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工地上的西瓜,与甜无关

文 | 黄耀辉

工地上的西瓜,成了工地员工眼里的“明星”,从宿舍到办公室,还有意走到路边,看一眼草地里的西瓜,不看不踏实,看了也不敢摘去“偷吃”,晚饭后围绕草坪散步,还要借着绚丽的晚霞拍一张图片藏在手机,或是发一张朋友圈分享:西瓜又长大了……完全与能否吃到西瓜无半毛钱关系,显摆就是那份工地上的成就。

在柬埔寨,西瓜绝对不是稀罕物,一种常见的自产自销水果而已。但工地草坪能长出“西瓜”,还是“野生野长”的西瓜,不是一件小事,丝毫没有人为种植的痕迹,是草坪“自带”的意外收获,仿佛在中国员工中悄悄地耳语:祖国已春回大地,开始收获希望了……

工地草坪是春节前才铺上去的,覆盖在工地宿舍与办公室之间,包括新建的篮球场周围,目的是减少工地的尘土飞扬,在极度贫瘠的石土上“复绿”,让远离祖国亲人的中国员工,在高棉土地上感受不一样的春节,享受他乡“春天”的喜悦,慰藉浓浓的乡情。

柬埔寨只有雨、旱二季,无四季之分。雨季之前,工地上青青的小草活了,是数以万计棵顽强生命在装点曾经荒石滩的海滩边……。2020年6月雨季,我第一次到工地采访,车过铁路进入工地时后,眼见的是约50公顷的工地上到处开挖,推土机和各式装卸车辆在泥泞地里穿梭,当推开车门用手里的相机拍摄时,右脚落地就陷入深深的泥坑……一旁的工地老谢朝我前方划了一圈说:那是宿舍区,食堂、篮球场,厂区……而事实上,入我眼帘的就是一大片坑坑洼洼的“陷阱”和新堆积的一个个土山包。完了,我心里想的还是脚上的皮鞋。回到工地临时租用的客栈,见到老冯的第一句话就是:能弄双拖鞋来吗。皮鞋是2016年底赴柬履新时新添置的,曾穿着进入中国大使馆、走过柬埔寨首相府和洪森的会客厅,步量过吴哥古迹,在高棉大地留下过无数印记……。

2020年12月旱季,我再次踏入工地时,几个月前老谢描绘的蓝图已经实现,不同的是第二栋员工宿舍楼仍在赶建,而厂区已成规模,只不过一阵风过,就是满眼尘土飞扬……2021年元旦,工地举行新年篮球赛,阳光下,场上球员和观众都在祈祷:老天爷呀,别起风!

一个月后,工地开始吹响了“复绿”的“集结号”。仿佛在一夜之间,工地变得满眼春色。草坪是当地花木公司提供的,四方一小块连成一大片,我许多员工一样质疑:小草覆盖在如此贫瘠的石土能活吗?一方水土一方活法,真是少见多怪,草坪上悠悠的小草中,还长出了“西瓜”的诱惑,是意外的“西瓜”惊喜!

西瓜是宿舍与食堂之间的草坪发现的。起先,还不在意地怀疑:是不是“西瓜苗”吗?又问,能开花吗?再问,能长大吗?当草坪的西瓜有鸡蛋大的时候,已发现有人悄悄插上铁枝围起,提醒路人“小心”,有人故意把废弃的口罩遮住……。终于,西瓜不见了,留下了西瓜苗,路过的人都在内心谴责:天杀的,谁偷吃了?

于是,员工又在工地的草坪里寻找“西瓜”,像寻找失去的梦,发现草坪的西瓜,就像如发现天大的秘密,发誓要在守候……其实,工地的员工能否吃上草坪里长大的西瓜已经不重要了,甚至怀疑真的能否长大,重要的是在异国他乡的工地上,多了一份自由享受那来自工地草坪里长出西瓜的过程,那是一份自豪,犹如忘却了疫情之下的“封闭式”管理,员工都把喜悦留在了参与工程建设的过程中。

2021年4月24日 西港 工地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