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边谈“护栏”边“泼脏水”,美国在香会的虚伪叙事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南海之声

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令暌违两年的香格里拉对话备受关注。作为全球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多边安全论坛之一,本次会议最大看点仍是中美关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畅在接受南海之声采访时表示,中美关系问题的源头是美方错误的“中国观”和对华政策,如果这个根本性问题不解决,美方仍摆出咄咄逼人的态势推进所谓的“竞争”,中美关系的前景就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南海之声:在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中美防长面对面会谈备受瞩目。您认为双方在管控分歧、设置“护栏”方面是否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刘畅:从会后双方的表态来看,双方都觉得这次会谈整体上是坦率的。坦率就意味着双方会把各自的关切摆在台面上。其中,中方表示要管控好矛盾,不把矛盾分歧变成对抗冲突。这也是中方一贯的立场,就是对 “不冲突、不对抗”这个底线的坚持和重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双方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些共识。

但我们也要一分为二地看,管控分歧设置“护栏”作为安全保障来说,它不是主动的,而是一种比较被动的安全保障。美方实际上不想真的发生冲突,但它又不断挑衅中国,而且从拜登政府最近的举措来看,这种挑衅有着向肆无忌惮的方向发展的风险。

此次奥斯汀的发言,他要一边谈“护栏”,一边还向中国“泼脏水”。这既体现了(美方)虚伪的两面性,也体现了美对华政策本质上的一种矛盾,这种虚伪的两面性、叙述方式对维护区域稳定和安全都是极为不利的。

南海之声:美国一边要建立“护栏”,一边又做破坏“护栏”的事情。对于美国这种行事风格,亚太国家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刘畅:《孙子兵法》里有一句话:“兵者,国之大事”。在军事安全领域,大多数亚太国家都表现非常谨慎,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它经常说“大象打架,草坪遭殃”。

美国口头上总是强调所谓“印太战略”是“自由和开放的”,但实际上,恰恰相反。它不自由体现在亚太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面临选边站队的压力越来越大,面临的安全局势也越来越不稳定。不开放则是因为美国搞反华小圈子的做法,完全违背了区域多年来形成的谦抑、共生的合作主基调,把意识形态和冷战思维带到了区域之中。而这种不自由不开放的局面,最后只会降低亚太国家的自主权和对区域安全局势的影响。

这些现实都摆在每个亚太国家面前,也是亚太国家正在严肃考虑的问题。所以从现在的局势上来说,多数亚太国家应对美国行为方式时,仍坚持着长期行之有效的立场,比如说包容、多边主义、创造和平友善的环境等。

南海之声:与印尼防长普拉博沃提出的以亚洲方式解决该域内国家分歧相比,美国推行的“印太战略”是否符合亚太地区核心关切,有效解决该区域内的问题?

刘畅:普拉博沃的演讲引起了很多的共鸣。据媒体报道,普拉博沃在演讲结束前,就已经得到了很多掌声。这种情况在香会上是比较少发生的,其实也从侧面印证了普拉博沃的演讲(产生的)共鸣很多。

普拉博沃谈到了(不少)亚洲国家都被大国殖民奴役剥削,所以亚洲国家用亚洲方式解决挑战和分歧。普拉博沃也谈到亚洲向世界证明,既使是敌人也可以化解矛盾,实现了接近50年的和平友好合作与繁荣。

其实这种对于历史和现实的认知,更容易被亚洲国家所接受,因为我们都经历过西方列强的奴役,同时我们又通过自己的努力,特别是冷战之后,通过区域合作让地区的秩序格局变得非常稳定,大家都享受这种和平的红利,互相增加经贸联系,同时创造了共同的稳定繁荣。

新加坡防长黄永宏也说,对于亚洲国家而言,核心课题是国家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我们必须继续强调包容和多边主义。

中国长期倡导,安全必须是一种可持续的,必须是共同的,而美国的安全观不是这样的,它认为它安全了,它的霸主地位稳固了,这个局面就安全了。显然,美方大力推行的“印太战略”就是这种观念的体现。而这与多数亚太国家赞同的“亚洲方式”恰恰是背道而驰的。

南海之声:外界认为单从此次防长会谈而判断中美关系改善为时过早,您如何看待下一阶段的中美关系走向?

刘畅:其实大家看的很清楚,美方打压遏华的一系列错误做法,从经济、技术、供应链、军事战略等各个方面,以及中方之前在天津会谈时给美方的两份清单,其实都很明确地告诉美方,中美关系问题的源头,或者说管控分歧的这个分歧是源于美方错误的中国观和对华政策,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果这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不解决,美方仍然摆出咄咄逼人的态势去推进它所谓的“竞争”,那中美关系的前景就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Detail Bottom Banner –  2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