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从俄乌危机,东盟国家看到了什么?

来源:南海之声

俄乌冲突未止,双方会谈磋商不易,在广泛吸引国际舆论聚焦的同时,也引起了东盟国家的“深切关注”和自我警示。

面对俄乌冲突,东盟国家自比乌克兰,因为它们基本上都算作是相对意义上的“小国”。对于“小国”而言,因事关国家安全与稳定、繁荣发展,在国际政治中如何与大国相处是一个永恒且必须严谨面对的话题,而这对于东盟国家和乌克兰这一类地处“破碎地带”或者地缘竞争、对抗前沿地带的国家尤为重要。

如今,东盟国家纷纷以俄乌冲突自我警醒并非偶然,而是一种自觉行为,这是它们长期惯于与大国相处的逻辑使然,更是它们面对大国战略竞争所承受“选边站”的压力所致。同时,对照俄乌冲突的发生和东盟国家的自我警示,可以看出,在与大国相处、应对大国竞争方面,东盟国家历来的自处之道和如今的这种自觉行为堪称“小国”的典范。

预料之中的“深切关注”

乌克兰危机不解,最终导致俄乌冲突发生。面对这一地区安全热点,东盟国家虽然也是“小国”,但却更多地发表了预料之中的“深切关注”。

具体来看,除了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甚至连“谴责”字眼都避免使用,而新加坡和印尼所采用的“谴责”字眼更具一般意义上的原则性,表示“强烈谴责所有无端入侵主权国家的行为”。

一年多来在东盟内“郁郁寡欢”的缅甸则是唯一提出差异性立场的国家,明确表达了对俄罗斯行动的理解和支持。马来西亚、柬埔寨和越南等则在各自的声明中表达“严重关切”之意的同时,更多地专注于希望各方保持克制,以和平方式对话化解冲突,而菲律宾还提出了目前危机的缓解和解决路径,认为当前俄乌冲突局势并非不可逆转,求助于联合国《关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马尼拉宣言》是一种务实和体面的做法,泰国则指出了应该启动“诺曼底模式”调节机制。

东盟是东南亚地区最具核心意义的政府间组织,也是东盟国家与大国相处、集体应对大国竞争的重要平台和渠道。柬埔寨是2022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首相洪森表示,“我们尽管与俄乌相距甚远,但是会讨论这种重大的国际问题,并希望看到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案。”

2月26日,在没有缅甸参与的情况下,东盟外长发布了关于乌克兰局势的一则声明。在声明中,东盟对战事深表关切的同时,也希望各方保持最大限度克制,通过外交渠道和依据国际法、《联合国宪章》和《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来和平解决危机和避免局势失控,同时强调“各方应在相互尊重主权、领土完整和平等的原则下维持和平、稳定与和睦相处”。可见,东盟将重心放在了对话和国际规范、原则的维护层面。

“不选边”也能安全自处

整体来看,除缅甸外,东盟国家对俄乌局势意料之中的“深切关注”及其声明实际上还透露了几点重要讯息:一是“深切关注”事态的发展的同时严守中立的立场,菲律宾甚至直言当前局势中“任何一方都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采取敌对行动”;二是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与《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等规范和原则为东盟国家所强调与重视,而这是印尼和新加坡泛泛使用“谴责”字眼的真实用意所在,也是新加坡参与制裁俄罗斯的原因;三是东盟国家在关切俄乌局势之余,还会发出“一个声音”和重视东盟在国际安全事务中的话语表达和影响。

东盟自成立以来,实际上就是其成员国共同应对大国战略竞争的重要平台和渠道,而在长期与大国相处、应对大国竞争的过程中,东盟总体上形成了维护地区安全与和平的“自处之道”。

一来,也是最重要的,作为小国,东盟国家在与大国往来和面对大国竞争时,强调动态性的等距离外交,坚持“不选边”的立场,并在此基础上保持战略自主;二来,也是关键的,作为小国,东盟国家在与大国往来和面对大国竞争时,重视“和平、自由、中立区”原则、“无核化”原则和《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及《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规范与制度的维护;三来,被视为不可缺失的或基础性的,东盟国家在加强自身防务能力建设的同时,也在地区多边防务对话和合作方面大做文章,而“东盟共同体”的建设及其面对大国竞争和局势演进的韧性、适应性则被视为东盟“自处之道”的基础。借此,东盟数十年来不仅没有陷入大国竞争陷阱,而且在维护地区和平、安全方面形成了“自处之道”,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和威望。

乌克兰危机的发生及其引致俄乌冲突的出现,应引起世界更多的思考,小国更应从中获得警示,而东盟国家长久以来与大国相处和应对大国竞争的“自处之道”堪称典范,对小国来说具有显著的启示意义。当然,面对俄乌冲突,包括小国在内,各国应对军备竞赛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持有高度警惕。

(本文作者:葛红亮,中国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