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俄乌第二轮谈判达共识 普京:关键是谈这事……

【综合消息】当地时间3月3日,姗姗来迟的俄乌第二轮谈判举行。据外媒报道,在本轮谈判中,双方就建立人道主义走廊这一重要问题达成一致,并商定继续举行下一轮谈判。

此前双方在白俄戈梅利州举行首轮谈判,确定了一系列优先议题。

目前,俄方在乌军事行动继续。形势复杂,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指出,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希望破坏这一(谈判)进程”,他希望泽连斯基方面能守住,保持对话窗口开放。

【确定优先项】

3月3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方愿将乌克兰乃至全欧洲的安全保障问题,纳入议题。同时,“俄罗斯的安全也不可或缺”。

俄总统普京同日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电话交谈中,详细说明了与基辅代表谈判的原则性立场和条件。普京认为,肯定的是,首先要谈的是乌克兰的非军事化和中立地位,从而“永远不会有来自其领土的对俄威胁”。

2月28日,俄乌在白乌边境处的戈梅利州开启第一天的谈判,谈判历时5小时,双方确定了一系列优先议题,并找到一些“可预测的共同立场”。

乌方要求俄率先停火,并撤出在乌及克里米亚和顿巴斯的俄军。

俄总统普京则提出三个条件:承认俄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乌“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乌保证中立地位。

从现有信息看,克里米亚是双方重点关切之一,预计将就此激烈拉锯;同时,俄乌在优先议题排序上,差异巨大。

【各有何筹码】

军事上,俄方的特别行动仍在持续。目前,俄军已摧毁1000余处乌军事设施,完全封锁乌军通向亚速海出口,占领多处战略要地,并精确打击了首都基辅部分设施。乌总统泽连斯基表示,乌所有大城市已被封锁。

另一方面,西方多国军援相继涌入乌克兰。这些军援主要分五类,如包括“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在内的防空武器、反坦克火箭发射器、榴弹炮及装甲车等大型地面装备、轻武器及防护装备等单兵装备、燃料及野战口粮等后勤补给物资等。

然而,外媒和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对西方军援“落后、不是现阶段所需、乌军无法操作、供武传言不实”等方面的声音。

西方“武装”乌克兰的同时,泽连斯基在外交路线上也兵分两路。其一边表示愿与普京本人谈判,一边反复呼吁欧盟让乌入籍,火速签署相关文件。对于想和普京谈,俄方回应,目前无计划安排两人对话;对于吸纳乌入欧盟,据外媒,八个中东欧国家表示支持。

3月1日,欧洲议会通过无约束力决议,称欧盟机构将“努力给予”乌候选者地位。该决议对乌入盟不具决定性作用。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欧乌关系空前紧密,但当前首要任务是结束冲突,乌入盟应是“下阶段讨论的议题”。

【形势复杂化】

谈到俄乌谈判,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讲话,引起关注。他指出,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希望破坏这一进程,但愿泽连斯基及其团队能守住,别让谈判进程终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董春岭指出,俄乌间的谈判会十分艰难,一方面,战场上呈现的是一种僵局,双方对谈判目标的设定差别很大;另一方面,美西方有意阻挠谈判快速达成,希望用冲突拖住俄,以达到消耗俄的目的。

他进一步指出,观察乌俄走向谈判的过程,不难发现美西方希望这场战争长期化的动机。

最初乌总统求助美西方保护无果,绝望之下开始寻求同俄谈判。这让作壁上观的美欧坐不住了,做出为乌撑腰的姿态,欧洲议会对乌抛出准入欧盟愿景,使乌迅速抬高了谈判要价。

由此,董春岭总结,美西方宁要一场旷日持久的代理人战争,也不要一个倒向俄罗斯的乌克兰,这是眼下冲突持续的一大症结所在。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认为,俄乌冲突实际上是俄与西方间矛盾的一次总爆发,乌要做对俄政策的更大调整,还得与美西方进行磋商。泽连斯基政府不会轻易地、无条件地同意俄方要求。

【解铃还须系铃人】

作为东斯拉夫“兄弟”,俄乌均未处理好与对方的关系,张弘认为。但假设乌克兰没有放弃平衡外交路径,没有倒向西方,其付出的成本会小很多。

“左右逢源”是最符合乌克兰国家利益的方式,既可从俄拿到更便宜的能源,也可获得西方经济援助,张弘指出。

张弘认为,如俄能尊重乌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乌能放弃亲西方政策,放弃加入欧盟和北约回到中立,俄乌关系还是有改善的一线希望。毕竟,起初“是西方欺骗了乌克兰”。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