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柬札记

作者:王雅琪
柬埔寨皇家科学院孔子学院亚欧大学中文系汉语教师志愿者

 

一、2019年12月18日 到柬埔寨的第100天

到柬埔寨的第一周,我们被安排进金边的一家酒店,每天除了去总部培训,就是鹌鹑似的窝在酒店房间里,早上在固定的时间起床下楼,吃酒店提供的早餐,中午和晚上结伴在不熟悉的街道上寻找可以吃饭的地方,每次出行都必定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当然,有对未知世界的害怕,自然也有对未知世界的好奇。约饭小分队很快就不满足于酒店对面的杂酱面馆,向着更大的世界迈进,奥林匹亚市场的美食广场、隔了几条街卖猪肉饭的小店、像学校食堂吃小火锅一样的自助餐,还有莫名其妙摸索到的川菜馆。应该是从那时起,我就断定了自己绝对不会产生所谓的“文化休克”现象——至少“吃”这一方面是可以完全适应的。

约饭小分队吃小火锅

于是对柬国的第一印象在一次次出门找饭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不同高度、不同颜色的房屋拼在一起,像小孩子用积木搭建出的模拟城镇,鲜艳又明亮;这里的人们习惯骑摩托车出行,并且能开出超跑的飘逸和洒脱;这里的人极其喜欢穿拖鞋,如果说穿拖鞋是一种时尚,那么穿人字拖或许就是高端的时尚,穿分趾袜加人字拖大概就是时尚的巅峰。当然,所谓“时尚”的论调是我瞎说的,据我后来观察,这种习惯应该是跟当地气候有关。

在酒店呆了一周后,确定了教学点,小伙伴们被分散到柬埔寨的各处,开始做一名兢兢业业的人民教师。我被分配到亚欧大学中文系,负责老师开车把我们接到宿舍,从此,迎来小绿楼里群居生活,开启两点一线的打工人模式。

亚欧大学一角

赴任之前,我的教学经验仅限于高中时给同学讲题、大三时堪比《演员的诞生》的教师资格证面试、教学法课上的模拟教学、以及大四实习时的一节试讲,没想到自己除了阅读、听说这种基础课程外,还要教一门《汉语作为第二语言要素教学》,于是每次上课前都要对着电脑刷网课,翻之前准备考研时做的《现代汉语》笔记,即便如此,每次上课时我还是觉得底气不足。

我至今都不是很清楚柬埔寨的学期怎么划分,总之,在我任教两个月后,我带的大一、大二的小朋友升到了大二和大三,新的大一还没有开学,我原本的阅读课和听说课就换成了新大二的听说课和新大三的历史课。常年历史倒数的我又不得不开始自我提升。

其实每天还是一样的平平淡淡,生活还是被无数琐事占据着,但总的来说一切都还算不错,偶尔拉着椅子坐在走廊里吹吹风,和办公室的老师们讨论学生们又有哪些好笑的事情,刷刷做饭的教学视频做一个成为中华小当家的梦,趁着不用备课的晚上来一局紧张刺激的王者荣耀。

收获也是有的,比如大学学的教学方法不再是一行行理论知识,我可以把它们更加生动地体现在课堂上;比如拥有了一群可可爱爱的学生,每天都被小朋友们甜到;比如掌握了用不会自动煮粥的电饭煲煮粥的技巧,收获了在拥挤的菜市场用柬语英语手语买菜的体验;比如得了即便在宿舍聊天也说话超大声的职业病。

100天其实也很快,《跨文化交际》中提到的“蜜月期、危机期、恢复期和适应期”我一个都没感觉到,所有的不同都是合情合理的不同,也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不同。但是100天中对人际关系的观察,对教学的思考,对自己的沉淀,以及对未来的规划都是新鲜又有趣的事情,还算值得。

二、2020年03月27日 到柬埔寨的第200天

旅行真的好快乐。

虽然这100天也里发生了很多其他有趣的事,比如和学生们一起包饺子,比如去免税店快乐消费,比如成功举办了亚欧的春节晚会……但我还是要说,旅行真的好快乐。

由我、谭老师、娜娜和瓒瓒组成的四人旅行小分队经过多方打探,合理分析,缜密规划,终于确定了春节假期的出游计划,几经周折,终于到了本次出行的第一站——贡布。

我们住在何老师推荐的一家小旅馆里,旅馆的老板是两个法国人,一位是活泼有趣的话痨,说话时总是伴随着夸张的语调和丰富的肢体动作,虽然作为团队文化沙漠的我从头到尾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英文交流中,但依旧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像在做听力练习,又像在看情景喜剧;另一位是情绪相对来说更加内敛的室内设计师,旅馆的每个房间都能看出他精巧的心思和法国人特有的浪漫气质。每天早上起床后的快乐都来源于话痨老板的精致早餐和热情服务,下午回到旅馆后,又被设计师老板带着喝茶聊天,结交新的朋友。

