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开局之年干起来⑬】“订单太多,不铆起干来不及啊!”

“叮!”电梯门一开,灼灼热浪扑面而来。在位于武汉光谷的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记者刚进生产车间,就被里面的温度烤得满脸通红。

“这会儿我们在30多米高的拉丝塔顶,觉得热吧?拉丝炉里头,温度比2000℃还高。”光纤生产车间现场负责人袁强说,“从这产出的光纤,可是我们的‘尖板眼’(注:当地方言,意为厉害的东西),建设5G、数据中心、特高压,冇得它不行哟!”

一根细溜溜的光纤,能藏着什么高精尖技术呢?

拉丝炉内,有一根垂直立着的透明“水晶柱”。“这个就是光纤预制棒了,直径220毫米,外表‘傻大粗’,你观察一下它怎么‘变’成光纤吧。”袁强对记者说。站在塔顶往下看,光棒加热熔化后,在拉丝塔高速牵引下,细如发丝的光纤轻盈跃出。

“只看见导轮在飞速旋转,这光纤咋不动啊?”记者问。

“哈哈,看着像静止画面,是因为拉丝速度太快了!就我们说话这工夫,楼下就收了好多卷光纤啦!”袁强笑道。

下到一层,果然,光纤被盘成卷整齐码放,堆满货架。机器轰鸣声中,检测工程师紧张有序地对光纤做性能测试,工艺工程师在仔细查看工艺参数。

记者又来到光纤预制棒工艺车间,只见一侧的机器上,一根空心玻璃管正在封闭机台上进行芯棒沉积;另一侧的机器上,这根胳膊粗的透明棒芯,经过高温熔缩,逐渐烧实,通体透亮如水晶。

“接下来,就像制造铅笔时将笔芯嵌入木头似的,棒芯外层再包上厚厚的玻璃套管,光纤预制棒就做成了。这是光纤光缆行业最核心的光棒制造。”袁强说,“目前,长飞是全球唯一掌握了预制棒三大主流制备工艺的企业,能制造直径220毫米的光棒,单棒拉纤可长达8500公里,为全球最高技术水平。”

“我们不仅掌握了关键生产技术,而且这些制造装备全是长飞自主设计生产的,机器上有公司的logo呢!”长飞创新中心总监兰小波补了一句。还真是!记者面前的机器都印着彩色字样“YOFC(Yangtze Optical Fibre and Cable,长飞公司英文名)”。

“刚成立时,长飞是全套引进国外公司的制造工艺,可见不着现在这景象。”兰小波感叹,外国工程师安装好了拉丝塔等制造设备后,留下厚厚的外文说明书,长飞人看都看不懂。但日常保养、维修哪能次次找外方专家?“只好自己研究、摸索。通过引进消化再吸收和自主创新,我们终于造出了自己的生产设备。”

“那现在不怕被‘卡脖子’咯?”

“当然不怕!”兰小波说。作为全球最大的光纤预制棒、光纤及光缆供应商,除了产品畅销70多个国家和地区,长飞还累计向国内外输出了百余条光纤生产线。在拉丝、筛选、测试和包装等光纤制造核心设备上,公司已实现全闭环自主研发及供应。在长飞展厅,品类繁多的光纤产品让记者有点眼花。

“用自家的‘碗’,装自家种的‘粮’。”长飞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庄丹这样概括长飞的自主创新之路。“之前30多年,长飞从跟跑做到了部分领跑,今后要争当科技创新主引擎。”

能不能在“十四五”期间再造一个长飞?庄丹信心满满。面向下一代通信和数据中心技术,公司已开发空分复用、多芯光纤等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新产品,成为具有生态主导力、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链“链主”企业。就在最近,长飞和中国移动成功验证800G系统1100公里传输,在大容量、长距离光传输技术研究领域有了新突破。

工作间隙,一名工艺工程师告诉记者,从他这个工位生产出来的光纤,有的将被运到海外。“你去公司的智能工厂‘大脑’看看,不仅是国内,印尼、南非等国外的厂子都在马不停蹄,我们更要加把劲。”

长飞的光纤预制棒、光纤、光缆三大主营业务已问鼎世界第一。袁强透露,除去年因疫情受到影响,光纤生产线自1992年建成投产后就几乎没停过,今年以来更是火力全开,24小时处于满产状态。

“订单太多,不铆起干来不及啊!我们的员工换了一班又一班,机器可是一秒钟也没停!”说这话时,袁强的眉眼里都是笑。(记者 叶子)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年04月26日第01版)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