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美元霸权正反噬美国,“去美元化”已经上路

【综合消息】美国通胀数据已连续数月刷新峰值,不断打破最近40年历史高点。官方数据显示,3月美国CPI同比增长8.5%,剔除价格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类别后的核心CPI同比增长6.5%,前者创1981年12月以来最高纪录,后者为1982年8月以来最高值。

为何“涨”势如此汹涌?归根结底,在美元霸权加持下,美国对内有恃无恐地采取超宽松经济政策,对外强硬蛮横地祭出一系列制裁手段。

借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与黄金挂钩,加冕“美金”之名而坐拥世界货币地位。该体系崩溃后,美国以军事实力将美元与石油紧密绑定,形成了以美元为主的强大国际货币结算体系,一手打造出的美元霸权成了金融制裁的武器,也成了收割他国财富的机器。

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美国超级量化宽松导致流动性“大放水”,推升了通胀,而在俄乌冲突中,美国一边煽风点火一边对俄频出制裁,受此影响国际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再次“重锤”全球供应链,这也加剧了美国国内消费者的成本负担。

尼克松政府时期的财政部长康纳利曾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可现如今,面对着国内高通胀的棘手局面,美元成了美国自己的麻烦,美元霸权也在反噬美国。

美元霸权在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转嫁自身经济风险和泡沫、肆意挥舞制裁大棒的过程中,推动了一些国家启动“去美元化”的进程。

一方面是主动“避险”,以免陷入美国的信用危机。截至4月下旬,作为美债最大海外持有者的日本在13周内净抛售总额达到600亿美元的美债。日本央行表示,将在必要时无限量购买日本国债,换言之,日本央行未来会在储备资产的组合中再度大幅减少美债。事实上,新冠疫情暴发后,各国央行就曾出现过一轮美债“抛售潮”,包括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等都加大了去美债的力度。

另一方面要突破美元的“封锁”,建立独立于美元的结算体系。例如,欧洲和伊朗已建立结算体系,参与该体系的欧洲国家从伊朗进口石油,可用欧元结算,也可用人民币结算。

而近年来,包括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等几乎大部分G20国家均对外宣布在主要大宗商品贸易交易、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美元的使用,甚至抛弃美元而改用其他货币。

把弹簧压得越狠,那么回弹就越强。美元霸权对他国的压迫越深,受到的反抗也越猛,而这种去美元化的趋势将会对美元的地位产生釜底抽薪的影响。

就像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所说,美元的生命周期已达到终极状态,债务美元的泡沫将破裂,印刷纸币和信用以及内部冲突,如果继续用一钱不值的货币去掠夺其他民族的资源和工厂,当然会导致财富再分配的革命。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