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工地上迈“官步”的“算盘精”

作者:黄耀辉

行走很少低头,除非脚下有路障,否则永远都是“官步”或“方步”,一种戏剧舞台上“朝廷人”的步态:昂首,踩着“鼓点”,迈着“官步”的影子,就知道是工地计划合同部副主任王建国,可惜,两手来回摆得并无“戏剧性”,把现实生活与舞台清清楚楚区别了。

行“官步”者,王建国也。“官步”,舞台为夸张地“外八型”,以吸引台下眼球的人物展示;生活中的“官步”亦道个人“习惯”。就像工地人习惯戏称其“算盘精”无二的亲昵。

西港火电建设工地约50公顷,是中柬两国人民关注的重点项目,工程施工来自国内公开竞争招标,遇到施工现场变化,施工单位找他“论理”,王建国说得最多的就是拿出“证据”,经过论证才是“硬道理”……

对方气鼓鼓扭头,丢下一句:“算盘精”!

工地领导只能安慰施工方:多沟通。

仔细一想,“算盘精”是中性词,是会过日子的夸人,挺好!

2021年春节前,工地要在成土飞扬的空地上复绿,为工地增添“春色”,找了几家单位“竞标”。“算盘精”边笑边谈,草皮从5.5美元一平米降到3.8美元一平米。妥了,“合同”再还加一笔:保证草坪种活……其实,签“合同”前,把“可能”都想清楚,钱,那就都不是事了。

主人在喂“小黑”

与他结缘,是2018年间在国公省的水电营地上,没有任何的言语交流和肢体接触,更没有互换过联系方式,唯一的清晰记忆,就是他把舞台上的“官步”,毫无保留地移植在日常的生活之中。五谷杂粮养人,人生是舞台,而把舞台的美融入日常生活的人,必定教人过目不忘。

我对舞台生活情有独钟。学生时代喜欢唱歌跳舞,工作后是单位的舞台“戏剧人生”之一,编、导、演都“插手”,还信誓旦旦怀揣致力“舞台生活一辈子”的梦想。1985年有幸成为上海戏剧学院话剧导演系专业合格考生后,人生随即飘,感觉美梦就要成真,开始描绘未来……如果,当年再认真一点复习文化课,或把“应届文化考试”与“成人入学考试”研究透,努力挑灯死读“应届文化课”,也许人生不会成遗憾,美梦成了“也许”,很残酷,也明白生活真的不相信眼泪!

或许,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从创作舞台剧本开始,到干了一辈子记者跑腿的累活结束,两种世界的天壤之别,最终演绎了一场天大玩笑:一个是笔下充满“戏剧化”梦幻的大舞台人生,一个是必须笔下实实在在的真实记录……2020年底在西港火电建设工地见到走“官步”的王建国,又勾起曾经有过又彻底破碎的伤心“舞台梦”……

王建国说,2010年就在国公省水电工地“创业”,10年后,50多岁了又转到西港火电建设工地干“老本行”,自嘲习惯了被人笑称“算盘精”,既是工地“最抠”,又是“最有钱”的人。

与王建国打交道人都习惯了他的口头谈:按“按合同”说话。钻空子“捞点”,难,难于上青天。于是,对方把“怒火”指向不会说人话的“小黑”。

王建国是工地上小黑狗的“亲主人”,每天为“保卫”工地安全尽职尽力,下时在工地现场“巡视”,旱季一身尘,雨天一身泥,还不要酬劳,工地人见“小黑”都打招呼,又担心主人“抠门”,还好主人吃鸡蛋白,“小黑”吃蛋黄,一个鸡蛋分开成两张嘴吃,不时还有“火腿肠”加餐,更多的是时候,主人是把吃剩的骨头,从食堂拿出了,追着“小黑”喂,分不出“小黑”是撒娇,还是生气……

夕阳下,工地草坪上,看走“官步”者追“小黑”喂食,早已是工地上一道暖心的风景线。

2021年6月10日 西港 工地

 

分享
相关新闻
Ope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