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源来自传》 • 第六章(中)

郑源来自传

第六章 九死一生

2.草木同悲,冤魂试问天

据各方不同的统计,在红色高棉三年零八个月的统治期间,因强制迁徙、劳役、饥荒、疾病或迫害等各种原因,柬埔寨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200万人,占当时柬国人口四分之一,是20世纪中最血腥暴力的人为大灾难之一。目前在柬埔寨发现的埋人坑超过20000个。

法国学者拉古特把柬埔寨这段惨绝人寰的历史称为“自我灭绝的屠杀”(autogenocide)。在这其中,原有约80万人口的华裔死亡超过一半。

“新人们被视为毫无价值,失去对他们无关紧要、毫无损失。”红色高棉的领导人之一英萨利曾在他起草的一份文件中如是表示。人民,尤其是“新人的生命”在统治者眼中如同蝼蚁一般。

然而,在这世界上每个人都不是孤家寡人的,都有自己的亲人、朋友,有自己的家庭。但不幸的是众多亲人死于非命,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撕得支离破碎,这样惨不忍睹的悲剧就这样随时发生!从红色高棉的残酷统治中艰难走过来,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伤痕。

我的大家族共有50多位家庭成员,陆续罹难。最悲惨的高峰,我的父亲、母亲,还有大哥和四弟,四个人竟然在一个星期内往生。还有我没看到的,其他亲人被“黑衣”骗去一起处决,可以说是一家人几乎死光!我父母抚育我们亲兄弟共七人,六个被杀害,这么大的家庭只有我是幸存者,带着破碎的小家庭奇迹般地躲过这一劫,所以说我终究还是落得家破人亡,我常常觉得自己孑然一身,抱憾终生……

其中我三弟一家8口人,五弟1人、大姐一家8口人、岳父母一家9口人,全部殒命于谎骗报名去越南,而被红高棉残忍杀害!血淋淋的事实,怎么能让我平静和释然?可怜到最后,我大家族只剩下不足一席之寥。

这个噩耗是越南军队打进来时,巧遇逃到同座深山里的一群朋友,他与我的家庭父母、兄弟、姐妹同住在华灵社,根据他亲眼所见到发生的一切,向我讲述残忍的事实。当时“黑衣”用一条绳子捆绑十多个人,并用木棍一人打一槌,然后全部推向卜哥山的万丈悬崖峭壁之下……

在红色高棉大清洗的政策之下,许多“新人”因被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惨遭屠杀。那段日子“黑衣”玩弄手段,突然宣布征集“新人”报名去越南,送去越南替换战俘就自由了。

在红色高棉的黑暗社会里,人们不仅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吃、住、行,一律受到严格控制,就像囚犯跌入无底深渊,任意宰割受尽折磨。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懵懂无知主动报名去越南替换战俘,他们哪里知道暗藏杀机,是罪恶的阴谋圈套而已。古语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主动报了名,你的意图被定性为投靠敌人,罗织反动罪名,不打自招顺理成章地下令处死。

3.追忆父母亲之往生

人们感觉生与死的界限并不是壁垒森严,好像是一纸之隔而已,至于活着的人有太多难以与亲人割舍的缱绻思念,焉不知今夕是何夕!那一年荒野的草长得比人高,漫山遍野丛莽郁郁苍苍的模样,掩过路旁的白骨、坟墓里的冤魂。仰天痛饮上苍流泪成一派悲伤的景象,充沛的雨水含带着血泪一齐往下滑落。

我的父亲郑贵雄身体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什么病痛缠身,回想昔时,他是一位榴莲园劳动的硬汉,转眼变成瘦骨嶙峋,真是好怜悯。红色高棉里他被定为第三力量“新人”,每天粮食定量少得可怜,一个好好的人,活生生被饿倒。他在红高棉的加速摧残下,老得如此之快。

但是这一刻我无法在他身边。我的父亲,他老了。死神已经在门外贼头贼脑地窥探逼人。他病了,他的力量就像一股柔弱的胶泥娃娃任人摆布,马上就能被松软的土地吸走,他为自己翻个身都非常非常困难。他的病在恶魔横行的年代已是真的“无药”可治。

父亲受不了饥饿的煎熬病倒在床上,恳求母亲去食堂看看饭是否已经煮熟?母亲擦了擦眼泪,就起身过去看。食堂里的饭还没有熟呢,但却散发出一团团香喷喷的气味,母亲闻到胃口就有一种忍受不了的感觉,同时肚子也要闹革命。

也许很久没有吃过饭,她老人家是非常饿的。袅袅的热气在空气中慢慢地散开,她感觉到父亲的生命也是一步步逐渐的消失。那样的状态,映衬在我母亲的眼帘,内心更是火急火燎的。一名老社员无情斥责着母亲:“你们不努力工作,光想要吃饭怎么行!滚出去!”煮饭的人把我母亲赶了回来。

