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就业市场招工之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3月20日,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举办“稳岗留工”春季招聘会,150余家企业提供近万个热门岗位。图为市民在招聘会上求职。贺敬华摄(人民视觉)

2月22日,贵州省毕节市举行“春风行动”专场招聘会。图为求职者在招聘会上交流。韩贤普摄(人民视觉)

“介绍1人,最高奖励2600元”“介绍100人,就赚26万”。不久前,多幅关于“招工”的农村路边墙体广告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随着今年的生产大幕拉开,三月成为用工招聘的火热期。从路边的“拉人”广告到人才市场用工方排起的长队,种种迹象既折射着今年招工的热度不减,也展现了近年来劳动力市场供需两端的变化。

招工、就业变在哪儿?各方如何应变?记者采访了一些省市人社部门、企业的有关负责人和员工。

“开门红”撞上招工难

除了诱人的奖励,上述农村墙体广告下方还有一行小字“格兰仕招工福利”。据了解,格兰仕在广西贵港、玉林、梧州、钦州等一线员工主要来源地区,专门制作了这样的广告,就是为了让招聘信息更加精准地抵达当地。

热切招人的背后,是企业激增的用工需求。格兰仕企划部部长游丽敏告诉本报记者,从去年开始,企业大幅增资扩产,人才缺口随之扩大。去年,公司招聘了包括应届大学生、技工人才、研发人员在内的1万多名员工;春节前后,再次面向社会招聘一线生产人员,“还存在上万人的缺口”。

如今,在格兰仕,每天有约15万台微波炉生产下线。“自去年疫情以来,国内国际市场对健康家电、居家产品的消费需求一直在增长,对新产品的需求也持续增加。”游丽敏说,今年一季度,公司的外贸订单已经是满荷状态,成熟订单排到了下半年甚至三季度以后。

招聘必须快步跟上。2月底那段时间,公司每天有千人左右的新员工入职。“越快越好,登记、面试、培训,一经合格马上入职。”但游丽敏也感慨,“招到成熟的技工确实不容易。”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介绍新人入职即给予现金奖励,这样的做法在不少用工大企业都有。“招工难”则是不少企业负责人的共同感受。

“现在招工的确是比以前难了很多。”自春节以来,阳光中科(福建)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人事行政负责人魏晓燕几乎没歇过,一条接着一条的招聘信息在她的朋友圈刷了屏。跟不少企业一样,阳光中科新开的生产线正“等人开工”。“工人早到一天,生产线就能早一天开动,订单就可以早一天交付。”

从家电制造到新能源,从出口行业到新兴产业,不少企业新年迎来订单“开门红”,但招工难的问题也越发凸显。

人社部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排行情况就显示,100个“最缺工”的职业中,36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短缺程度加大的34个职业中,有16个职业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制造业人才需求将继续保持旺盛势头。

从“老板挑员工”到“员工挑老板”

“最近每天早晨都能看到好多人来公司报到,光一个分厂就有好几十人,其他厂可能还要多。”周燕在广东省东莞一家制造企业工作近10年,见证了近期公司招聘的火热,也见证了当地这些年的“人来人往”。

在她看来,这些年招聘的变化挺明显:“以前都是公司挑人,10个人里招两三个,要的都是最好的,看学历、看沟通和表达能力,面试都能有好几关。而现在,只要是合格的劳动力就行。”也有企业负责人表示,在不少沿海城市,过完年后员工“不管何时返工,工作都不愁找”。

从“老板挑员工”到“员工挑老板”,这种直观感受反映了劳动力市场上供需两方天平的倾斜。

周燕所在的公司,就从10年前的五六千名员工发展到现在1万多人,公司扩张到拥有3家分厂,现在第4家厂又在兴建中。“企业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印象中一直在招人。”周燕说道。企业不断发展壮大,随即带来劳动力需求的扩张,这是许多制造企业的发展轨迹。

但是近年来,劳动力供给端发生了显著变化。

看总量,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出现了相当长时期以来绝对数量的第一次下降。不少专家提醒,中国人口和劳动力供应格局逐步变化,劳动力“无限供给”成为过去。