我们租车去波哥山,和来自不同国家的旅客一起在车里聊天,一起站在公路边抬头看林间不知名的飞鸟,一起听司机介绍每一处景物的由来和寓意,一起参观恢弘磅礴的寺庙,一起在画满涂鸦的旧迹中穿梭;后来又去了白马,进溶洞,看秘密湖和盐场,吃海鲜,去海岛捡贝壳,喝椰汁,踏浪和拍照。除此之外,我们也在小镇上探索:去安静闲适的小酒吧喝酒聊天,在挂满风铃的柬式餐厅尝试新菜式,到街边的纪念品店里闲逛,坐在石墩上看海边的落日,被街上的行人用日语和韩语打招呼……这些都是行程之外的小惊喜,填补着日程表的每一块空白,却带给我们不亚于在山上和在海边的快乐。

海鲜市场

然而这份快乐却随着疫情的到来戛然而止。除夕前一天,我们告别老板,坐上了回金边的火车,准备稍作调整,再赶往下一站——暹粒。此时国内疫情已经很严峻,金边的各个药店和超市也开始售卖口罩,我们既担心国内的家人朋友,又不知道接下来的行程会不会受到影响。由于机票和酒店都已经提前订好,我们最后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去了暹粒,然而下午刚刚入住酒店,就得知一支在暹粒的旅行团中出现了确诊病例,随后,我们即刻联系车辆,第二天就和在暹粒旅行的其他老师汇合,返回金边隔离。

国内的确诊病例日益增长,柬埔寨的情况也扑朔迷离,我们在宿舍里隔离了14天,原本12天的假期也被迫延长,再回到学校时,每个人都戴上了口罩,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

希望国内的疫情能尽快好转,希望在国内的家人朋友健康,也希望小朋友们来上课的时候注意防护,希望一切都能回归正轨。

三、2020年12月02日 到柬埔寨的第450天

疫情并没有好转,我们没有回归正轨,

亚欧的志愿者只剩下六个了,受到疫情的影响,新的志愿者一直没有来,我们的教学压力突然增加,每个人要带更多的班级和更多的课程,再加上从教室上课转变成网络直播课,刚开始难免不太适应,时间长了就好了。

刚开始上网课的时候,学生们还会感到新奇,积极摸索直播间的每一个按钮,想尽办法和老师互动,但新鲜感过去后,没有自制力的同学就难免懈怠。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如果抛开准备课件、准备网络考试材料这些工作,上网课要比在教室上课更加方便一些,很多东西都能利用网络更加直观地呈现给学生,但前提是学生能够在没有老师监督的情况下也自觉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Ok,fine,好像我在做学生的时候也做不到这一点,别说是网络课,就算坐在教室里,我也不能保证一整节课都认真听讲。

学生对直播间功能的探索

也做了一些其他事情。比如在大家的陪伴下度过了24岁的生日,比如作为不离任的志愿者拍了离任视频,比如帮学生申请到了重大的奖学金(当然这是学生自己努力的结果),比如辅导学生参加汉语桥,比如拿到了国际中文教师资格证,比如为了活着努力学习做饭,比如坚持每天背单词。

虽然没有回归正轨,但好像也没有特别糟糕,生活还是平平淡淡地继续下去,原来的路暂时走不通,试试新的路也不是不行。

四、2021年05月01日 到柬埔寨的第600天

又到了五月,“离任”这两个字最近被频繁提起,经常有学生在课间问我是不是马上就要离开柬埔寨了。明明已经来柬埔寨600天了,但还是会感慨,我当时到底是怎么做出这个决定。如果今天的我突然穿越回去,跟决定参加汉办面试前的我说“你将来会独自在柬埔寨待两年”,我想那时的我是不会相信的。即便到了今天,还是会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两年时间好像转瞬即逝,有其他志愿者的陪伴,有公派老师们的关怀,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大多数羁旅诗中的孤寂苦闷,更多的还是被学习、工作和生活填满的充实,被学生的成绩和成长带来的欣慰,被偶尔的闲暇带来的慰藉,被自己的进步带来的喜悦。

我最早接触的四个班级,大四周末班的学生已经毕业;大三上午班和下午班的同学也要面临毕业,并且好几个优秀的同学成功地申请到了留学的机会;大一晚上班的同学即将升大四,他们的每一学期都有我的一门课,每一步成长都有我的参与。细究下来,这些学生的年纪有的跟我差不多,有的要比我年长些,但我总是忍不住抱着老母亲的心态,对他们勇敢踏出的每一步都给予最大的鼓励,对他们的每一次进步都给予最大的赞扬。

我也在不断成长。我们都在为未来努力。

希望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