母亲痛苦而又失望地回到父亲身边。父亲听到门开的声音,眯起的双眼亮起来,看到两手空空的母亲,目光嗖的一下就又暗淡无神,成了一片死灰。片刻,他翻个身儿又沉吟着,再次叫母亲去看看,现在应该熟了,都过了这么久了。他虽已行将就木,因为饥肠雷鸣而让人特别清醒,清醒之中又带有一种望眼欲穿的祈盼,而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状态。

就这样,刚从食堂走回来几分钟不到的母亲,在父亲的渴望当中再次来到食堂拿饭。这一次比上次更是时运不济,碰见“黑衣”社管人员在巡查。同时听闻来意直接斥说:“大家在田间劳动都还没有吃呢!你就三番五次地来讨饭吃,像是资产阶级的灵魂死灰复燃、重来复辟?”母亲吓得身体发颤,连忙转身折回。

回到棚屋时,父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时间实在不能挽回了,情况很是糟糕,阎王征召逼在眉睫,想来真是寒心。伟大的父亲一生忠厚待人和颜悦色,在红高棉的结局遭遇实在是万箭攒心,下场非常凄凉。

他饿得没有一丝力气,仰卧着望向屋檐。或许他在回想昔日:辛勤耕耘、精心打理的榴莲园,园里盛满家人的欢声笑语;他摘下草帽,靠着一株粗壮的果树歇息,满脸慈祥地看着孩子们相互追逐,从这边跑到那边,非常清心如意。就在这关键时刻,母亲终于讨得一碗稀粥,急忙赶回来,但一切都已来不及,我父亲带着饥饿撒手西归。

我们做孩子的为什么不痛心呢?母亲的心情谁能够理解!真是惨绝人寰。父亲的丧事没有任何仪式,由我大兄锦昌,三弟源璧,四弟源川,大郎荣光(姐夫)四人共同处理善后。用一张草席简单把父亲的尸体包裹好后,四兄弟就抬出去埋葬。因草席太短,我父亲人高脚长,只见两只脚摇晃不休,孩子们抬着他一路往前去安息。

听闻父亲惨死消息后,我心情极度悲哀。当晚暗自痛泣流泪,仰望幽邃湛蓝的夜空,星光依旧闪烁灿然,感叹父亲魂归何处!当时的人和事浮上脑际,想着真是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红色高棉这些恶魔,使得无数生命的鲜血洒在荒山野地,他们这些恶贯满盈的妄徒,终极必遭到天谴根除。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和压抑,在肆无忌惮地嚣张,这样的黑暗社会,生命脆弱如丝,被应声断送!

我坚韧地含着泪珠,不得不坚强、勇敢、静观其变,等待柳暗花明之时,始终颠扑不破的信念,将来一定继任父亲的光荣事迹,来为社会慈善作出一些应有的贡献。

我的母亲为照顾父亲日以继夜,在困苦中殚精竭虑,父亲撒手人寰之后,她老家人家再无气力支撑下去,一段时间后竟也成为饿殍。但不知道安葬在哪里,随便“黑衣”摆布,长眠于乱葬岗子吧。子孙又没有在她身边,那种情况病时无人照料,年纪老迈实在痛心疾首。只是听到活下来的亲戚讲述,她老人家当时饭吃不饱,只见皮包骨,后来杳无音讯。一对恩亲,儿爱反哺,而亲不在。怎能不令人心酸呢?

触景伤情回忆往事,旧社会父母离开了人世,白事照传统习俗办理得非常哀荣。但父母在红高棉的残酷社会里,不仅财物殆尽,尚且一文不值,真是想到这里泪如雨下。

兹列举柬埔寨华人办白事(即丧事)的概况。经过红棉后,红、白事比较简化。

文化是一种极具重要的人类灵魂的承载,透过文化精髓点点滴滴的传承,看到文化理想之绽放,像是看到一座座群体雕像,文化渗透到每一代人的精神世界,强调实践活动而不断催生出新的时代风采。请看柬埔寨华人的文化底蕴,有红、白事之别(红事前文已有讲述)。

