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尘封”的日子……

文|黄耀辉

“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20世纪90年代《涛声依旧》里的经典歌词,唱出了多少代人回忆里的伤感和相逢喜悦……多少年后,又因疫情“封城”的日子,从“尘封”中揭开,日子,一定是难于释怀的“恐惧”,又多了一份战胜疫情的自豪!

“尘封”与“封城”,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词义,无聊地硬要相关起来,或许都有一个“封”字罢了,只不过“尘封”的表述是故事:正如,“那些呀,都是尘封的历史……”;唯有“封城”直击“主题”,是亲历“恐惧”后的炫耀,会充满自豪地说:“没什么,‘封城’”的时候……”

我的“封城”日子,是在柬埔寨。我会说:“那是发生在2016年底赴柬5年后的事,这一年,高棉大地依旧没有冬天,没有谈虎色变的肆虐疫情,却是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2020年春节中国武汉“封城”时,正遇我休假在小日本旅游过春节,疫情,彻底搅乱了首次赴小日本旅游的心情,每天忙于更新翻阅手机上的消息,关注柬埔寨的防疫抗疫。走在小日本大街小巷,异国的风土人情无暇顾及。每到一处都想能哪里有“消毒液”和口罩,这是国内紧俏防疫物资!旅游结束后,在香港机场登上约定的“粤港两地通专车”到广州,行李箱里最多的就是防疫物资,把小日本的风景全留在“景点说明”上。武汉封城了,这是天大的事,全国都吹响了防疫抗疫的“集结号”。车窗外,全是防疫抗疫的“誓言”。从广州乘专车到肇庆已经夜深,肇庆的警察已在高速路口登记入市车辆和人员。爱人拿出“护照”给警察,我说,给身份证。事后告诉她,护照是这几天用来留意香港航班疫情通报的对照用,身份证是告诉警察回家了……万一,我是说万一,当地政府和警察能随时联系上。

因为武汉在“封城”,全国都减少聚会喝酒,少接触。这个春节,只能从家里到菜市场或散步,偶尔外地来几个朋友,午餐就选一家食客不多的酒店小聚,防疫的话题成了“主食”。2月底返回柬埔寨工作交接,发现上帝是那么地眷顾高棉人,与全世界一道,赞赏始终坚持不懈防疫抗疫的中国人民,如何严守国门,如何检测每一个人。在白云机场登机前,因为防疫服太严实过了,爱人额头显示三十七度被拒绝登机。其实,都是裹着防疫服惹的祸,卸了“浓妆”亦平安。

那时,金边的疫情不严重,但受国内的“防疫教育”,到金边仍自觉居家隔离不外出“孤独”14天,静心收集各类信息,用新闻故事告诉全世界:柬埔寨从皇室、政府、首相,再到每一个善良的高棉人正积极地参与捐赠防疫物质,支持中国人民抗击疫情;华人华侨、华社组织是那么地爱祖(籍)国,心系祖国人民,用实际行动祈祷华夏民族的安康!

那些日子,柬埔寨天天提醒“狼来了”。然而,直到去年8月卸任回国,11月又重返受聘企业闲职,疫情这条“恶狼”还没有来。外国入境隔离14天后就地解禁,强制也是抵达后当天,次日有了结果就“回家”。防疫靠自觉,防疫或确诊人数,始终是高棉大地上一条不起眼的新闻。在中国,防疫措施仍在收紧,回去要就地核检、手机扫描、隔离……,回国难,成来回国人的长叹。

真的“狼来了”。这一天,柬埔寨的疫情陷入从未有过的“寒冬”,像一场久违的战争。今年春节前,境内的疫情成了重口味的话题,“封城”、“宵禁”、严禁跨省(市)流动,越演越烈,全国查出的确诊患者每天都在上升。疫情,影响了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每一个高棉人的生活,而“西港”却开创了疫情“封城”的先河。

这不是儿戏。洪森说,未经许可“涉足”走动,金边将考虑14天“封城”,增加至28天。

柬埔寨航空公司的朋友说,国际航班例外,每天都有国际航班在金边机场升降,柬埔寨仍通往世界……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躲过了金边的“封城”,却赶上了西哈努克省“封城”。今年元旦,从金边乘专车到西港工地后,就置身在工地“封闭式”的管理,与近二千名员工生活工作在约50公顷的工地上,看太阳出来又下去,看工程车在工地穿梭,看建筑物拔地而起,看脚下尘土飞扬的土地被青草一寸一寸覆盖,关心青草里长出的“野西瓜”一天一天长大后是否甜,嫉妒工地饲养的小黑狗不见疲惫地欢跑……隔海相望十公里之外的西港市,长声叹道:恶魔还在吗?

防疫和建设压在心底,“封城”考验着当家人的智慧。员工在金边隔离了14天,回到工地继续7天足不出宿舍,享受被伺候的待遇……,

“封城”了,元旦、春节、元宵、清明、“柬新年”……守了身,禁了足,工地、打球、宿舍……强迫自己忘却“外面的世界”,但无法禁锢放飞的思维,思念亲人的泪水,渗透夜晚身上的被沿,埋在心底。

……许多年以后,出门靠走、治安靠狗、叫人靠吼,娱乐靠手的“封城”工地生活,又唱一首精彩的“尘封的日子……”。

2021年4月20日 西港

分享
相关新闻
Ope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