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拜登的“亚洲坐标”

时隔六年,美国总统再次“坐庄”举行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接着,在一周后,拜登将开启上任以来的首次亚洲之行,访问韩日,并在东京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举行“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峰会。

资料图:美国总统拜登。

有西方媒体称,现在进入了拜登的“亚洲时间”。但在俄乌冲突持续胶着,高通胀率、高失业率等经济痛点刺激全球的背景下,拜登突然“重心转向”又打着怎样的算盘呢?

在峰会召开前,柬埔寨国务秘书高金华对路透社抱怨称,东盟轮值主席国领导人一般都会与东道国领导人进行“正式或非正式的”一对一对话,然而柬埔寨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却并未被安排两国领导人的双边会谈。美方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峰会已经够长,而且拜登“很忙”。

这似曾相识的美式傲慢,让人不禁想起此前因美方擅自更改日程而迫使该特别峰会推迟会期的尴尬一幕。这个被白宫称为“历史性的峰会”也不是一场“大联欢”,缅甸因受美国制裁未被邀请参会,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则以即将卸任为由谢绝参会。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评论称,“峰会的举行日期是新定的,但问题还是老问题”。问题是什么?各国媒体纷纷给出答案。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日前在报道中说,“在俄乌战事持续之际,美国总统拜登本周开始暂时重新把焦点放在亚洲,而中国仍将是关注重点。”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则称,此次峰会就是为了“阻止该地区向中国倾斜”。

 

为了遏制“中国在该区域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美国在今年2月发布新版《印太战略报告》,为推行“印太战略”画出了路线图。其中,“加强赋能和统一的东盟”被列为十大行动计划之一。显然,在美国的冷战思维下,东盟并非真正的伙伴,而只是博弈的筹码。

去年下半年,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国务卿布林肯接连访问东南亚,多位高级别官员出席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等区域会议,明晃晃地在亚洲的土地上表达“美国关切”。所以,这场“迟到”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也是新瓶装旧酒,摆下了一场借区域安全、南海问题、“印太经济框架”等议题,拉拢胁迫东盟国家来抗衡中国的鸿门宴。

有分析指出,东盟的一体化建设和美国的地缘战略存在实质区别。东盟希望自身实现更多的团结,而非因美国的“印太战略”或其他所谓地区政策造成内部分歧。

东盟多国领导人此前已多次表达了不愿选边站队的明确态度。日前,柬埔寨、印尼和泰国三国外交部发布联合声明。声明承诺,作为东盟峰会、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轮值主席,将携手所有合作伙伴和利益相关方,为实现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共同努力。这被认为是对美国不断施压反对俄罗斯参会的坚定回应。

包括东盟在内的亚洲国家在国际舞台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样,亚洲的发展需要各国共同努力,相向而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几天前同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举行视频会晤时表示,全球治理进入“亚洲时刻”,国际社会期待亚洲为此发挥引领作用。

反观,拜登以“美国中心”和“战略对抗”为轴画出的亚洲坐标,只能为其插手搅局、图谋不轨的国际形象做出又一次精准定位。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南海之声)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