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中的“堕落天使”

写在前面的问题:

——“NGO中的人都是纯善天使吗?”

也许有人会和我说,NGO为柬埔寨人民普及民主自由价值观,他们真的是为了我们民众的民主、自由以及人权而奋斗!他们是纯粹的!

但是,不好意思,从《圣经》始到黑格尔终,西方文化一直主张“人性本恶”,惟有利益与贪欲,从来便没有过纯粹的善。

近日,很多朋友都和我都谈及一些在柬埔寨活跃的西方NGO组织,其中部分人甚至以一种非常“虔诚”的姿态向我阐述这些NGO组织将会为柬埔寨人民带来“民主与自由”。正如文章开头我所抛出的问题,他们的答案是——NGO就是他们眼中“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每当我在面对这些朋友的侃侃而谈时,我往往会提出三个问题:“西方的思想家们怎么看待人性中纯粹的善?民主文化的内涵又是否代表了纯粹的善?民主世界的NGO在历史又曾有过怎样的善行”?

很遗憾,这些崇尚西式民主的人都没有回答上来,同时我也相信,如果哪一天他们能够回答上这三个问题时,他们很有可能将不会再是这些所谓的“民主粉丝”,而那时我更希望的我们的国家、民族与人民不是以“国破家亡”的代价来了解这三个答案的。

首先,西方的思想家们怎么看待人性中纯粹的善?我从不揣测个体的殊异,这一点在东西方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差别,但西方人对于人类的“大彻大悟”,我这里仅是引用经典而供大家参考与分享。

——“原罪性恶论”,基督教经典《圣经》认为“人都有贪婪的原罪”。

——“除了神以外,再没有良善的!”来自于《圣经》的警告。

——“利己主义”,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催生了系统性的“利己主义思想”。

——“兽性与理性”,柏拉图在《政治学》中描述“人是用理性掩盖兽性与欲望的奴仆”。

——“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罗马最伟大的哲学家普罗提诺如是说。

我想以上足以回答“人性究竟是什么”,更也应当深刻引起所有柬埔寨人对于NGO在我们国家“行善积德”真实企图的警惕。如果我们依然是被“理性装饰的兽性”所欺瞒,依然单纯地相信国外的NGO纯粹是为了柬埔寨人民的解放而来,那么吞下“无知”苦果的必然是我们自己的国家与民族。因为,NGO也是由“人”组成的,人性中的“恶”从来不会因为NGO这三个词而得到净化。

其次,民主文化究竟是什么?我想几乎所有国家的民众都知道民主,但大家往往都只叫了一个简称,而没有把民主的全称叫出来,它的全称叫做——“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是的,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后诞生的是资产阶级民主,西方的议会也是贵族与精英之间进行民主与协调,西方的民主文化里的普罗大众就是炮灰和被宰割和利用的工具。即使是民主灯塔的美国“资产阶级民主精英”们对待本国人民也从不手软,最为典型的便是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理论”。

附:
“奶头乐理论”被认为是由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提出来的理论。最早出现于《全球化陷阱(Die Globalisierungsfalle: Der Angriff auf Demokratie und Wohlstand)》一书中。指的是生产力的不断提升伴随着竞争加剧,世界上80%的人口将被边缘化,他们不必也无法参与产品的生产和服务,同时80%的财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为了安慰社会中“被遗弃”的人,避免阶层冲突,方法之一就是让企业大批量制造“奶头”——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比如:网络、电视、短视频)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令其沉浸在“快乐”中不知不觉丧失对现实问题的思考能力。

每当我看到这里时往往会脊背发凉,资产阶级的民主精英们对本国国民尚且如此,又岂会良心发现地组织NGO跑到柬埔寨等发展中国家来行善积德呢?

最后,一些过分“活跃”的NGO的背景与历史究竟是什么?以民主世界的灯塔——美国为例,在柬埔寨非常活跃的NGO组织便有我们所熟知的国家民主研究所(NDI)、“国际共和研究所”(IRI)、“国家民主基金会”(NED)、CANVAS组织以及“棕榈协会”等等。不得不承认,这些NGO有着“天使”的一面,他们在监督政府、维护部分民众利益等领域确实是做出了一些贡献;但他们同样有着“魔鬼”的一面,也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些NGO组织是不是真的就是民间机构?是不是真的就是公益性组织?是不是真的就是民主与自由的解放者?如果不是,那事实又是什么。

下面我仅仅是以“陈述性语气”进行阐述,只摆事实,不掺杂个人情感,具体事实的真伪与否,大家可以在维基解密或者美国官方解密的政府文件中取证验实。

案例 美国的民间情报机构:国家民主基金会

——民主基金会这个NGO是美国前总统里根所提倡建立的民间情报机构。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决心重振美国在海外的秘密政治活动,但又担心继续利用中央情报局(CIA)来运作可能遭到国会和民意的反对,所以决定采用“非政府组织”的形式。

——民主基金会这个NGO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成立的。1982年,美国国际开发署向美国政治基金会资助了30万美元以实施该“民主计划”,并提议成立一个两党一致、民间与非赢利的组织,这便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民主基金会的经费来自美国国会通过美国国务院进行的年度拨款。1983年成立时,美国国会每年向民主基金会拨款1800万美元,2003年首次大幅增加拨款至4000万美元,2006年增加拨款至8000万美元。以上仅仅是已公开的美国国会拨款,还不包括美国国会对外民主项目资助、美国国务院人权民主基金等拨款。

一个在外表便以伪装示人,如果不称其为是“居心叵测的破坏”,那至少也是“欺世盗名的民主”。每念至此,不禁背脊发凉,往往会想到我们柬埔寨的一句谚语“鳄鱼在水里,却总在窥探着陆地”,真正的危险往往来自于异域远方,来自于看似善良平静的水下。如果哪天我们的国家真的因此而产生动乱,这些制造混乱的NGO会一走了之,留下承担的只会是我们自己,只会是国破家亡!妻离子散!

看看伊拉克!想想利比亚!谈谈叙利亚!聊聊乌克兰! ——醒醒柬埔寨!


伊拉克的“前”与“后”

分享
Detail Bottom 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