首先来讲柬埔寨华人对父母亲辞世后的一系列程序。如父或母往生应该要落发守孝。入殓时必须由法师来主持,首先在棺材里面放上一些双头金草纸(防备尸体流水),或者死者平常喜欢用的东西,如金银首饰等。然而盖棺之前要孝男、孝女、孝孙去看最后一面。盖棺好后,金钉落打封闭,法师捶第一支钉就做口诀,落打就念:“头支钉,打下无忌好时辰。二支钉,打下子孙代代兴。三支钉,打下家族添财丁。四支钉,打下荣华富贵命。五支钉,打下生意事业盛。六支钉,打下福禄寿生成。七支钉,子孙钉,也叫七彩钉,儿子兴旺满家庭。”第七支钉是棺木原有的钉,只是绑着七彩丝线而已,不用落钉,封钉好后并用胶泥黏住棺木缝隙(防漏味道)。然后吊孝开始,接着法师瞻仰烧香宣读悼词曰:“三支香来插某某你妒中,唯得你某某寿终正寝,此时子孙来守领孝,我代你赐孝大兴隆。三杯酒来拜某某你前厅,难得某某你忠心者,今日子孙来守领孝,我代你赐孝在前厅。”然后向妻子、孝男、孝女分发孝服,接下来先发给妻子。悼曰:“贤妻赐你白头巾,今天夫妻别了亲。孝服赐你无限期,还了夫主一点恩。”长子:“头房赐你接孝衣,头花槡扙赐一支,孝服赐你无限期,报你家父(慈)恩大如天。”二子:“二房赐你接孝服,头花槡扙是宗族,孝服赐你无限期,麻索花腰是宗族”。三子:“三房赐你白头巾,头花槡杖赐你身,孝服赐你无限期,报你严亲大功恩。”媳妇:“媳妇赐你白头巾,还父功劳行孝身,孝服赐你无限期,还父功劳记在心。”大女儿:“大女儿赐你白头巾,还父功劳生妳身,孝服赐你无限期,还了父亲养育恩。”二女儿:“二女赐你白头巾,还父功劳似海深,孝服赐你无限期,还了父亲养育恩。”

棺木前面设有灵床,供人瞻仰祭拜,且有人给予主持祭奠,如社团吊祭、献花圈;各宗亲代表、各校学生行祭、读祭文、唱祭歌、奏哀乐;礼成后出殡之时,大概八人扶柩出丧置放灵车(乡下大概十个人杠抬灵柩)。然后家里放鞭炮驱逐邪崇,灵车两边也有挂挽联。一路上散布金纸、花瓣,还有各校师生及社团代表送殡、大锣鼓奏哀乐、亲友车队、挽轴列队送行,场面很哀荣。尚有一些未送殡的亲友,留下来在后面协助设置灵堂,布置灵厅,准备回灵来可以安放香炉。灵床上写着某某人之灵位,上面横写致其哀,两边也有写挽联:“朝夕不闻亲笑语,思亲只见父(母)灵前。”下面缚着一条白布床裙,中间还画个圆圈,里面有画竹或松树;并写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灵堂前面两边还摆设一对长条挽联,上书道:“山中亦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灵堂布满社团、亲族挽轴,铭旌长幡标明着死者的出生地。譬如中国广东省某某县某某乡,年月日都写明铭旌上面,同时也挂在灵堂边头。大门横楹写“三年读礼”(是代表守孝三年的意思),大门两边左右哀联一对辞曰:“扶桑此日骑鲸去,华表何年化鹤来。”

灵车移柩到达圹场时,殡葬队立即从车上抬柩下来,然后在圹穴边绕行三圈,葬礼时有和尚念经超度,继下来时辰一到,交由葬殡队处理善后。三日后全体受孝人再去巡坟,种甘蔗、香蕉树、放野雌雄鸡一对。从过世第一日至第七日每日都要祭拜饭菜、守灵。受孝人不许穿金戴首饰、红色衣服,百日内不得外出访友、理发;胸襟前扎着一小块黑布,或袖子缠着黑纱,辫子上扎着白布条,表示带孝哀悼意思。接下来做完七,百日、对年、三年后都要为死去的人做公德,做纸屋,里面有碾磨谷子(粟)和舂米习俗,都是上链自动旋转绕行,以及牛头马面、仙鹤、幢幡等等来作冥献祭拜。

长子抱着香炉和兄弟姐妹们跟着和尚念经超度引魂过桥,随后全家人在法师的主持下都脱孝还凡;公德完毕烧掉所有冥礼以行送去阴曹交给有关指定之主人,东西都标名清楚,别的野鬼也不敢乱来抢走。每次做公德给父母都有请客摆饭局。

三年公德完满后升高上龛,以后每年到这个日子都有丰富饭菜奉拜。柬埔寨华人传统的礼俗叫做“祭祀”,然后每年清明时节也带着子孙去扫墓。以上记述对父母辞世做法事大概情况的写实。

年老时有的人活着还请师傅看风水做坟墓也叫作生基,生基修好还要看时辰择日开光完山举行供奉仪式,礼拜斋品五样:1.青斋(素)菜一盘;2.大桔一盘;3.面条一盘;4.糖粒一盘。回忆红高棉的惨剧,父母归天哪有享受过去这样的人生传统习俗,真是叫人痛不欲生!

再说红色高棉实施“打资本家”行动,简直把生命当儿戏,凡是认为有嫌疑的人都被抓去,基本上是有去无回。就算你不是朗诺政客或资本家,他们照例规逼供,迫你承认自己确实身份就是“资产阶级或政客”,还要求说出所谓“同党”的底线,如此拨出萝卜带出泥,一人被抓,无辜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将受牵连而送命。“打资产”时,我已被迫离开他们,迁移到国公省盐田村去,幸亏免受波及。

注:《郑源来自传》一书由作者郑源来勋爵授权柬华日报独家连载刊登,未经作者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或抄袭本书。

《郑源来自传》 • 第六章(下)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