看区域对比,差异正在缩小。“论收入,现在地区差异不太大了,在当地也能拿到差不多的工资,出远门务工的意愿不比过去。”广东长虹电子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陈小泉对近年来的招工形势有感触。今年,长虹提早准备,春节稳岗,再加上当地人社部门的帮助以及长期以来与周边职业院校进行校企合作,眼前用工形势良好。但在企业眼中,市场上劳动力供给逐年减少、招工成本持续增高的现实却不容忽视。

“现在中西部地区经济也发展了,许多地方通过发展产业脱贫致富,就地就业机会更多了。再加上自主创业空间更大,年轻人就业选择多,很容易养活自己。”魏晓燕说。

看人群,新生代劳动者也不一样。“‘95后’‘00后’劳动者表现出不同的特征,他们更加关注生活环境和自我发展。”陈小泉介绍,现在,年轻劳动者在长虹占比达到四成以上,并呈逐年升高的趋势。

游丽敏说,格兰仕一线员工年龄结构年轻化,“90后”“00后”已日趋成为主力。“不管生活在哪个圈层,他们对快乐生活、快乐工作的诉求更突出,对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感要求更强,渴望更加平等、相互尊重的工作环境和更好的待遇。”

有地方人社局负责人直言不讳:“90后”已经成为劳动力主力军,相对于“80后”“70后”,他们更不愿从事车间工作,制造业“招工难”问题进一步凸显。

“花式”举措招人揽才

时下,选才用工,成为企业越来越突出的一道考题。

2月20日,春节后刚上班两天,广东中山市人社局就派出工作组,分赴广东肇庆、河南、广西、四川、湖北、贵州、云南等省内外主要劳务输出地,开展招人揽才的工作。

“像这样大规模分组出去还是历年来的第一次。”中山市人社局副局长郑海声带队去了贵州。这次外出,除接返老员工外,他们还致力于招聘新员工,开辟新地区的劳动力市场。不仅局里的人员,重点企业、人力资源机构等负责人也一同前往。说到背后的原因,郑海声解释,中山市外向型企业较多,今年许多企业接到的订单旺,普工、技工的用工需求都比往年更大。工作新举措正是顺应形势所需。

实际上,从企业到各地人社部门,近年来围绕招聘和就业的相关工作也在不断调整。

“这次到贵州,当地普遍反映月工资要到4500元以上才愿意来。”郑海声了解到。据介绍,目前中山市普工平均工资约4500元,技工平均工资超5500元,今年春节过后,当地薪酬待遇普遍有10%的提高。目前,来到中山的全新务工人员达10万人。

薪酬待遇是“门槛”,配套福利也不能落下。

如今许多工厂园区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车间、宿舍、食堂的配置,不少大企业着力提升“软环境”。

“我们的园区里有运动场、健身房、图书馆、咖啡厅、电影院;车间里也建设美丽工厂,花花草草都有认养人。”“宿舍里热水、空调、电视、网络、洗衣房是必备,生活园区也有足球场、篮球场、健身房、阅览室等,每月还安排班组团建。”一些企业负责人说。这样的变化,周燕也看在眼里。“条件的确在改善。不然人家来了一看,别厂有的你没有,自然不愿来。”

一边是提高薪酬待遇,改善生产生活环境,招人揽才;另一边,则是企业紧锣密鼓地转型升级,自动化、智能化提升。

“随着招工难的现象日渐突出,企业为招揽人才付出的成本也会更高。除了政府援企稳岗的政策支持外,企业自身也需要依靠内部的流程优化、智能化提升来不断增强竞争力。”陈小泉说。

近年来,“机器换人”在制造业内逐步推开,但在节省人力资源的同时,也对工人的操作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此外,有些工种仍无法被机器取代。

“基本面上还需要大量员工。简单重复危险的工作会逐步被机器人替代,但随着工业4.0基地、智能制造的推进,对人机配合作业模式的要求会更高,也需要更多有技能的操作工人。”游丽敏说,未来要有持续、稳定的人才队伍,需要企业的自主培训,也需要专业院校的合作支持。(记者 李 婕)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3月31日   第 11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