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早该正视自身的人权问题了

  美国早该正视自身的人权问题了

  【鸣镝】

  3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次会议对美国的国别人权普遍定期审议。不出所料的是,美国仍然拒绝采纳世界各国在其国别人权审议中提出的大多数建议。然而公道自在人心,世界各国人民既看到了美国在国内人权状况上的重重痼疾,也看到了美国在国际人权事务上的动机不纯。

  其实,早在2020年11月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别人权审议工作组第36次会议,就对美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审议。110余国代表发言,针对美国人权状况提出批评和改进建议,焦点集中于美国尚未批准大量国际人权公约、对国际刑事法院工作人员实施制裁、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他国实施单边强制制裁、武装干涉他国内政、在海外军事行动中杀害他国平民、系统性种族歧视及执法机构针对非洲裔的严重暴力行为、妇女儿童贫困者等弱势群体权利保护不力、设置域外监狱进行非法囚禁、严重枪支暴力、以残忍不人道的方式对待移民或寻求庇护者等方面。

  美国的国内人权纪录并不光彩,甚至可以称得上劣迹斑斑。回顾历史,美国西进运动中对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的大规模屠杀使其人口下降了95%,近乎灭绝;黑人奴隶制在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之后依旧延续近百年之久,种族隔离制度更是直到20世纪中后期才逐步终结;针对华人劳工的排华法案、针对日裔侨民的二战集中营等,也都是美国人权历史上的疮疤。

  由于在人权理念上的偏执狭隘与故步自封,美国在国内人权保障方面存在很多痼疾,且长期未见改善。为世人所熟知的如执法司法领域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日益泛滥的枪支暴力,贫富分化愈演愈烈,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得不到应有保障等。仅以刚刚过去的2020年为例,美国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导致死亡病例高达数十万,严重伤害了民众的生命权与健康权;美式民主制度陷入结构性矛盾不可自拔,公民政治权利被金钱政治与党派斗争所扭曲;美国少数族裔遭受系统性制度性种族歧视,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跪杀令举世震惊;美国高官蓄意将新冠病毒与特定国家特定地域相关联,致使亚裔沦为种族仇恨犯罪的攻击目标;美国贫富差距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加速扩大,底层民众的生存境况进一步恶化。

  与美国国内人权相关的一些数据更是让人触目惊心。2020年,美国有超过41500人死于枪击,平均每天有110多人;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占全球总数的近20%;美国白人家庭平均财富是非洲裔家庭的近10倍;美国女性被枪击致死的概率比其他高收入国家高21倍;美国有1280万名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缺乏食物保障的老年人口高达550万。

  美国是“人权外交”的主要玩家,其在国际人权事务中的所作所为呈现出如下几个特点。

  其一是利己主义,在事关全球利益事项中坚持美国利益优先。在当前世界各国纷纷紧张防控疫情的背景之下,美国利用科技与资源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垄断全球疫苗供应,大量囤积远超其人口需要的新冠疫苗,并拒绝与处于紧急状况中的其他国家分享。

  其二是霸权主义,打着人权的旗号大肆干涉他国内政。美国以本国法律为基础,对全球多个国家实施单边强制制裁,引发严重人道主义灾难;频频组织武装力量入侵他国,在军事行动中导致他国公民大量伤亡。2020年3月,国际刑事法院批准对美国军事和情报人员在阿富汗所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展开调查,随后美国多次宣布对国际刑事法院及其工作人员实施制裁。这种对国际刑事司法系统和法治的严重攻击行为,引发了国际社会严重不满和强烈担忧。

  其三是工具主义,在人权事务中采用双重标准,以维持对美国有利的世界体系。美国每年发表“国别人权报告”,对世界各国的人权状况评头论足。美国的基本原则是对自身严重的人权问题视而不见,对盟友的人权问题柔和相待,而对其他国家则大肆攻击,甚至不惜编制谎言、罗织罪名。例如,美国一方面以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受损为由,在一些国家或地区煽动游行示威,并在国际上高调指责这些国家或地区政府在恢复社会秩序过程中过度使用武力,另一方面却在本国动用警察以实弹、催泪弹、橡皮子弹、胡椒喷雾等暴力对付国内抗议示威者,引发联合国相关机构的批评。

  无论是在国内人权领域,还是在国际人权领域,美国都既算不上“优等生”,更没有资格充当“教师爷”。美国在国内人权事务上劣迹斑斑,在国际人权事务中肆意妄为,对于全球人权治理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长期以来的种种事实一再表明,美国关心的既不是国内人权状况的改善,也无意于促进全球人权事业的进步。在美国当权者看来,人权只是一种可用亦可弃的工具;区分意识形态、维护国家利益、争夺世界霸权,其重要性都要高于人权进步。美国应当借助此次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别人权审议的契机,对自身的人权状况以及人权理念进行彻底反思。

  拜登就任总统以后,美国再度祭出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人权外交手段,炒作香港、新疆等议题,对中国展开新一轮的攻击。当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把中国维护国家主权、消除恐怖主义乃至扶贫搬迁、封城抗疫等行动都与侵犯人权扯上关联之时,这种污名化伤害的不会是中国,而只会是人权事业本身。实质上,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内人权保障理念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人权治理理念,对美国而言未尝不是一种启示。

  (作者:郝亚明,系贵州民族大学特聘教授,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