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咖啡香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廖秀桂正在采摘咖啡豆。虎遵会摄(人民视觉)

晨光熹微,小凹子咖啡庄园中,满山的咖啡树缀满了沉甸甸的果实。

每年的11月到次年3月,是咖啡采摘季节。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一片绿叶红果中走来,身后的竹篓满满的,全是红艳艳的咖啡豆。

这位老人叫廖秀桂,是小凹子庄园的主人,也是云南省普洱市最早一批种植咖啡的咖农之一。一粒小小的咖啡豆,成为带动当地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让这里远近闻名。

一块试验田

“来来来,快试一下。”廖秀桂招呼着。

“不错不错,口感层次丰富。”几位天津的游客专程驱车前来品尝。

一杯杯浓郁可口、香醇顺滑的咖啡,出自这位80岁老人之手。廖秀桂用电子秤称取足量的咖啡豆,精确到克,调节磨豆机,均匀出粉,然后小心地将滤纸摊开在滤杯中,用热水浸润滤纸,把研磨好的咖啡粉放入其中,注水闷蒸后,开始匀速加水萃取,俨然专业咖啡师。

柜台的玻璃瓶里装着品种各异、加工手法不同的咖啡豆,都产自廖秀桂自己的咖啡林。从选种、育苗、采摘到加工,他都参与其中。

上世纪80年代末,普洱市尝试推广规模化咖啡种植。廖秀桂也开始了自己的“咖啡梦”。

地处北回归线的普洱市,本是小粒咖啡的黄金种植地带。但收回的咖啡却卖不掉,只能堆在仓库里发霉。上海一家咖啡销售商来廖秀桂这儿考察,甚至一口咬定:“云南,种不出好咖啡!”

为什么?缺乏技术和人才,品种单一,深加工不足,品质不稳定。

一句断语让廖秀桂耿耿于怀,“我就不信了!”

廖秀桂在自己的承包地里专门划出一块苗圃地作试验田,用来试种新品种,从中筛选口感更丰富、品质更好的品种。

在一个老旧的记录本上,还留存着不少当时廖秀桂手绘的咖啡种植地形图。种植海拔、种植平台的长度、定植的株数……一项项精准记录,成为当地咖农最早的种植手册。

两三年后,廖秀桂的试验咖啡取得成果,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位销售商寄去样品。销售商心服口服,回复了八个字:“果酸明显,回甘突出。”

“我就说了,我们云南能有好咖啡!”廖秀桂斩钉截铁。

一片生态园

“别看这个品种个头小一点,但口感风味极佳。”在普洱市思茅区南岛河村的苗圃地里,廖秀桂正在跟咖农们耐心解释他的最新“杰作”——咖啡品种“黄波旁”。

不大的苗圃地里,种着好几种廖秀桂细心筛选出来的咖啡,到了成熟季,红黄相间,让人眼馋。

“廖老师的种苗,一定没问题。”附近的咖农们对廖秀桂信任有加。

信任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廖秀桂是农艺师出身,一边自学摸索,一边给村民们做技术指导,总会反复优中选优,把品质、产量都过关的品种推荐给村民。

90年代,村民们试种咖啡的积极性很高,最多的一家甚至种了七八十亩。村民们种得多了,廖秀桂反而急了:“要不得要不得,这样种不出来。”

果不其然,第二年,种得越多的村民收获反倒少。“这也太难伺候了。”咖农们苦着脸找到廖秀桂。

“冷不得,热不得,饿不得!”廖秀桂赶紧传授精细化种植经验,“咖啡娇气得很,温度太低冻着了,温度太高又热着了,养分不足叶子要黄。”

村民们学了技术,赶紧将家里的咖啡林精减掉,“听廖老师的,管好一亩是一亩!”

让咖啡树吃得饱,还要吃得好、吃得健康,廖秀桂有独门绝技:将发酵过的咖啡果壳、果皮运到咖啡林下,埋在树周围,“这可是最好的有机肥。”廖秀桂乐道。

1997年,廖秀桂承包了南岛河村的这块土地,当时还是一片待开发的山坡,作为“咖啡梦”的孵化基地。“别看现在这儿山清水秀的,刚来的时候水土流失严重。”

顺着廖秀桂手指望去,哪还见往日荒芜的痕迹,只是满目郁郁葱葱,高层伞状荫蔽树,半高层花卉果木,中下层咖啡树,形成良好的立体种植生态系统。

林子是当年和咖啡树一起栽种的。为了给咖啡树遮阴,廖秀桂精心挑选苦楝树等树种。“遮阴效果好,还有防虫效果,不使用化学除草剂、杀虫剂,生态环保。”望着这片成长起来的生态咖啡园子,廖秀桂眼睛里闪着光。

现在,廖秀桂的咖啡园面积达300亩,种植有40多个品种的咖啡,平均亩产250—300公斤,品质也有口皆碑。

不少村民慕名而来,学习咖啡种植技术,盼着苗圃里试种出来的好品种。

“都是在生产种植中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办法虽然土,但是实在。”廖秀桂将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也第一时间无偿将种苗分发给当地咖农。在他的带领下,现在南岛河村几乎家家都在种植咖啡。靠着发展咖啡产业,当地人建起了新房,年收入能达3万—5万元。

一个精品梦

从荒坡到咖啡庄园,从咖啡种植到生产精品咖啡。产量高,品质稳定,小凹子已经是普洱市最好的咖啡林之一。

“庄园的成长也见证着云南咖啡产业由小到大的历史。”

现在,整个普洱市咖啡种植面积77.59万亩,年产咖啡豆5.7万吨,共有咖农6.1万户24.58万人,是我国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品质最优的咖啡核心主产区和贸易集散地,产品出口到了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沙特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这款日晒咖啡豆非常受欢迎,每次一出来就抢光了,最近连我自己都快喝不上了。”廖秀桂有些得意。

做精品咖啡,做云南自己的咖啡品牌,一直是廖秀桂的梦想。如今,像他一样有“咖啡梦”的人还有很多。越来越多的“90后”正在接棒,通过产业升级发展云南精品咖啡。廖秀桂的孙子廖世豪就是其中一员。去年,他大学毕业,回到庄园,成为新一代咖农,参与策划了许多庄园活动,给这里带来更多活力。

最近,庄园里的咖啡体验馆热闹得很,一些年轻的咖啡师专程从北京、成都来到咖啡原产地学习,还有很多游客前来体验。

“从采摘鲜果,到最后的咖啡冲泡,你可以体验到从种子到一杯醇厚咖啡的全过程。”廖世豪说。

“原来电影《一点就到家》里‘远山树林的味道’是真的。”在小凹子咖啡庄园,品尝过咖啡的游客由衷感叹。

云南咖啡原产地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中国咖啡市场还有很大消费潜力,我想让更多人品尝到云南的咖啡,体验咖啡文化。”廖世豪想做的更多。

“年轻人的‘咖啡梦’会做得更好!”廖秀桂很是欣慰。(记者 李茂颖)

《 人民日报 》( 2021年03月19日   第 04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