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工地上“羞涩”的汉子

文 | 黄耀辉

一米八多的张治乐总把笑容总挂脸上,或许肤色显黑,在典型的北方高壮身躯的脸上,还藏有几分腼腆。工地新年篮球赛上,裁判吹他“违例”,脸上显出不服,却又“含羞”地不敢顶撞……

笑其可惜了身材,不跳高抢篮板球,其答“负担重,跳不起来。”

张治乐在西港工地A标段负责土木工程,典型的90后,敢想也敢冲,雨季的工地很少见其躲避,烈日下暴晒更是小菜一碟……去年6月到工地后,原本今年7月回国休假,提前按规定到金边隔离,心已回家,满怀喜悦地等待回河南南阳的家,亲亲2岁的女儿和他妈。

结婚4年,女儿出生时,他正在土耳其工地,到西港工地后以为离家更近了,方便回家照顾家,守着当教师的女儿的妈。然而,突发的疫情彻底改变了每个工地人的休假方式,好不容易批准回国休假,拿到“机票”时,就迫不及待地让妻子等着……

人算不如天算,登机之日却遭“拒绝”,只因来自“疫情严管区”,急得他四处求助无果……不甘心呀,仍抱侥幸留金边等候,直到航班彻底取消的“噩耗”传来,才郁闷乘车回到了西港工地,在车上他不停地问自己:怎么向妻子说……他只能安慰自己,同事们不也在工地陪着他吗?

今年的家乡洪灾,让他狠狠地揪心了一把。晚上通过视频向妻子“赔罪”,白天又奔走在工地……疫情之下的西港工地,早已是“封闭式管理”,工地超过2000的员工,都是防疫“主角”,张治乐的“辖地”也不列外,尽管有些腼腆,毕竟是真话,哪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与他相识,交往不多。记忆最深的是,“元宵节”的“灯谜”晚上,他干完工地活才赶到现场,“灯谜”都成了“高难度”。他盯着“一等奖”又为猜不出苦闷。谜语来自“百度”,主办方严禁查手机找答案。他很无奈,腼腆地一个劲地哀求工作人员揭开谜面,直到活动结束,他还在后悔没把“谜底”往那个方向猜……

不是他不想早点赶到现场,实在是工地的活紧张,不敢“放手”。工地工程管理部副主任高源称其有担当。

张治乐回答挺干脆:工地人谁没担当!称自己就是对妻子没有担当,不是自己不想担当,都是疫情惹的祸!

他告诉我,9月28日晚,妻子又来电话了……老哥,真不是自己不想家,确实没有航班,总不可能从工地的大海游回去呀。

张治乐说,他理解妻子的抱怨,只能把自己的苦恼藏于心底,回家再向女儿和她妈赔罪!

在工地上,该向家人赔罪的又何止张治乐呢?

2021年9月30日 西港 工地

Detail Bottom 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