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嫁”给“工地”的高棉姑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 | 黄耀辉

“金金,请你把发言稿翻成柬文,明天上午要用。”3月12日下午,陈金金在办公室接过西港项目质量监督部王主任递过的发言稿,随即瞄了几眼,用熟练的汉语答道:“主任,里面都是专业术语,需要晚上找资料才行。”

王主任连忙解释说,你只要把发言稿里的“技术比赛”、“成绩优秀有奖励”等重点词语表达清楚,明天上午向现场所有的柬埔寨员工讲清楚就行了。

3月13日上午,西港项目工地现场如期举行了“技能成就人生,人才创造奇迹”首届员工技能竞赛启动仪式。西港项目建管委主任乐建华希望所有参赛的员工,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融入日常的西港项目建设中,努力创建优质工程。

随后,陈金金把竞赛目的向工地上的同胞重复了一遍。很快,现场同胞向她求证:技术好,真的有奖金?她说,那就看你技术好不好喽。

图为陈金金在工作之余阅读中文书籍。

陈金金是西港项目的柬文翻译,土生土长的地道高棉姑娘,但能熟练地与工地上的中国人用汉语交流,成语,歇后语张口就来。

2010年8月8日,陈金金正式受聘进入华电额勒赛水电项目,她说,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就是担心这天会应聘失败。即便在后来风靡一时的网赌“翻译热”,她也没被“高薪”挖走。她说,自己的中国朋友都在华电,华电的中国人来自中国各省,比柬埔寨人还多。

陈金金的父亲有四分之一的高棉血统,母亲是越南华裔。她回忆说家中姊妹多,无钱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浪迹江湖。她称自己的汉语开始“很烂”,母亲教的全是“变味”的中国简单的日常方言生活用语,到华电应聘时还在担心落选。她说自己的汉语是自学的,向当地华校请教,在手机里下载华语歌曲和笑话,电脑里都是“中国故事”。金金说,后来,华电的每一个中国朋友都是最好的汉语老师。

金金记住了母亲用柬语说的“私房话”:学好汉语不会吃亏。

2019年底,陈金金从华电额勒赛水电厂调到西港项目上,她负责“对外联络”和翻译资料。金金笑着说,自己就是一座桥,这头是“娘家”华电,那头是“夫家”政府。每一次接触,总要想往“娘家”挣点好处。当地政府的人笑她:太过了。

这些都是笑话,陈金金说,最不好笑的是去年的“疫情”,出入工地、宿舍要“戴口罩”、“勤洗手”、“少聚会”、“隔离”等名词,至今仍恐惧,尤其是批准“回家”的同胞,在家要求也不能与外人聚会,回来还要说清楚自己在家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到了哪里……。她说,自己是“老华电”了,可以做到,但对公司许多新来的同胞却很难理解,自由惯了,她的工作就是要让同胞理解公司,守规矩,不能无原则地“自由”!

金金说,起初很担心同胞不听劝,要八小时之外的自由。这是大事,一个人感染,整个工地的人都“遭殃”,影响太坏。她说,自己对公司疫情严控要“吃透”,政府每天的“说话”,她要留意,她要换个话题告诉同胞:疫情防控,不是公司的要求,是洪森首相说的,听洪大大的话准没错……

陈金金总说“娘家”很给力,在柬埔寨重大传统节日期间,公司派专车接送回家,回来后集中隔离,隔离的员工有专人送饭,还不扣工资,保证了同胞的“铁饭碗”。

金金还说,每次回家,父亲见女儿待字闺中,就劝说,男人的话不可信,公司里中国男人的话可信。

金金安慰父亲:早把自己嫁给“中国”了。

2020年呀,总算阿弥陀佛了,她说。

2021年3月18日西港工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