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美俄经济战开打 俄方发警告,喊痛的却是欧洲!

【综合消息】俄乌冲突发生以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广泛制裁,但喊痛的,却是欧洲!

外媒指出,投资者以有记录以来最快速度逃离欧洲股市,欧洲主要经济体如德、法、意等2022年经济增长预测降低,其中德国经济增长率可能“腰斩”,减损一半以上。

一些欧元区国家通胀率或将升至7%,能源价格飙升,取暖和供电成了“奢品”,开车族加油费猛涨,菜籽油、面包等日常食物也更贵了。与美国不同,欧洲在这场制裁战中,反而成了“亲者痛,仇者也不快”了。

【西方制裁再追加】

3月11日,美国为首的七国集团(G7)宣布,结束与俄罗斯的正常贸易关系,取消对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待遇,即“最惠国待遇”。这将允许G7国家提高关税,并对俄商品设置配额。

G7国家也同意剥夺俄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获得任何融资的机会。俄大亨巨贾、商业精英、央行及其他关键金融机构的高管及议员们,都成为制裁对象。

此前,美、英、加等国相继禁止俄石油、天然气进口,经过一番纠结,欧美还把俄踢出了SWIFT系统。已有一系列跨国公司宣布离开俄市场,涵盖物流、电影、数字设备、服装、电商等行业。

拜登此前放言要让俄罗斯成为“国际舞台上的贱民”,从行动来看,也算动真格了。美国会两党议员联盟已提出立法,呼吁暂停俄世贸组织(WTO)成员资格。

就新增制裁来说,进口方面,俄伏特加、海鲜和钻石被美国拒之门外;出口方面,高端腕表、汽车、服装、酒类、珠宝等奢侈品,将不再供给俄罗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认为,西方的新措施将让俄丢掉数十亿美元的出口收入。

【俄方反击并警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13日表示,制裁限制了俄获取资源和偿还债务的能力,这意味着俄方可能违约。她同时指出,银行对俄风险敞口总额约为1200亿美元,这一数额虽不小,但“没有系统性影响”,目前不会引发全球金融危机。

格奥尔基耶娃也指出两个重大后果,一是,制裁已对俄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并将在2022年引发一场深度衰退;二是,目前的状况将对依赖俄能源供应的邻国,产生重大溢出效应。

俄国际储备总额近一半——约3000亿美元的黄金和外汇储备,已被冻结。路透社形容,俄面临“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俄央行此前已将利率提高一倍多,达20%,并实施了广泛的资本管制。

俄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则表示,虽然在偿还外债方面存在问题,但俄方不会放弃义务。7日,俄政府公布了一份对俄“不友好”的国家和地区名单。对于“上榜”国家和地区,俄仍打算向它们偿还债务——不用美元之类,用等值的卢布。

俄副外长韦尔希宁则在14日称,莫斯科不会请求美欧取消制裁,西方的施压不会改变俄要走的路线。他说:制裁“首先是非法的,其次行不通。”

作为报复,莫斯科禁止了电信、医疗、汽车、农业、电气、科技设备,和一些林业产品的出口。在对该国经济命脉至关重要的油气问题上,俄方还未掐断输欧“气管”。但俄方已发出警告,西方放弃俄石油和天然气,将对世界市场造成灾难性后果。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与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在日内瓦参加安全会谈。(资料图)

【制裁战让欧洲喊痛】

对西方发出类似警告的,不止俄罗斯,还有美国媒体和一些智库,比如美国《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指出,随着俄与买家的联系被切断,俄能源出口已开始放缓,化石燃料将在全球范围内变得稀缺,预计将对欧洲造成沉重打击。德国、奥地利一半以上天然气从俄进口,一些东欧国家几乎100%使用俄天然气。预计德国民众的能源账单费用将增加2/3。数据显示,欧洲天然气价格一度冲至每千立方米逾3900美元。

欧洲各国政府不得不掏腰包搞大规模能源补贴,法国拿出155亿欧元、意大利55亿欧元、波兰20亿欧元、奥地利17亿欧元等。但《纽约时报》认为,西方的适应力可能并不长久。

3月11日,欧盟凡尔赛峰会决定,欧洲将提出计划,于五年后努力摆脱对俄天然气、石油、煤炭和原材料的依赖,并协调欧洲目前分散管理的天然气库存,使地下天然气库存每年10月1日前至少填充到90%。

但现实是,欧盟国家严重依赖俄能源,保加利亚就警告,其本国所有能源都来自俄罗斯,立即退出绝非选项。即使作为最富有的欧盟成员国,德国也无法立即“割席”,德国总理朔尔茨承认,欧盟对俄制裁“有意”规避了能源供应问题。

除非欧洲国家从根本上重新设计其进口天然气的基础设施,或采取可能是历史上最快的可再生能源转变——这两种方式在技术上可行但成本高昂——否则它们可能会在明年冬天继续面临危机。

此外,欧洲正面临第二波能源危机,钢铁厂、化肥厂和造纸厂等正在削减或关闭生产。面包等烘焙食品价格,也因俄乌这两个主要小麦产出国的供应链紊乱上涨。《欧洲时报》报道,德国10升装菜籽油从每桶11欧元涨到24.5欧元,一些超市开始限购。意大利罗马、米兰、佛罗伦萨等地出现抢购潮,大型超市食品货架被抢空。

德国劳动市场与职业研究所(IAB)近日公布的研究显示,俄乌冲突可能使德国2022年经济增长率减少2个百分点,减损一半以上。德国政府1月下旬的最新预测显示,今年增长率预计为3.6%。

路透社指出,投资者以有记录以来的最快速度逃离欧洲股市,新兴市场债券也出现两年来最大规模的资金外流。美国银行基于EPFR数据的报告称,全球范围内,投资者向黄金投入24亿美元,从股票中撤走14亿美元,从债券中撤出132亿美元。

而美国收割了欧洲的资本。

【“双刃剑”伤了西方内部】

“西方内部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政治裂痕”,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主任杰里米·夏皮罗指出,“我们无法从民意调查中得知,人们面对经济困难和大量难民的实际反应”。

西方领导人必须使“这20多个不听指挥的民主国家保持团结”,说服从加拿大到保加利亚的民众,让他们相信为飙升的能源价格所做出的牺牲,是值得的。而这可能只是经济冲击的开始,《纽约时报》分析称。

欧盟与美国彼此并非没有战略猜疑和利益分歧。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欧洲并不希望今后在安全和能源上过度依赖美国,成为其附庸,这是美欧关系中脆弱的一面。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亦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美国和全体西方国家,必须重新考虑对莫斯科的态度,并意识到对俄经济采取了“仓促和不协调”的行动。

美西方很少考虑到其合法性、逻辑性甚至是战略后果,文章认为。从长远来看,国际社会还将面临中东问题、粮食危机、难民潮加剧等可能导致“全球体系崩溃”的次生后果。此外,西方企业几乎没有为重返俄市场留下任何后路,这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疏漏。

在这场始于美国“拱火”和北约对俄围堵的纷争里,有太多输家。乌克兰的梦将醒未醒,俄罗斯付出了经济和地缘代价,欧洲变得更为分裂和紧张,而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秩序,遭到冲击。

纷扰中,整体上似乎只有一位赢家——太平洋那头的美国。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