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俄乌谈判开始,或有重要突破?土耳其“搭桥”有讲究!

【综合消息】“如果每个人都烧掉与俄罗斯之间的桥梁,最后谁来跟他们沟通呢?”

当地时间3月27日,多哈论坛上,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如是说。卡林指出,土耳其和其他国家仍须与俄保持对话,国际社会需要聆听俄方声音。而土耳其将尽力促成俄乌结束冲突。

在土耳其斡旋下,新一轮俄乌面对面谈判,已于当地时间29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开始举行。

这一轮谈判,可能有何关键进展?俄乌各设定了什么样的谈判目标?逐渐成为谈判“搭桥者”的,又为何是土耳其?

土耳其总统

【谈判地点有何寓意?】

本轮谈判为闭门方式,不对媒体开放。谈判地点伊斯坦布尔,是27日土总统埃尔多安与俄总统普京通电话后,双方一致敲定的。

伊斯坦布尔位于巴尔干半岛东端、博斯普鲁斯海峡南口西岸,战略地位十分突出。俄、乌、土三国均濒临黑海,而扼守黑海唯一入口的伊斯坦布尔,重要性可想而知。

此外,作为地跨欧亚两大洲的文化历史名城,伊斯坦布尔历来被誉为沟通东西方文化之“桥”。在这样一座城市举行谈判,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谈判进入攻坚阶段】

前几轮谈判过程中,俄方提出了6个条件,其中5个要求写入乌克兰宪法,即: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赋予俄语在乌克兰第二官方语言的地位、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乌克兰去纳粹化和禁止极端民族主义以及乌克兰的非军事化。

当地时间2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透露,俄乌双方已就4方面的议题达成了共识。这些议题分别是: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赋予俄语在乌克兰第二官方语言的地位、部分裁军、集体安全保障。

可见,这与俄方部分要求有所重合。但同时说明,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双方仍难达成一致或做出妥协。这意味着,谈判进入攻坚阶段。

28日,乌总统泽连斯基重申,乌方在谈判中的优先事项保持不变,仍是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保障。其还指出,作为协议“最重要”的一部分,乌克兰已准备接受“中立无核地位”。不过,“中立”须有第三国保证,且相关条款须经公投同意。

乌外长库列巴28日做出了预测。其指出,新一轮谈判的最低目标,是解决人道主义问题;最高目标,则是达成停火。他强调,泽连斯基已划出谈判红线,不拿人员、土地或主权做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前几轮谈判,过程只持续了几小时,而从伊斯坦布尔这一轮谈判开始,时长跨度为几天。分析称,这可能意味着谈判条文走向具体化,代表们将用更多时间,充分协商和“讨价还价”。

【谈判搭桥者:土耳其】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土耳其对俄态度,实际上有迹可循。此前,30多国对俄关闭领空,土耳其没有跟风;虽然差不多整个欧洲都决定对俄施加严厉制裁,土耳其也坚持当拒绝制裁的“少数派”。

近期,土总统埃尔多安与土外长恰武什奥卢的外交斡旋密集程度,并不亚于爱丽舍宫里眉头紧锁的法国总统马克龙。

当地时间3月10日,恰武什奥卢参与了俄乌外长在土耳其的会谈,这是第三国代表首次现身“谈判”现场。这至少说明,土方是俄乌都认可的第三方。

按土总统埃尔多安的说法,土耳其与俄乌两国都“说得上话”,成为“希望的象征”。恰武什奥卢当时就表示,土方愿继续作为冲突调解人,主办下一轮俄乌会谈。

随后,恰武什奥卢先后赴俄乌斡旋。期间,乌方表达了对土耳其作为调停方,筹备普京与泽连斯基会面的支持。

那边厢,埃尔多安也与多国首脑密切沟通。14日、22日,埃尔多安分别会见德国总理朔尔茨、荷兰首相吕特,表示将加强外交努力,推动解决危机。25日,埃尔多安与泽连斯基通电话,介绍了土方的“外交努力”。他还称,在放弃对俄能源制裁方面,获得马克龙认可。

埃尔多安与普京两次通话,也引发关注。要知道,这可是近期泽连斯基最想实现的“愿望”。

17日,土总统府声明说,埃尔多安与普京讨论了俄乌冲突最新发展和当地人道主义形势。埃尔多安提议,普京与泽连斯基前往土耳其举行会晤。27日,埃尔多安再度与普京通电话,敲定了俄乌代表团新一轮的会谈地点。

资料图:俄罗斯黑海舰队船只。

【谈判背后:埃尔多安的平衡术】

“今日俄罗斯”指出,此次,土耳其致力于在俄乌冲突中保持中立,并寻求发挥“调解人”作用。

埃尔多安近日强调,该国“近半天然气是从俄购买的,我们还在与俄合作建设核电站……我不会让我们的人民挨冻,也不会停止产业”,因此,不会对俄进行能源制裁。

除了巨大的能源需求,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土经济在贸易和旅游上,也依赖俄罗斯。2021年,土俄两国贸易总额达300亿美元。而近期,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前往土耳其,将其视为逃避制裁的避风港。

近年来因土购买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美政府认定奥斯曼土耳其政府“种族灭绝”亚美尼亚人等,埃尔多安政权与美欧矛盾重重。此次,美国甚至提议土方将俄制S-400系统,转交给乌克兰军队。

俄卫星通讯社援引分析指出,西方迫切需要安卡拉和莫斯科间有冲突。回顾历史,两国间任何对抗都对西方有利。

目前,土耳其不得不在土俄乌“大三角”关系中维持巧妙平衡。身为北约成员国,其与乌克兰有军事和防务关系,保持着国防军工的密切合作。

土乌间的特殊关系,还包括平衡俄在黑海盆地、高加索、中亚等地的影响力。土耳其一直不承认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且在俄军入乌初期谴责了俄方。

俄乌冲突发生后,埃尔多安一度宣布,依据1936年通过的《蒙特勒公约》,禁止包括俄黑海舰队在内的所有外国军用舰船,过境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

邻近国俄乌爆发高烈度冲突,并不符合土耳其的根本利益。如像现在这样,通过扮演“和平使者”角色获得各方信任,土耳其将有望提升在北约内部和地区事务上的影响力。这也是埃尔多安的追求之一。

因为2016年,土耳其爆发了一场据称由美西方势力背后支持,造成严重流血的未遂军事政变,险些危及政权。这一事件被埃尔多安形容为“历史转折点”,也让其意识到了西方盟友的不可靠。

此后,埃尔多安加速调整内外治理方向,积极推行多元平衡外交,选择在部分利益上与俄走近。而从如今的复杂局面来看,土耳其的“平衡术”,才刚刚开始。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