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20年后,美国仍走不出“最长的一天”?

【中新社消息】20年前的那个周二,美国纽约的莫伊拉·史密斯警官,告别自己的丈夫和2岁的女儿,去曼哈顿下城第13分局上班。

早上8点46分,执勤的她听到头顶传来雷鸣般的噪音,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看见一架宽体波音767飞机俯冲而来,撞入世贸中心北塔,消失在一个火球中。

据信,史密斯是第一个通过无线电报告这场灾难的警察。

17分钟后,另一架被劫持的航班撞入南塔。

而史密斯在帮助一名男子逃离灾难现场后,又返回去想要帮助别人,却在南塔中永远地失去了踪迹。

20年来,她的女儿帕特里夏只能通过聆听亲戚朋友的讲述,和在搜索引擎中寻找蛛丝马迹,来拼凑母亲的形象。

“9月11日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天”,美国纽约的建筑工人约翰·菲尔说。他是事发后赶往现场搜寻受害者的数百人之一。  

“对于那些失去亲人的人,对于那些因此患病并且仍未痊愈的人,对于那些患病死去的人,这一天没有结束。”

他在现场被8000磅的钢铁砸到脚,伤势严重。

为了帮助因“9·11”落下肺病、癌症、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疾病的人,他成立了一家基金会。他还游说国会为这些人提供赔偿。

菲尔受伤的时候34岁,如今他即将迎来55岁生日,但“在很多方面那感觉就像昨天。”

双子塔周围的烟雾最终散去,五角大楼在袭击中受损的部分也被修复完成,“9·11”事件的回响却绵延不绝。  

美国前司法部长冈萨雷斯说,“它改变了我们政府的工作方式,它改变了保护美国人民的重点。它改变了美国人今天的生活方式。”

美媒称,很难找到美国人生活中没有受到2001年9月11日影响的部分。从加强机场安全到警务军事化,再到持续多年的战争,乃至于美国国家性格的构成,都有着它的影子。

那一天,不仅仅改变了美国。

2001年10月7日,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誓言“恐怖主义绝不能动摇美国”,但他不会想到,这场战争最终跨越了四位美国总统的任期,在2021年8月底才刚刚结束。

这场战争,击毙了恐袭主谋“基地”组织的头目本·拉登,将被美国认定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政权赶下台;

这场战争,导致2352名美军丧生,20000多人受伤;

这场战争,还让400万阿富汗人流离失所,270万阿富汗人逃往海外……

而在战争的末尾,美军仓促撤离,塔利班政权重回喀布尔。一片混乱的喀布尔机场遭遇恐怖袭击,13名美军死亡,其中有4人,在“9·11”袭击那年刚刚出生。

这绵延20年的漫长回响,尾音却不是和平,而是新的动荡。

美国承诺的重建阿富汗遥遥无期,恐怖主义在中东持续潜滋暗长。当初信誓旦旦的美国,为何宁愿吞下这个结局,也要离开?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告诉中新网,在20年反恐战争期间,美国以万亿美元为单位,大手笔地挥霍资金。

与此同时,美国民众却正在因为自身就业、收入下降、福利等问题而犯愁。美国民众开始渐渐对国家反恐战争的政策产生厌倦,表达各种不满。美国历届总统的“撤军”表态,是对这种民意的顺应。

美国的政治精英也明白,在阿富汗的20年,是一笔“赔本买卖”。如今,他们仍要寻求美国霸权,不得不对战略部署进行再调整,将重点移出阿富汗,移向了西太平洋。

事实上,自2001年以来,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并参与了至少24个国家内的战事。美国已在85个国家内参与反恐行动,占到全球国家总量的44%。

这些战争,共造成约80万人死亡。

除了直观可见的伤亡和损毁外,美国长达20年的反恐行动,还在不知不觉中留下一个又一个病根。

反移民政策导致的棘手移民问题,情报系统的重塑引发隐私权保护争议,还有资金不足令美国基建项目搁置、民众福祉下降等等…… 

李海东指出,长期以来,美国的反恐计划给自己造成了全方位综合性的危机。政治极化、种族纷争,乃至认同危机。美国人自己都在怀疑,“这个美国到底是谁的美国?”

20年间,美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已经从主要来自外部的威胁,转变为内部威胁。

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到拉斯维加斯音乐节枪击案,从白人警察“跪杀”非裔男子到特朗普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山,本土恐怖主义、极端思潮、种族歧视……各种“病毒”,正侵蚀着世界最强大的国家。

“20年前,我们是真正的美利坚合众国,如今,我们是‘分裂的美国’”,美国空军退役中尉杰克•温斯坦说,恐怖主义正在美国生长。

他谈到这场轰动全球的灾难带来的变化时感叹道,“世界在20年里发生了变化,然而最大的变化却发生在美国自己身上。2001年9月11日,我们展现了最好的一面,如今,我们很糟糕。”

美国,究竟何时能过完这“最长的一天”?

分享
相关新闻
Ope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