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老汉治沙(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④)

1124296066_15537595082551n.jpg

前排为:第一代治沙人张润元(中)、第二代治沙人郭万刚(右)、石银山(左);

后排从左至右依次为:第二代治沙人王志鹏、程生学、罗兴全、贺中强,第三代治沙人郭玺(2020年3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范培珅 摄

你相信吗?六个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治沙造林,超过了万亩。

腾格里沙漠如同一匹饥饿的老狼,虎视眈眈盯着它南缘的这块绿洲——古浪县。而八步沙,是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

“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要顶着沙进!治沙,我第一个顶上去!”1981年,眼看着沙漠“得寸进尺”,甘肃古浪县土门镇的石满老汉倔劲儿上来了。

他联合同镇的贺发林、张润元、郭朝明、罗元奎、程海,以联户承包的形式组建了八步沙集体林场,向沙漠宣战。消息传开,很多人都不理解:别人承包良田,你们盯着沙漠,图个啥?

六老汉却态度坚决:沙治不住,早晚要喝西北风!

几番较量,他们发现:沙漠确实不好对付。大家没经验,按“一步一叩首,一苗一瓢水”的土办法栽树苗。头顶烈日,脚踩黄沙,几场大风刮过,活下来的树苗连30%都不到。

“只要有活的,就说明这个沙能治!”西北汉子胸膛能顶风,嘴里可吞沙,但膝盖丝毫不会打弯。六个人,没有一个退缩。

可是,怎样才能提高树苗存活率?

六老汉索性住进沙漠。吃饭,每人带点面粉、干馍馍和酸菜,用几块石头支个锅;睡觉,沙地上挖一个深坑,用木棍撑起来,盖一帘茅草,钻进“地窝子”。

失败、尝试、再失败、再尝试……六老汉一边打听求教,一边反复摸索。终于,他们发现一个好法子:树窝周边埋麦草,能把沙子固定住,刮风时就能把树苗保住!

从此,“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的治沙办法在八步沙推广,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大幅提高。经过10余年苦战,六老汉硬是驯服了4.2万亩沙漠。

岁月不饶人。有一次,贺发林昏倒在树坑旁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后查出肝硬化晚期。弥留之际,他把儿子贺中强叫来,当众说:“娃娃,爹这一辈子没啥留给你的,这一摊子树,你去种吧!”

看着父亲的眼神,贺中强泣不成声。

贺中强、石银山、郭万刚、罗兴全、程生学等,相继接过父辈的接力棒,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再后来,郭万刚的侄子郭玺等第三代人,也加入了……

苦心人,天不负。截至2018年底,林场三代治沙人累计完成治沙造林21.7万亩,管护封沙育林草37.6万亩,栽植各类沙生苗木4000多万株。

如今,从天空俯瞰下去,林场里梭梭、肉苁蓉、枸杞、红枣等经济作物茁壮生长。它们像绿色臂膀,将身后10多万亩农田紧紧护住了。

在古浪人强大的意志力面前,腾格里这匹“沙漠老狼”怂了,在往后退、一直往后退……(本报记者 王俊岭 陈振凯)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1月07日   第 01 版)

分享
相关新闻
Ope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