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工地上的“龙”不是“蛟龙”

作者:黄耀辉

2021年春节大年初二下午,西港工地C标段现场经理宋晓龙邀请大伙到近海钓鱼,原想用钓鱼“比赛”的欢乐声,安慰同胞在异国工地上欢度别样的海上春节……离岸不远处,船搁浅了,船上的发动机停了开,开了停,一种侥幸的心里在安慰“船长”,还有好奇的乘客,大伙都暗自憋着劲,似乎加大马力就可航行。

发动机在不断“震动”,震得海水在船边出现了道道水波纹,唯有搁浅的船依旧一动不动,仿佛被牢牢“钉”在了海水的中央,眼见船边的水波纹,一圈一圈地离船远去……

船上的人急了,透过清澈的海水,望见了海底。好事者称,借助人定胜天的力量推一把,必能“化险为夷”冲出困境。于是,水性好的人,开始下水,在齐腰深的海水里,同声鼓劲推着搁浅的船……

“我是“旱鸭子”,不会游水”。这时,已在海水中的宋晓龙一句话,惊动了全船人:不会水也敢下海?正在海水里“使劲”的人,瞬间闻声望去,强令地把他赶上了船。

这是大海,不是小溪小沟。有人“埋怨”道。此时,潮涨潮落的海水,正冲击船沿发出了“绝望”的“啪啪”声,船,还在原水位……

作为C标段1个8000吨级煤炭泊位和1个2000吨级重件泊位建设施工现场经理宋晓龙,几乎每天都要乘船来往海水与陆地之间,有条不紊地指挥海上“水下安装”,自己却与水无缘,是陆地龙骧虎步的“旱龙”,不是水中凤翥龙蟠的“蛟龙”。

第一次认识他,在去年12月12日赶上他们“小节点”庆祝仪式上,工地人夸他能干,每一步施工进度赶在了预定的施工节点上,人也晒黑了。

黑了?黑的高兴!宋晓龙回答的很认真。工地人知道,西港海边工地火电建设项目,是目前柬埔寨最大的在建工程,更是见证中柬两国友谊的重点工程,都在为“中国速度”加油。

8月23日在现场安全大检查时,宋晓龙说了一件趣事,为赶材料,工地中国员工开始晚上“加班”,不敢惊动当地员工,担心对方误解。他说,没想到,当地员工发现后,还上杆子追着中方“打”,以为是工地不让本地人干活挣钱……后来,晓龙把员工分成班组,让伙伴自己选,以每天“包干计件”的方式,多劳多得。

晓龙说,当地人很认真,能干的抱团,偷奸耍滑的“无市场”,奖勤罚懒,效果很好。他指着岸上钢架加工场地说:很身心,员工多干多得利多,经常是晚饭后,有的“抱团人”也挑灯再干,很自觉,也很身心。称过去“班长”要时时盯着员工手里的活,现场每天凭“成品质量”验收。标段中方管理人小马说,工作上别惹宋总,下了班都是兄弟。

宋晓龙说,他认真算了一下,柬籍员工的薪水都有不同程度增加,多的已经翻倍,工地、个人都得利。出门干活,就是挣钱,人家凭双手挣钱,就不能亏待人家。仔细想,晓龙说了真话。其实,把人家当回事,人家才把当你回事。

后来知道,作业现场,他担心“不多”,他的助手们都是专家。除了协调统筹,他更担心的是岸上材料加工的速度是否能跟上?疫情之下的施工队伍是否稳定……工地实施“封闭式管理”后,施工队伍的出入给现场的疫情管理增加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工地人都知道,工地上没有小事,感冒发烧都是大事。在疫情困扰的工地,工地人在用智慧把防疫与工程建设同步“锁定”在既定目标,克服了许多已出现或可预见的困难。让工地“无事”,才能干好每一件事,这是硬道理。

宋晓龙胖的结实,一眼看去就是中国北方人。疑惑的是,不是广东人,也不会说广东话的他,却对粤语歌情有独钟,尤其对香港歌星如数家珍……工地卡拉OK,他就包场粤语歌,首首不咋地,却还如痴如醉,唱罢又问现场的广东人:标准吗?自称听过的人都说不错呀。

广东人一笑,宋晓龙立马表态:广东佬在不唱了。话音刚落,又问:下一首是“谭校长”的歌吗?

其实,在工地人眼里,宋晓龙就是一条“蛟龙”,一条施工现场的“两栖蛟龙”。

2021年8月23日 西港 工地

分享
Detail Bottom 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