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种族和司法痼疾难解,美国被送上“审判席”

内文图.jpg

3月7日,民众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政府大楼附近举行抗疫活动。(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当地时间3月8日上午,对涉嫌杀害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的美国前警察德雷克·肖万的庭审没有如期开庭。由于明尼苏达州上诉法院正在考虑是否恢复对肖万的三级谋杀罪指控,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彼得·卡希尔当天宣布,庭审将推迟至少一天。虽然案件开庭被推迟,且本案最快要到今年4月下旬才能得出判决结果,但并没有影响案件的关注度。这起警察暴力执法引发的案件,早已超越了普通刑事案件的范畴。

透过这起案件,人们看到了美国繁华外表下深藏的种族歧视、警察暴力执法的“脓疮”,看到了美国司法不平等的制度性顽疾。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称,“肖万不会是法庭上唯一的被告,整个美国都已被送上了审判席”。

美国警察滥用暴力的恶行被送上了“审判席”。弗洛伊德案之所以令人愤怒,是因为它凸显出美国警察对暴力的滥用与冷漠无情。现场视频显示,包括肖万在内的数名警察在已经将弗洛伊德控制住的情况下,仍采取了跪膝锁喉的残忍手段,且时长超过8分钟。在这一过程中,肖万等人对弗洛伊德的呼救及围观民众要求他们放开弗洛伊德的呼声始终无动于衷,最终导致弗洛伊德因窒息死亡。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后,美国媒体又披露了更多警方滥用暴力致人死亡的事件。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援引2019年的统计数据称,美国平均每天有3人死于警察之手,当年警察共造成近1100人死亡。“我不能呼吸”,正是美国普通民众对美国警方滥用暴力的强烈控诉。

美国的司法平等也将被送上“审判席”。在美国,进入庭审的刑事案件中被告是否有罪,将由12人组成的陪审团做出决定。《纽约时报》称,尽管本案案情并不复杂,但由于案件的巨大影响,如何遴选出一个“公正的陪审团”已经成为庭审的首个焦点。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教授、前检察官保罗·巴特勒指出,通常来说,陪审团并不愿意惩罚警官,“陪审员、特别是白人陪审员,会倾向于认为(涉案)警察即使犯错,也是因为他们只是在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尽管在外界看来,众多视频已经证明肖万“跪杀”了弗洛伊德,但他们对陪审团最终判定肖万有罪并不抱有太大希望。事实上,就在上个月,纽约州审理该州罗切斯特市非裔男子丹尼尔·普鲁德遭警察执法后窒息死亡事件的大陪审团投票决定,不起诉任何涉事警察。《华盛顿邮报》称,这场审判意义重大,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系列备受瞩目的警察虐待和杀害非裔及其他有色人种案件中,大部分警察都被判无罪。在弗洛伊德死后,对肖万的审判将被视为对司法公正的关键考验。

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被送上了“审判席”。弗洛伊德之死再度将美国的种族痼疾暴露在世人面前。尽管距离1960年代“平权运动”已经过去将近50年,但美国的种族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在美国社会日益激化和撕裂的背景下进一步加剧: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美国非裔平均预期寿命为72岁,白人平均预期寿命则为78岁;2019年美国白人家庭收入中值为70642美元,非裔家庭收入中值仅为41361美元;美联储2020年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超过70%的白人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只有不到一半的黑人家庭拥有住房;美国预算与政策重点研究中心网站的数据显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就一直高于白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研究数据称,黑人男性因警察干预而死亡的可能性几乎是白人男性的3倍——在一些地区,这一比率更高达6倍。这桩桩件件,都是美国种族裂痕难以弥合、种族问题难以根除的明证。上月底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召开会议期间,多名联合国人权专家发布联合声明,呼吁美国政府尽快采取广泛的改革措施,制止警察暴力行为,解决美国长期以来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

美国《每日野兽报》8日援引专家的话称,“弗洛伊德案”的结果将对美国的公共政策产生巨大影响。若美国仍拒绝面对包括种族主义、司法不公、警察暴力等在内的一系列痼疾,对美国的审判将不会结束。(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