。维瓦斯曾两赴新疆考察,历时4年完成《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并于2020年底由法国丝路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戳穿了西方炮制的种种涉疆谎言。

他说,以郑国恩为代表的所谓“新疆问题专家”满口谎言,做假研究,造假数据。他表示,支持新疆企业和民众起诉郑国恩,中国“应该用一切手段回击诽谤和谣言”。

以下为采访文字整理:

“真正的种族灭绝发生在北美”

海外网:3月8日,一家名为“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的华盛顿智库发布一份报告,用所谓“证据”证明子虚乌有的“新疆种族灭绝”指控。CNN等西方媒体“如获至宝”、大肆炒作,称之为“第一份证明新疆种族灭绝的独立报告”。您怎么看这份报告?

维瓦斯:这份报告一共55页、33个人署名,我非常了解其中一个人——阿德里安·曾茨(中文名郑国恩)。这个人满口谎言、做假研究、造假数据。

说到“种族灭绝”,人们往往会想到北美印第安人。西欧殖民者到达北美时,大约有1100万至1200万印第安人,后来只剩下20多万印第安人。二战期间,纳粹杀害了600万犹太人。在澳大利亚,数以万计的原住民被杀害,甚至像兔子一样被殖民者“狩猎”。如果要说种族灭绝,可以说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发生了种族灭绝。

但是,我在新疆看到了人口增长,过去40多年来,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555万增加到1200多万,这怎么可能是种族灭绝呢?所以,在新疆搞“种族灭绝”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写这份报告的33个人荒唐至极。

1616036669889136.png

维瓦斯新书《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

“一切都是编造的谎言”

海外网:您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当浏览网上那些涉疆信息时,您能指出其中有大量虚假证词和照片。您是如何核实他们造假的呢?

维瓦斯:自研究新疆问题以来,我每次看到关于新疆的文献,都会去核实。在法国有个核实照片的小程序,输入照片就能找到原始信息数据,就能知道照片出自哪里。一些关于新疆的所谓报告用“照片”说明在新疆发生了某件事,可是这些照片拍摄地却显示是在印度尼西亚、越南或别的地方。我在《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中谈到了这样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维吾尔族妇女”,她满脸是血,一只手被捆在圆凳上,一个“刽子手”在拔她的指甲。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上引起很多关注。但通过照片小程序的核查,我们发现这张照片是在美国的一个摄影棚里拍摄的,照片里的“维吾尔族妇女”其实是一个演员,这一切都是编造的。

我在报纸上或互联网上阅读关于中国的文章时,总是能看到“郑国恩”这个名字。郑国恩在2007年作为游客去过新疆,之后的14年里他再没去过新疆,而是长期在美国生活。这个人的话不可信,每次核实其言论后都会发现他撒了谎。在我的书中还有一个例子:郑国恩在他的推特上转发了一张照片,图中有一只号称在新疆被“强迫劳动生产的”鞋子,鞋子旁边有个小纸片,上面用英语写着“救命!我是一个维吾尔族人,被关在中国监狱。帮帮维吾尔族人吧!”英文写得非常准确,就像维吾尔族人都能说一口流利英语一样。之后,郑国恩又发布了一张放大了的鞋子照片。可人们发现那双鞋子不是中国制造的,也不是在新疆生产的,而是在越南生产的。这一切全都是他编造的谎言。

抹黑造谣的“记者”根本没去过新疆

海外网:您看到的新疆是什么样的?

维瓦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新疆在2016到2018年之间发生的巨大变化,新疆快速的发展让我震惊。在新疆,我看到了现代化大城市,农村变化很大,房屋翻新,公路修整。让我感叹的还有新疆的建筑。我在喀什看到了能容纳1万人的清真寺,而巴黎圣母院才能容纳9000人。文化方面,我看到了很多大型文艺表演。维吾尔族文化无处不在,音乐、歌曲、舞蹈,等等。

与一位维吾尔族女厂长的会面也让我非常难忘。这位女厂长41岁,她在政府的支持下开办了一家服装厂,拥有80名员工,这些员工都是女村民。女厂长的儿子还获得了奖学金出国留学。她说,如今获得的一切,过去想都不敢想。她在讲述故事时特别激动,热泪盈眶。总而言之,新疆人民热情可爱、风景美丽如画、美食让人赞不绝口、交通工具快速便捷,这些优势都能使新疆未来成为一个世界旅游目的地。

海外网:您讲述的关于新疆的真实故事,在西方媒体上会得到报道吗?

