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辟蹊径:美国资助的“湄公河大坝监测”试图在第三领域构筑对华遏制战线

2020年12月,由美国国务院资助的“湄公河大坝监测(mdm)”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由史汀生中心牵头、“地球之眼”作为核心合作伙伴,旨在通过其所谓的在线监测平台,基于遥感、卫星图像和GIS手段,收集湄公河流域的水坝信息、流域温度、湿度和降水信息,记录中国澜沧江梯级水库动态,再结合美国国防气象卫星监测收集湄公河流域地面信息,并通过算法获取所谓的自然流量,即推算无上游中国大坝条件下的天然流量。实际上,“湄公河大坝监测”项目连同史汀生中心实施的“湄公河流域连接”“湄公河基础设施追踪”“湄公河政策”项目及“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1.5轨道政策对话”等五个项目层层递进,尤其是以“湄公河流域连接”作为切入点,以水坝监测和基础设施追踪作为工具,在收集所谓的“监测信息”后,有意应用错误数据炮制所谓的“科学证据”,再通过西方智库(或拥有西方背景的智库)、国际组织、NGO、媒体、民意代表等形成民间舆论场,编织对华“攻击链”,试图在军事领域(Q4、AUKUS)、经济领域(从TPP到印太经济框架)之外,再辟蹊径,从公民社会领域构筑对华遏制战线,破坏中国与澜湄流域国家发展共同体建设,离间中国与澜湄国家关系,破坏澜湄合作并分化RCEP。

一、通过错误数据渲染湄公河水安全威胁论,构筑“中国威胁论”的水版本。“湄公河大坝监测(mdm)”以每周更新的频率发布澜沧江干流上11座中国大坝的水文水位监测数据,不断散布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建造大坝影响水位高度和自然流量、导致下游水量减少并引发干旱的言论,不断向下游国家释放所谓“危机预警”。且不说相关科学研究证实了其数据自相矛盾和结论严重错误,就连湄公河委员会和“澳大利亚-湄公河环境资源与能源系统伙伴关系”也指出相关报告存在数据选择不科学、模型中的因素太少等问题,导致结论不实。实际上,史汀生中心实施的包括“湄公河大坝监测”在内的系列湄公河项目,本质上是借所谓的“科学监测数据”之名抹黑、污蔑中国在澜沧江修建的水利基础设施正“威胁”湄公河水资源安全,并通过民间舆论场进一步放大其针对中国的负面影响,构筑“中国威胁论”的水版本。

二、通过水坝破坏环境论,阻挠流域国家水电开发,迟滞澜湄国家发展,破坏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湄公河多年平均径流总量约484亿立方千米,从河源到河口总落差达5000多米,水能资源丰富,水电理论蕴藏9006万千瓦,可开发装机容量6437多万千瓦(下游3700万千瓦)。近10多年来,中南半岛的湄公河流域五国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率,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持续的经济增长需要稳定的能源供给,而扩大湄公河干支流的水电开发是湄公河流域国家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的重要途径。但受诸如“湄公河大坝监测”等对中国在澜沧江流域水电开发罔顾事实、歪曲真相的“污名化”误导,本可以成为缓解湄公河流域国家能源短缺、助力各国经济发展的水电能源,却因为水电负面影响的过度解读,导致湄公河水电能源综合开发阻力重重,部分下游国经常处在缺电与贫穷的恶劣生存环境中。例如,泰国缺电严重,但民间声音对水电多有戒惕,地方法规对此也限制颇多。老挝的部分水电开发计划本已获得世界银行或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援建,但遭到了民间各种各样的反对,尤其是向贷款方施加各种压力,阻挠老挝的水电开发进程。实际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人均库容和水电利用大多程度很高,美国国内建造的大小水坝超过两百万座,美国前内务部长巴比特就曾形容过“美国独立以来,平均每天都要建一座水坝。”日本、法国、挪威等24个国家约90%的水电资源被开发,美国的水电资源开发强度也达到了80%,而澜沧江-湄公河流域6个国家水电的平均开发程度不到20%,远远低于美西方国家的开发强度。近年来,美国为了遏制中国,通过包括“湄公河大坝监测”等项目公布不实甚至是错误数据、发布带有明显政治偏向的所谓《研究报告》,联合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散布“水电妖魔论”,使得湄公河上游、中游水电开发的负面影响被无限放大,并通过民间舆论场对湄公河国家政府形成强大民意压力,阻挠流域水电资源的合理开发,严重干扰和影响了湄公河流域各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其最终目的是迟滞澜湄国家发展,破坏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

三、通过挑起水资源问题离间澜湄国家关系,破坏澜湄合作与RCEP建设。2016年3月,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在海南三亚举行,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六国领导人秉持“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的精神,宣布正式启动这一新型次区域合作机制,即澜湄合作机制。在2016年正式启动的澜湄合作机制中,水资源合作是澜湄合作机制的五大优先领域之一,中国作为上游国家,充分发挥澜沧江水利工程调丰补枯作用,尽最大努力保障合理下泄流量,多次应湄公河国家需求提供应急补水。例如,2019年澜沧江-湄公河发生了全流域性气象干旱导致湄公河流域水量骤减,澜沧江电站充分发挥削峰补枯、兴利除害的作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下游的旱情。为推进水资源合作,澜湄流域六国成立了澜湄水资源合作联合工作组,并于2017年建立了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2018年举行了“首届澜湄水资源合作论坛”,2019年召开了澜湄水资源合作部长级会议,2020年11月30日开通了澜湄水资源合作信息共享平台,通过该平台中国正式向湄公河国家提供澜沧江全年水文信息,中国与湄公河5国开展水资源合作重点由建设不同规模的合作项目向共享水资源数据、信息、知识、经验和技术转变,合作向着更高水平和更深层次发展,以实际行动帮助下游国家应对洪旱灾害。然而就在澜湄水资源合作信息共享平台开通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由美国国务院资助的“湄公河大坝监测(mdm)”项目于2020年12月14日正式启动,这究竟是时间上的巧合还是美方明显针对呢?如果跳出美国挑动的湄公河“水问题”,再结合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RCEP,以及美国正在兜售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美国实际上是企图通过水资源问题离间澜湄国家关系,破坏澜湄合作与RCEP建设。

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再到如今拜登政府版本的“印太战略”,美国不断在加密构筑其多领域一体布局式的遏华战略,美国在东南亚地区实施的诸如“湄公河大坝监测”之类的课题只不过是其在军事领域(Q4、AUKUS)和经济领域(从TPP到印太经济框架)之外,再辟蹊径,试图通过公民社会领域构筑第三条对华遏制战线。对此,澜湄流域六国都需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和高度的警惕。

云南师范大学孟加拉湾地区研究中心 熊理然
2022年05月

You might also like