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il Top

随笔:说好的,我与香港有个约会

文 | 黄耀辉

我惦记到香港抱小外孙的时候,电视正转播港人眼里的“超哥”已宣誓就任新特首……回归25年了,香港终于又以法制、和谐、安居和健康发展的全新面貌出现在世界人民的面前,心头一热,感觉到,说好的,我与香港有个约会的事有谱了。

惦记过香港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去年我就想从金边飞香港含饴弄孙,只可惜疫情作弄人,反反复复,神神兮兮。小家伙出生时,我还在金边,但每晚的梦里我都在逗着小家伙乐。春节前终于回到了国内,但没赶上通关。小外孙都一岁了,憋不住想了,就在家族的微信群里反复看小孙的视频……今年3月间,香港疫情突变,学校暑假提前了,小黄老师放假,女儿女婿带着孩子才艰难地从香港飞抵上海,14天后回到广东……,4月底,学校开学,小黄老师带着儿子又回到了香港,祖孙分开了,祖孙相聚,都在家族粤港直播小家伙吃晚饭的那点快乐时光,直播结束,人就郁闷……诶,早点通关吧,我就那点心事儿!

粤港自由通关,是近年疫情后两地人关心的大事。50年前,香港一直是心中一个神秘的地方。那会,我还是韶关煤城一个顽童,对香港的所有认识都刻画在邻居家亲戚捎过来的食品和服饰上,肤浅的认识拖到了25年前。2001年作为央媒记者驻地现今的“粤港澳大湾区肇庆”后,香港已回归多年了,除了关注港澳台商参与内地建设外,到香港去的心思,始终不是很强烈。记者没有节假日,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特殊的职业环境,早已锻就了自己不再大惊小怪。但为了工作便利,我办好了一张过港通行证,以便在驻地官方邀请赴港工作采访时不拉稀摆带,说走就走。然而,直到2007年,当我以记者身份公开奉命经香港飞抵台北驻点工作时,我的个人赴港通行证还是一张“处女证”。

2007年2月11日上午10点多,我在北京机场乘“港龙航班”飞抵香港机场后,一直在机场待到晚间10点多才登机飞往台北桃园机场。这是我人生40多年来第一次踏上“东方之珠”,凭借“入台证”的特殊的身份,在机场呆了近10个小时。

2004年7月开始,中国新闻社每月派两名记者,以公开身份驻点台湾。2007年2月,我是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三家单位六名驻台大陆记者之一,高度紧张的快节奏日子,累的实在不行。当年3月13日结束驻点台湾飞抵香港机场后,总社安排在港逗留两天,而我踏上香港土地就躺在酒店的床上睡觉,无精力看“东方之珠”。同行带队的港台部主任陈立宇大笑我是“土鳖”,不会欣赏花花世界。直到离开香港的前一天晚上,他硬拉着我在酒店门口各花一块港币登上“叮当”公交上,在车上,我从头座到尾算看了一路的香港两边街市……“‘土鳖’,你总算没白来一次香港。”下车后,老陈还逗了我一句。

驻地记者的生活以奔波为乐,我早已在奔波的习惯中学会了厌倦。无论是花花世界,还是世界花花,我始终惦记辖地的花草,喜欢辖地之外的清静,不喜欢喧哗。香港的可爱,正是繁华下的日夜喧嚣,唯我心里牵挂,避而远之。每每家人商议赴港,都允许我讨价还价地在香港酒店酣睡,唯一的任务就是搬运东西过关,当苦力。直到有一天女儿赴港读研究生求学,我还是难以接受那份喧嚣,每次都是带着任务匆匆过,完成任务赶着回……躲不过去的,就是公差赴港。

2014年间总社公派赴港一月有余,“私人通行证”用不上。没想到,这次“公差”,让我亲历了殖民地余毒之害,感受了普通香港市民的愤怒!就在大街上“愤青”闹哄哄地当儿,一位香港老伯指着一个呼口号的“愤青”满口广东国骂地问候对方老母:“死扑街仔,满大街打倒这个打倒那个,能打倒边个?!阻住我稳食!”完了还不忘用广东话结结实实地狠狠问候了一句人家的老母!

对方显然不服,扭头看了一眼老人。老人毫不示弱:“看看什么看,死扑街,你要是我的仔,肯定打断你的狗腿!”老人指着对方说;“番鬼佬当家,敢游街巷吗?!”说罢,又问候了人家的老母一句!

在路边的骑楼下,老人告诉我,他是广东博罗县的人,五十年初偷渡过港。老人说,要恨,他和大陆有杀父之仇的恨。现在不恨了,说父辈的确害死过村里的人。如今家乡人早就放心仇恨了,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家乡建设越来越好。

老人不停骂游行人群里的年轻人:“俚般哀仔,整天搞搞阵,没点帮衬,做中国人有什么不好?!”香港出现暴乱时,我正在金边工作,金边的港澳商会朋友都看不下去了,除了谴责,还大声说“看不懂”那般香港人!

在金边,无论是中资企业,还是港澳商人集会,升中柬两国旗,凑唱两国歌是一件很严肃认真,又兴奋的事。金边的华人朋友说,看不懂!做中国人哪里丢人?!

香港到底怎么了?那会,我整个人都蒙圈了,完全颠覆了我心中传说的“法制社会”的模式,满大街乱哄哄,学生不用上课,商人无法做生意、交通瘫痪,殖民地余毒祸国殃民……香港回归25年了,西方势力还在借尸还魂,乱港分子有恃无恐,变本加厉,满大街打砸抢烧,“愤青”都被蛊惑丢了祖宗,就连在香港升五星红旗、唱义勇军歌曲都要看日子。

做中国人有什么不好?!当年老人的话一直藏在我心底。回归25年后,香港开始标本兼治了,全世界都看到香港又站在了新的起点,没有人怀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能力,历史早就证明了!地球人都知道,香港,是中国人的香港,在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重千斤!

我,惦记的还是与香港的约会,那是说好的事儿。

2022年7月13日
肇庆书斋

 

Detail Bottom Banner –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