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水平考试会有啥变化?

2020年7月12日,匈牙利罗兰大学按当地疫情要求顺利组织实施“汉语水平考试(HSK)”,263人参加。图片来源:汉考国际

二○一九年十月一日,泰国宋卡王子大学普吉分校成功举行“少儿汉语考试(YCT)”,考生总计一千九百七十八名。图片来源:汉考国际

日前,《国际中文教育中文水平等级标准》(GF0025-2021)(下称《标准》)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布,作为国家语委语言文字规范自2021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

教育部发布的消息称,作为国家语委首个面向外国中文学习者、全面描绘评价学习者中文语言技能和水平的规范标准,《标准》的发布实施,是语言文字规范标准体系进一步完善的重要标志,将为国际中文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标准》的发布背景是什么?对国际中文教师和中文作为第二语言的学习者有什么具体影响?对“汉语水平考试(HSK)”会带来哪些变化……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标准》课题组首席专家、北京语言大学刘英林教授以及“汉语水平考试(HSK)”负责人李佩泽。

中文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标准》应时而生

记者:《标准》的出台背景是什么?

刘英林:中文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越来越多的外国大学开设中文课程,参加“汉语水平考试(HSK)”的人数成倍增加。随着学习需求不断扩大,广大学习者、教育者迫切希望研制和出台一套科学规范、包容开放、便于实施的标准,对中文学习、教学、测试与评估各环节进行指导。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陆续出台了一些国际中文教育标准,但随着国际中文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需要对现有标准进行升级完善,并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构建国际中文教育标准体系。

2017年,30多所院校和科研机构的近100位各领域老、中、青三代专家组成课题组。课题组历时3年多,在国际中文教育领域既有标准、规范和大纲的基础上,广泛调研、深入研究、科学论证,研制完成《国际中文教育中文水平等级标准》(GF0025-2021)。

记者:《标准》相较以往出台过的各类规范标准,有哪些创新之处?

刘英林:《标准》集成创新形成了国际中文水平“三等九级”新体系、新范式,是统领国际中文教育标准体系的顶层设计。

除此之外,《标准》还在以下三方面进行了创新:一是自主创新音节、汉字、词汇、语法“四维基准”等级量化标准国际新规则,具有以中文为特色、充分体现中华文化特点的体系优势,自成一体、独具风格。每一级中文水平等级标准具体可操作的量化指标使各国多样化的中文教育目标清晰、有据可依。二是首创“3+5”规范化新路径,言语交际能力、话题任务内容、语言量化指标,辅以听、说、读、写、译5种语言基本技能,将定性描述与定量指标相结合,准确详细刻画学习者的中文水平。三是坚持问题导向,直面国际中文语法教学“老大难”问题,开创“语法等级大纲”,与“三等九级”中文水平体系形成有效对接,增强和优化语法教学与测试的针对性、有效性。

汉语水平考试增加高等,调整为“三等九级”

记者:《标准》出台后,会给汉语水平考试带来哪些变化?对国际中文教师和中文作为第二语言的学习者有哪些具体影响?

李佩泽:《标准》是国际中文教育标准体系的顶层设计,指导学习、教学、测试与评估各环节。“汉语水平考试(HSK)”是由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主办的国际标准化中文考试,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国际知名考试品牌,并形成了以HSK为龙头,“少儿汉语考试(YCT)”“商务汉语考试(BCT)”等在内的国际中文测试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HSK成绩是来华留学和从事与中国相关工作的必要条件,也是日本、韩国、泰国、越南、新加坡、埃及等国考查学习者中文水平的标准。截至2020年底,HSK已在全球156个国家设立1207个考点,累计服务各类考生4000多万人次。

如果说《标准》是国际中文教与学循序渐进水平不断提高的规范参照,那么“汉语水平考试(HSK)”就是测量外国中文学习者各阶段水平是否达标的实践工具。因此,《标准》将从理论、思想、实践等各方面,为以HSK为龙头的国际中文系列考试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为考试的设计、命题、实施、评分等各环节提供总体指导。

记者:结合新出台的《标准》,HSK考试会在哪些方面做出改革?

李佩泽:“汉语水平考试(HSK)”自1984年开创以来已走过37年,经历了基础、初中等、高等“3等11级”的HSK1.0和“一级到六级”6个级别的HSK2.0两个阶段,即将迎来“三等九级”的HSK3.0新阶段。

《标准》正式实施后,HSK考试将依照《标准》,结合外国中文学习者整体情况进行优化调整。首先,HSK将进一步强化“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考试理念,坚持考教结合、循序渐进。其次,HSK将进一步在考试内容上突出中文特色,加强对中文语音、汉字、词汇、语法的综合考查。第三,HSK将继续以科技为引领,大力发展模拟诊断、居家网考、大数据和云服务等智慧学习与测评技术,不断满足全球中文学习者的多样化需求。此外,HSK将在保持现有6个级别稳定性的基础上,增加HSK高等(七级到九级),优化调整为“三等九级”。

将推动多类型、多样化教学资源的开发

记者:《标准》出台后,国际中文教师和中文作为第二语言的学习者应该如何应对?

李佩泽:《标准》出台后,将有利于国际中文教师明确中文教学整体和各阶段的目标要求,帮助他们结合当地情况,系统、持续,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学。例如,一名教师初到外国某小学教中文,她/他可依据《标准》和HSK考试迅速了解、定位该校中文教学水平,从而科学地制定自己的教学计划。

同时,《标准》也为外国中文学习者标定了系统科学、循序渐进学好中文的路径。比如,一名外国高中生希望到中国留学,她/他可通过《标准》和HSK考试明确自己的中文水平,并与来华留学的中文水平要求对标,再根据自身水平与要求的差距,制定学习计划,努力达成目标。

记者:《标准》出台后,会给国际中文教育教材带来什么变化?

李佩泽:经过70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以我国出版为主、各国本土出版为辅的国际中文教材,已形成种类繁多、使用广泛、质量上乘的局面。国内外专家和教材编者已就国际中文教材编写的理念、原则和方法形成共识,《HSK标准教程》《长城汉语》《当代中文》《快乐汉语》《体验汉语》等大量通用教材尤其是主干教材建设发展迅速。《标准》出台后,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些教材仍将作为国际中文教材的重要组成部分继续使用。

但随着国际中文教育规模的扩大、教学的深入,各国对中文教材的需求呈现出体系化、多样化、本土化和特色化。有的希望教材系统全面,既包括中文字词句和篇章,又囊括视、听、说、读等教学方式,有的希望能提供分级阅读等补充教材,有的希望教材突出本土和当地特色,还有的希望提供汉字、语法等专门教材。《标准》的出台将对未来国际中文教育教材的科学化、体系化、规范化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希望中外相关专家和各界,在继承现有教材经验和成果的基础上,围绕《标准》编写开发新一代国际中文教材、课程和教学资源。

《标准》的出台也将推动多类型、多样化教学资源的开发,如国际中文教育常用字典、词典及中文音节库、字库、词库、语法库等。面对“互联网+”时代国际中文教育的新变化,《标准》还将为各种新模式、新平台的构建提供重要依据,也将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相结合,指导研制国际中文在线教育和智慧教育标准,不断完善和构建国际中文教育标准体系。(记者 赵晓霞)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4月09日   第 11 版)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