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与家人团聚的春节

文●黄耀辉

相比第一个不能与家人团聚而孤身在外过的春节,今年异国孤身的春节必定很是“沉重”。原本“团聚欢度”的春节,变成时刻警惕疫情“围猎”,把在异国孤身把对家人、对祖国亲人的思念和祝福,都紧闭在一个“封闭式”的空间的环境里,虔诚地面向祖国的亲人祈祷。

2007年春节,第一次离开家人孤身在宝岛台湾省,以公开记者身份深入“国统区”采访,融入台湾民间的“中国年”,经历了“马英九被起诉”,品尝了第一次孤身在外的“年味”。那年的大年三十下午,陪总社陈主任从台北乘火车到高雄市,在夜市,把海鲜粥、臭豆腐等小食当作了丰盛的“年饭”。百姓把“政客”当儿戏。在桃园县,一个早年来台的退休的“国军”将领说,过年长辈要给晚辈一个“红包”,今年给每人的“红包”是“福利彩票”,中奖了,大家记得投票选我做下一届“总统”……

在下榻的酒店,通过电话,我向母亲拜年,与老婆、孩子分享春节的快乐和祝福。可惜,那时没有“微信”,无法与家人视频,只能用“文字信息”向亲朋好友拜年、问候。这是我第一次因工作远离家人,孤身一个特殊的环境下过的春节,熟悉的语言环境,可预期的住岛时间,紧张的快节奏采访工作,很快就安抚了孤独的思念,把喜悦妥妥地留在相见。

但是,2021年辛丑牛年的春节,必定是一个意外又无奈的春节,一个人远离老婆孩子和祖国亲人,孤身在柬埔寨过,强迫自己必须遵守两国政府在特殊时期制定的“特殊政策”。

2016年10月31日外派柬埔寨工作,家人随任,小孩放假赶来团聚,把过春节团聚的热闹地点改在了国外。但奇怪的是,我始终没把2017年春节一个人在“寨子”列入“孤春”。当中有遵守外派年限纪律外,那会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把“创业”融入生活,权当“异国放假日”,把金边中餐馆“闭门过春节”,当休息,每日尝试面包的生活也乐呵呵。在视频微信时,把家人团聚日子量化成当年的7月,还多了份成就感,最关键还没有疫情的捣乱,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庚子鼠年疫情一闹腾,人算,就不如天算了。2019年底卸任后,计划和老婆回国与新婚的小孩和亲家一起过一个热闹团聚年,说好大年初二经香港飞日本度假。但是,第一次踏上“侵略者”的土地,国内抗疫防疫越演越烈,除在“小日本”大街游逛外,还满大街地找药店排队买口罩,又因后任未到,不敢丢下“大寨子”的疫情,在排队买口罩时,还紧盯手机里柬埔寨疫情变化。从香港回到内地家里后,国内对疫情防控管越来越严,世界性传播的趋势越来越凸显。2月中旬携老婆一道飞到金边的岗位,在工作中等待与后任交接。

突然而至的世界疫情,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担当震撼着世界。当年初,柬埔寨的国民也每天在喊“狼来了”,但未见大“本土病例”,柬政府强调做好防疫……。4月,当局查出国民从境外带回“疫情”,突破了零感染,金边开始施行入境强行14天隔离制。而此时,中柬两国的疫情防疫变化成了我日夜关注的“头条新闻”,在担心航班“熔断”。7月底,疫情控制有了好转,接任者从北京登机入柬,我一颗被多变的疫情搅得心神不定的心才平静了下来。8月31日夫妇俩从金边飞抵广州隔离,15后天回到了家。

退休卸任前,应承受聘在柬一家中资电力企业做文化顾问,一家为“点亮”柬埔寨电力发展的中资企业,是柬埔寨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参与建设是难舍柬埔寨一段情缘的见证。柬埔寨没有冬天,离广州的飞程不到三个小时。几年驻在国的工作和生活,不免多了份情结。疫情之下,人也要有诚信,有诚信就有江湖。去年11月中旬,毅然而然地飞到了金边,计划是老婆节前飞来,或年节前自己飞广州……谁曾想,疫情防疫的节点又来了,尽管,牛年春节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就在柬埔寨华人祈盼春节团聚的时候,2月4日下午,柬埔寨首相洪森就越南暴发在英国发现的变种毒株引发的新一波疫情向全国下达紧命令,采取有效措施,加强柬越、泰边境管控,减少聚会,降低春节期间疫情传播扩散风险……而此时,中国大地早已吹响了防疫抗疫的“集结号”。

别时容易相见难,思念化作泪两行。疫情,改变了生活方式,也改变了世界。都是疫情惹的祸,“牛年”春节,就这样在防疫抗疫中“迎春”了……。柬埔寨西港燃煤电站工地大年三十除夕夜绽放的礼花,一定能捎去在柬中国建设者对家人的拜年和祝福——

面向东方祖国,深深地作揖,道一声:亲人们,拜年了!

2021年2月7日 西港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