维瓦斯:法国《马赛曲报》曾采访过我,这是唯一一家客观报道我的法国媒体。我还曾接受法国某知名新闻网站的采访,然而他们给我设置了一个“陷阱”。好在我事先有准备,在电话采访过程中我全程录了音。我在主页上发布了当时的采访内容,他们也在网站上发布了采访内容。如果比较一下两份采访内容,就会发现他们在撒谎。我不得不和一些法国媒体周旋,每次采访,他们要么给我“挖陷阱”,要么就是恶意谈论我的书。

但是,他们抨击的不是书里的内容,因为书里的内容无懈可击,他们抨击的是我本人。他们会说我“被中国政府操纵了”,说我“太天真了”,说我“根本不懂维吾尔语”等等。曾经有一位记者说我撒谎,因为我不会讲维吾尔语,所以我讲的话不可信。可是,在法国有几百家媒体,没有一位记者会讲维吾尔语,他们和我一样需要翻译帮忙,可是他们却因此指责我。这些记者根本没有去过新疆,只是在转述郑国恩的谎言。

我在我的书中还讲了一个事例:有一个议员在欧洲议会说,在新疆,你如果祈祷,就要被送进“劳改营”;如果你读《古兰经》也要被关进“劳改营”;如果你留大胡子,也要被关进“劳改营”。我亲自去过新疆,我看到过教经学院,我见到过人们在大街上祈祷,我看到过留大胡子的人,所以我知道那位议员说的都是谎言。

1616037221574560.png

2018年,维瓦斯在新疆。

“让造谣者后退一步”

海外网:一些人针对新疆的抹黑造谣由来已久,但近段时间以来似乎达到了一个“高潮”。您认为这背后是什么原因?

维瓦斯:大家知道,美国一直想拥有世界领导权,特朗普曾宣扬“美国优先”,而拜登说“美国回来了”。美国想继续领导世界,而中国发展很快,因此美国害怕了。

美国保住世界领先地位的方法有那些呢?主要有三个。首先就是发动军事战争。美国总是在打仗,往往会袭击远离美国的小国,但是美国无法对中国开战。第二个办法是发动贸易战。美国对中国提高关税,实际上是对华展开经济战,但是中国有能力回击美国,可以采取相同措施反制美国。这样一来,美国只剩下第三种钳制中国的“武器”——宣传。在宣传方面,美国很强大。现在,他们编造出“新疆种族灭绝”这个借口鼓动西方媒体掀起反华攻势。

十年前流行谈西藏,说西藏受到压迫,西方一些人组织游行声援“可怜的西藏人”。现在又流行谈新疆,谈香港。过一段时间,当他们忘记新疆后,可能还会再找一个中国地区,再找一个由头,发起新的反华攻势。

海外网:您是否注意到,最近新疆有企业和民众委托律师向新疆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申请,要求郑国恩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赔偿损失。您认为,这能否成为新疆反击造谣抹黑的有效方式?

维瓦斯:我觉得应该用一切手段回击诽谤和谣言。一些美国企业被美国政府禁止进口新疆产的棉花,新疆人民成了“牺牲品”。那些声称要帮助维吾尔族人民的人,其实是在害他们。对于郑国恩之流的所作所为作出回应是必要的。需要起诉的也许不止郑国恩一个人,但是他具有代表性,起诉他肯定会在全世界引起反响。希望更多人看清郑国恩的真面目,人们了解他的为人后就不会再听信他的言论了。新疆企业和新疆人民做得好!

海外网:希望您的书可以让世界上更多人了解新疆的真相。

维瓦斯:我写这本书时,我认为西方媒体不会报道我的书。新疆问题对美国来说太重要了,西方媒体政客很难承认自己错了,或者承认自己撒了谎。

现在我们已经制定计划,将这本书译成中文版、英文版、土耳其语版、阿拉伯语版。这场斗争还没有分出胜负,但是我希望至少能让造谣者后退一步。(毛莉 任天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